收录了80篇文章 · 39人关注
两个凶手的案子
     1   我瘫在属于自己的沙发上,通过了两个月的折腾我终于可以结案,虽然,都是佐证,但是,她也跑不掉了。我想到这里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老,老大,又有自首的了。”手底下的小曲跑过来叫醒了我...
339    3    30
当沙雕成精
我是一个沙雕,呃,是真的用沙子做成的雕像。 至于我为什么成精了,这可能就要归功于那个做我的人手艺太好,都过七八百年了我还没散。 自从我有了意识,我就与一堆沙子混在一起。你问我为什么不化人形?因为建国以...
茕茕
一. “我心中的江湖刀光剑影、快意恩仇,总有一天我会名扬天下。” “哟,徒弟好志气,为师等着。” 那个时候我尚年幼,不知天高地厚,而他懒懒散散没个正型,整天爬树摸鱼给我惹烂摊子。 我一直很嫌弃他,但他是我...
【征文】这就是江湖
“我心中的江湖呀……” 女人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 如果没有到过天都城,云初墨永远都不会想明白,为什么闯荡江湖的时候,别人的师父都是赠予名剑宝刀,而她的师父,只是给了她一架琴 ——一架只有一根弦的...
319    9    29
小卒驱鬼录3——说不清的江湖
我心中的江湖,是尔虞我诈,是利益至上,但这个世界里又有一群心中怀揣着“义”的傻子,这个“义”,是国家大义,也是朋友义气。 烈日当口,一个茶摊,一张桌子和两个有靠背的椅子,一条土路,两边树林,周边连个人影都...
253    5    15
酒客,侠客与刺客
1 丁酉年十二月,京城,大雪。 被黑夜包围的长街上空无一人,凄清萧瑟。偶尔有几辆马车经过,车轮压在厚厚的积雪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车辙。 宋柳坐在小酒馆里,暖炉的火光将他的脸熏得微红。他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
刀客
一  刀客 那年四月雨季,雨水丰沛,山路险滑。 ​​​​ 有人走山路时不慎摔倒,连人带马一起跌下悬崖。 谷底是一条怒江,水势浩大,奔腾不息。 旁人看着摔下去的人和马,唏嘘一阵,然后继续赶路。 我不知道...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与君初相识,但愿不曾识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她本是不会见到他的。 落魄了的世交家的孩子,彼此还有婚约在身。 她若去见他,便是有八百张嘴,也不见得能说得过那些长舌妇。 可是,缘分天注定。 陪母亲...
271    6    24
风哥与瑶妹
  长亭外,芳草萋萋。   风清淡背着把剑,站在着,等候着他那小师妹。   等了好久,背后终于传来那让他熟悉不过的一声:“淡淡~~”   “诶!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如今我们已经下了山,要入江湖,你能不能不...
251    2    14
随心集——琴师
这一天,是十分重要的日子,是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时候,七月初七,鹊桥会。 宁夏城中,观月塔之上,有一名年轻人站在上面,一身白衣,身前摆放着一把古琴。 今年的七夕节,并不热闹,因为天公不作美,竟然下起了...
449    8    40
莲。
  ——血莲降世,鬼神皆泣。   她着一身红衣,立足踏着水波中的莲叶,叶上的水珠子皆被颤得滚到了水里。   她眼生魅色,水波远山皆流转于眉黛之间,红唇似火,肤色雪白。宛如迷雾中风情万种的仙子,又似帷幔中妖娆妩...
345    8    36
君王死社稷
​​​​​​​自金陵城破,李煜便隐约有了这样的预感。 ——直至如今,宋帝命人将这鸩酒送到他的面前,他便知道,他该为李氏沦丧的江山,殉葬了。 古语言,君王死社稷,国破之日不亡,亦有因国亡之日。 其实,这李唐的...
333    4    41
六月雪
        乌云阴沉沉地压着,朔风呼啸,京城飘起了鹅毛大雪。         这雪已足足下了三个时辰。下雪倒不奇怪,奇怪的是这才不过六月。          六月飞雪,是天大的异兆。         大臣们奏折堆了一摞,司天监的...
281    7    30
随心做_琴师(二)
周清玉躺在床上,不,他现在已经不叫周清玉了,他叫夏糜,更准确的说,他叫影夏糜,是当朝八皇子的一个影子。 周清玉是魏朝的遗孤,是魏王在外的私生子,周清玉一直没有承认过自己的身份,对于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一介...
229    3    23
新娘
    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了一阵歌声,想要睁眼起床看看到底是谁?却只感到身体像似鬼压床一样动不了。     大脑已经十分清醒了,只听见唢呐吹着慢调的百鸟朝凤,身临其境一般许多鸟儿叽叽喳喳,打破了寂静的夜晚...
334    4    41
秋来抒怀
    沏杯茶。茶叶沉下去,茶梗飘上来。缕缕水汽徐徐直上,水汽后是古色古香的家具,水汽前面,是我。     雨点轻击屋檐,隐隐约约,继而渐响。思绪随着外面的雨丝飘摇不定,越来越远。就像一根根水柱,将天与地连接...
496    7    64
都市奇异怪谈《奇异录》番外——欲度化魔,邪噬成鬼(警示)
欲望蚕食信念,行为则无所尺度;邪恶吞噬善念,人性则无所顾忌。                                                                                                                                            ...
360    4    21
木头三呆。
  三呆大名叫马远山。   因为三呆的姥爷是呆子,三呆的妈妈是呆子,三呆也是呆子。村里的人都叫马远山三呆,叫着叫着,大家就只记得三呆是三呆了。   三呆的爹呢是个木匠,早些年做工的时候伤了脚,走路不利...
161    5    12
正派?反派?
一 若说这玄武大陆近日风头最盛的人,莫过于从仙界贬下来的贱民——旧仙尊秋沐白。 旧仙尊秋沐白被贬的理由是目无章法,虐杀成性,罔顾人伦。至于真相如何,淳朴的大陆人可不管,毕竟生活如此美好,何必自找麻烦。吃...
我一点都不关心你啊
     我一点都不关心你啊!      以至于不关心,你放学平常吃的是蛋糕派还是巧克力。反正你最喜欢吃的是学校旁的巷子里,第3个路口左拐,那家甜味不怕巷子深的伯伯卖的冰糖葫芦。      有天我经过,你正小心翼...

小说

小说专区,欢迎投稿

分享

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