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录》教师节特辑——老师的“三宝”

发布 · 字数 6838 · 阅读 251 · 评论 14 · 喜欢 2

邵红吟的内心之中有五种人是绝对不可以辜负的:给予生命的父母、两肋插刀的好友、相濡以沫的爱人、血脉亲情的孩子……最后则是授业解惑的老师。
——邵家六少

       “九月九月,金秋岁月;九月九月,果实累累;九月九月,祭祖拜天;九月九月,白露秋会;九月九月,重阳逢会;九月九月,感恩惑解;九月九月,勿忘国难;九月九月,月极阳背;九月九月,重山聚宴;九月九月,静待国欢——”九月——这的的确确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通过九重山的孩子们跳皮筋,唱着邵红吟写着的这首《九月谣》就能看得出来。这首《九月谣》是邵红吟通过文艺描述、节日顺序、历史事件和自我生历来撰写的,原本只是娱乐之时的创作,结果没想到被自己的孩子拿出去念读,反倒成了当月的一个流行。 


       不过在这九月里既是丰收的季节,也是劳累的季节,果园之中,邵红吟一家四口正在帮果农们采摘果实,而他们一家负责的正式邵红吟也需要的雪梨。丈夫负责早在树上采摘,妻子负责在树下收集,两个人戴着草帽、套着手套、抓着剪刀,不仔细观察真的很难从这么多的果农之中找出他们夫妻二人。 


       不过要让两个六到八岁,关系非常好,玩心特别重,而且又是兄妹的两个孩子帮父母的忙,那简直就是开玩笑了。也不知道邵儒阳和邵若曦这好玩的性格,到底随了父亲还是母亲,两个兄妹一会在树下追逐——左绕右绕的,要是眼神随着他们的行动路线看去,估计会比催眠师催眠还要晕。 


       可是没过多久,两个就从树下玩到了树上,在树枝之间快速穿梭,在树与树之间快速跳跃,在邵红吟眼里就是两只“吃饱了出来消食的飞鼠”,但是在那些果农们的眼里,这两个孩子就是在“练轻功”。 


       “我说你们两个,别在树上乱跑乱跳的,摔着怎么办?!”若水芙蓉自然是担心孩子的,收拾完一筐雪梨后抬头说道。 


       “好啦,孩子们想玩就玩,没事……让他们做温室里的花朵可不行,不摔几次跤怎么知道再爬起来。”邵红吟倒是看得很开,于是让妻子继续装果。 


       “哈哈哈!看我的——”邵若曦可谓是最闹腾的一个,她一下子跳跃到父亲邵红吟所在的那一棵梨树上,剧烈的震动让邵红吟无法保持平衡,一下子从树上掉了下去。 


       “这次又是什么事情啊?啊啊啊——”若水芙蓉知道又是两个熊孩子胡闹了,而且还是胡闹到了自己的头上,抬头正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一抬头,丈夫就从树上摔了下来,紧接而来的,就是因为女儿剧烈摇晃树木,树枝上的雪梨如雨下一般砸来。 


       “哎哟我的娘啊……”若水芙蓉揉了揉火辣的屁股,现在这副模样,如果再加一道火焰,那可真是跟火箭没什么区别了。看着呆愣愣待在树上的女儿,若水芙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大喊:“邵若曦——” 


       “哇啊啊啊——妈妈生气了!生气了!快点逃!”邵若曦见势不妙,头也不回地窜上了别的梨树。 


       “哈哈哈……”看着邵红吟和若水芙蓉这对夫妇的囧样,果农们都纷纷笑了起来,看着女儿和儿子上蹿下跳,若水芙蓉只能原地跺脚干着急。邵红吟则是在一旁,一边捡着落下的雪梨,一边无奈的笑着。这母女俩——真要是一天不闹还真是奇怪。 


       “红吟老师,我爸爸说你要的泰国香米和糯米已经到了!” 


       “红吟老师,我妈妈委托你做东西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 


       这个时候,一男一女两个农家小孩来到果园之中,跟邵红吟说起了一些烹饪材料的事情,邵红吟点点头,回答道:“好吧,你们先回去,顺便替你们的父母道一声谢。对了,顺便说一声,一会我亲自上门去拿材料就行,不要在浪费时间再送过来了,多麻烦……” 


       按照惯例,邵红吟可以分享一部分雪梨,但是邵红吟不会要那么多,一是怕吃不完坏掉了就非常可惜,二则是要多了果农们比较吃亏。邵红吟取过两个布袋子一个随手抓了两斤多的雪梨——有大有小,先是交给了女儿;随后,打开另外一个布袋子,在每一个果框之中筛选较大且外皮几乎没有一点瑕疵的雪梨,一番收拾下来,邵红吟只找到六个心满意足的,邵红吟则是将这一袋交给儿子,随后对二人一本正经地说道:“多的这一袋是给你们吃的,少的这一袋是爸爸要烹饪用到的。千万要小心啊!不能砸、不能碰也不能吃,乖乖回到家里等爸爸妈妈回来,知道了吗?”

 
       “好的,爸爸。”看着父亲的神情,两个小家伙便知道轻重了,于是乖乖听话地朝着九重山的家的方向走去。 


       “哎哟……弄了几个小时的雪梨,好累啊——”稍稍伸展筋骨,邵红吟来到九重山的租借区接了一个电动三轮车,载着妻子朝着刚刚来通报的两个孩子的家里走去。 


       九月份,树木已经开始枯黄或者发红,秋天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九重山有的地方金灿灿犹如黄金闪耀,有的地方则是如同烈火中烧,坐在后排的若水芙蓉吹着凉风,可以说是舒服极了。 


       “对了老公,今天怎么想起来做好吃的了?”一般邵红吟下厨都是伴随着节庆,可是现在是九月月初进入九月中旬的阶段,邵红吟的生日则是在二十六号——是在九月下旬。这是要提前过生日吗?不可能吧……带着疑问,若水芙蓉问道。 


       “今天可是九月十号——教师节啊……自从我接管九重山之后,已经有很久没去看我的老师了。”邵红吟给出答案说道。 


       “哦,原来如此啊!”若水芙蓉这才记起来,自己的丈夫诸多专业之中,最先出道的就是小语言,这么想来,应该是去看大学老师。但是想到这里,若水芙蓉知道邵红吟有很多老师,这位教授语言的老师是哪一位呢? 


       其实,在邵红吟的家中,其中一间房间就是用来摆放各种照片的:自己的、和母亲的、和孩子的、和妻子的、和朋友的等等……每到周末的时候,邵红吟都要去清理一下照片房里的相片,以免上面落了灰尘。不过在众多的相片柜和相片框架上,有一个是单单独立出来的,也就是邵红吟的老师们,他们在相片柜中都一个属于自己风格的小空间。 


       “是我学泰语的大学老师,你可以叫她莉莉老师。(注:是中国人,英文名叫LILY)”邵红吟笑道。 


       “她是一个怎样的老师呢?”若水芙蓉问道。 


       “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是我们的学姐呢……因为挺小巧的,看着又年轻,后面才知道那是我们的班主任,也是专业基础课的老师。”邵红吟比较简单地介绍道。 


       “呃……年轻啊……”若水芙蓉听到这里脸上就泛起了尴尬,在现在这个社会里,老师倘若加上一个年轻二字的,都是等于没经验。

 
       “你可别小瞧了我的这位大学老师,虽然年轻,但是却是一个负责任又热心肠的老师哦。”邵红吟看穿了妻子的内心,很直白地为自己的老师辩解道。 


       “是是是,能把红吟你教的这么好,那个老师一定很棒!很棒——”若水芙蓉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你就别夸我啦,要是你早点认识我,我敢说——这句话你绝对说不出口。要知道,我在班上的成绩可并不好。如果给我自评,我倒数第一都说的出来,老师当时为了教我也算是煞费苦心了。”邵红吟回忆起自己的大学生涯,那段经历也是有点“往事不堪回首”。 


       “怎么会呢?不应该吧……”若水芙蓉不太相信,自己的丈夫在自己眼里是多么完美,可是大学经历却恰恰相反,让她不敢相信。 


       “我在我们班上可算是出了名的‘慢半拍’,人家一天之内可以学会的东西,我可能要花巨大的时间和精力,而且还不一定能够完全学到位呢……”邵红吟竖起一根手指,“比如说吧,语言专业肯定少不了听写这一门,但是这一门偏偏是最能体现学生实力高低的。” 


       “嗯嗯!”若水芙蓉点着头,仔细地听着。 


       “老师也是想测试我是不是真的能够理解,让我开着书来写,毕竟实力强和实力弱的都有,记不住——通过听总该知道是哪一个词才对。也是为了不让我日常贪玩,忘记预习或者复习,不过即使如此,我努力前行,老师也用心教导,所以我才——”邵红吟说到这里,也就扎然而止了。但是若水芙蓉则是搂着邵红吟,微微一笑:“知恩图报——感恩老师的授业解惑,有这份心就很好了。” 

71631_lakw_4124.jpg
       “谢谢您了,请您放心吧……一旦我做好了就马上送过来。”从一男一女两位村民手中接过若干个布袋,邵红吟是连连道谢,两个米袋子——一袋香米、一袋糯米;若干的麻布袋子——但是却不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 


       看着妻子的一脸疑惑,邵红吟哈哈大笑,随后点了一下妻子的脑袋:“哈哈哈,小呆瓜,这麻布袋子里的东西……以前你坐月子的时候,我可是经常做给你吃的哟!” 


       “我我我……”若水芙蓉这下子可就是更记不起来了,自己坐月子的时候,夸张地来说,邵红吟就曾经一百种菜换着花样给自己做,哪里还有可能记得。 


       回到家中之后,邵红吟便围上围巾走进厨房,将之前挑好的雪梨也带了进去,若水芙蓉待在厨房外查看,邵红吟竟然还将黄糖、枸杞拿了出来。若水芙蓉瞬间恍然大悟:“原来是冰糖雪梨啊!” 


       邵红吟也不给妻子打哑谜了,将菜单放在桌子上就转身进了厨房,若水芙蓉拿起来看了看,菜色就三样:阿胶糕、冰糖雪梨和三文鱼寿司蛋糕。 


       “晃晃晃……”邵红吟转动手中的水果刀,那速度就跟个风车似的,不过想起来邵红吟手执长剑与妖魔怪邪激斗的样子,长剑挥舞德徐徐生风。这种小刀,估计也就是手里的玩具吧……邵红吟一边抓着洗净的雪梨,一边念叨道:“冰糖雪梨,滋阴养肺、化痰止咳,是九月的当季甜品。老师常年讲课,喉咙肯定没有好好养,糖得少放,多了甜腻了还有可能适得其反。” 


       一道光影瞬间转瞬即逝,采摘回来的六个雪梨(包括手上抓着的)纷纷被削掉了上层,了解邵红吟的人要是看到这个场景,假设这雪梨是妖怪,手里是“四君子”名剑的话…… 


       用小勺挖去雪梨的内核,但是邵红吟必须小心,不能将雪梨弄破,不然隔水煮出来的时候会因为缺口露出而导致味道不对。黄糖选取勺子三分之一大小即可,塞入挖好的雪梨内部,倒入清水、放上枸杞,用炭火隔水蒸煮,就稍稍等待时间到了即可。

 
       “嘿咻嘿咻——”这个时候,邵红吟准备去将放在三轮车上的袋子取下来,刚出门便看见邵儒阳和邵若曦——俩孩子正在齐心协力地卸货。哥哥儒阳抓着袋子,妹妹若曦抓着哥哥的衣服向后拉,但是这些个袋子的重量不是他们两个孩子能承受的,偏偏拉出来的袋子正好是支撑所有袋子平衡的。 


       “轰轰轰!”袋子像海浪似的倒了下来,两个孩子瞬间被压在底下: 


       “哇啊啊——” 


       “救命啊!” 


       邵红吟看着这两个孩子,一副“确实是我的种”的模样,脸上满是无奈,还是走了上去将两个孩子拉了出来,随后取来两个大木盆,将香米和糯米分别倒在两个木盆里,随后又留了两桶水,将两个孩子拉了过来,和蔼地说道:“你们来帮爸爸的忙,一会就给你们做好吃的,把米洗干净。” 


       待邵红吟走了之后,两个孩子相视一笑起来,要是旁人看到了,准会说一句:“让皮孩子帮忙做事情,你的心是真的大啊……” 


       “嘶嘶嘶——” 


       “啦啦啦……” 


       用刀开口,哪些杂布袋里的东西终于现出了原形:黑芝麻、核桃仁、红枣干、桂圆干、枸杞和松子仁。这是阿胶糕的必备原料。邵红吟取来一个锅,里面是已经用黄酒泡软了的阿胶块,放入冰糖和黑糖隔水煮溶,这是一个力气活,需要极大的耐心。但是邵红吟偏偏就是那种人,他热爱在厨房中滴落汗水,因为他觉得,这才是人努力的最佳表现。 


       冰糖雪梨已经熬好,若水芙蓉取过一些小巧的玻璃杯装盛,用油皮纸封口,粗麻线捆绑。放在温水之中,保持着恒温。 


       “嗯?这是什么?好香啊……”糖和阿胶融化产生的奇香被若水芙蓉的鼻子给捕捉到了,深深地沉醉在其中。自制阿胶糕——既是女人养颜的珍品,也是男人对美丽的另外诠释。乐意为了妻子、恋人制作阿胶糕的男人,其中的爱都是可想而知的。 


       “啊?!哎哟——”去看看自己的丈夫做的怎么样,可是刚开门踏入客厅的时候,脚下一滑,若水芙蓉一屁股坐在地上,“哎哟……这是怎么回事啊?” 


       摔跤的原因竟然是地面上的水滴,而且分布非常宽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若水芙蓉可是记得的,今天她没有拖地,更不可能像是沾了水用不扭干的拖把拖地。正觉得奇怪呢……旁边的“嘻嘻哈哈”的声音将若水芙蓉的视线吸引过去,邵儒阳和邵若曦这是在练“水砂掌”呢?糯米、香米浸泡在水中,两个孩子、四只小手在水中是又打、又拍、又抓、又搅的……水花飞溅得到处都是,自家的白猫小白也因为受不了这“屋子里下雨”,躲到了酒柜的最顶端。 


       “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真是气死我啦——”弄得家里“水漫金山”,那个母亲都不可能压得住怒火,若水芙蓉也不例外,朝着俩孩子大吼道。

 
       “哇!妈妈来了——快跑啊——”邵儒阳是第一个逃跑的。 


       “快跑!”邵若曦紧随其后。 


       若水芙蓉迈开步子去追,可是没走几步,又因为地上的水滑倒在地上:“哎哎哎?!哎哟——摔死我了……这两个小兔崽子!” 


       邵红吟待在厨房之中根本不知道家里闹得一团糟,几次举起阿胶溶液查看,阿胶最为严谨的地方就在这里。当阿胶溶液出现倒三角形挂面的时候,这样的溶液就算完成了,这样的形态称之为“挂旗”。 


       接下来就是将材料由大到小倒入,之所以如此就是担心体积大的干货无法完全浸透阿胶溶液,一番搅拌之后,邵红吟将其分批装入垫有油纸的容器之中挤压成型。冷藏——邵红吟则是选择使用冰山水晶,因为这种珍贵宝石散发出的寒冷气息能够完全模拟极低低温,相对于冰箱更是相得益彰。 


       “哟哟哟……这是怎么了?”前脚刚出厨房,两个孩子就跑了过来,一下子躲在爸爸的身后,邵红吟看着是一阵疑惑。这个时候,看着头发凌乱、衣服肮脏、小气大喘的若水芙蓉。狼狈——是最好形容她现在的样子的词语了。 


       竖起手指点了点两个孩子的脑袋,似乎在说“又闯祸了”,然后来到若水芙蓉的面前。妻子这个时候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撅着小嘴、似哭非哭地看着邵红吟,邵红吟咧嘴想笑,但是遭到妻子的立刻呵斥:“不许笑!不许笑!你看看你的好儿子和乖女儿啊!” 


       “好了好了,没事没事——”邵红吟搂着妻子安慰道,果然,家里有一个妻子就像是多了一个女儿,母亲说给自己的话果然没错。随后捏着妻子小脸说道:“乖啦,去洗个澡,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我要吃生蚝!我要吃炒鸡!”若水芙蓉瞬间变得像个小姑娘似的,可见邵红吟这个丈夫一直宠着她。 


       “好好好,依你——蒜蓉生蚝、芹菜炒鸡,晚上就做给你。洗个澡,一会我们到冰蓝海去弄点海货去。”邵红吟说道。 


       “好!我这就去。”若水芙蓉知道,这最后一道菜——三文鱼寿司蛋糕之中,有一个食材是非常难得的,那就是三文鱼肉。既然是做给老师的,那绝对不能去市场上买冷冻鱼,不新鲜的话那可就糟蹋了这道菜要表达的心意了。 


       刚刚逃过一劫,两个孩子又想跑出去玩,邵红吟一伸手将两个小调皮鬼抓住:“给我站住!两个脚底抹油的小兔崽子,往哪里跑?!洗把脸,去把赶海工具洗干净,一会咱们钓鱼去。” 


       两个孩子是最听父亲的话了,一阵小跑朝着杂物间跑去。 


       “这两个小兔崽子,真是把我累得够呛……”巨大的浴桶之中,若水芙蓉擦拭着身上的污渍,热水加入草药的作用下,身体得到了完全的放松。这个时候,一双大手伸了出来,放在若水芙蓉的彻白的香肩上按压,“嗯……好舒服啊……” 


       “老公,你——”当若水芙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的丈夫也在浴桶之中,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想到这里,若水芙蓉的脸颊瞬间一红:“讨厌啦你!你……你进来也不说一声……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辛苦啦。”邵红吟笑着说道。 


       “老公,跟我说说你学习泰语的时候的故事吧。”若水芙蓉倚靠着邵红吟的胸膛说道。 


       “我的老师虽然教了我两年,但是我自认为说收获很大,无论我有什么问题,老师都无一不答,除非她不懂。有些时候,还会跟我们说泰国的见闻呢。”邵红吟回忆道。 


       “那你们学习泰语的时候……是不是很轻松啊?”若水芙蓉问道。 


       “才没有呢,累得我们叫苦连天!”邵红吟笑着,对于这段记忆,他倒是觉得乐在其中,“我们老师但凡又不会的,就是让我们抄——好记忆不如烂笔头嘛!不过这抄写,倒是把我书法练出来了,这一点我很感谢我的老师呢。” 


       “哦?”若水芙蓉抬起丈夫的手,上面有很重的写字茧——这是长期抓笔写字的结果,可见丈夫求学时期的艰苦,“一定很累吧……” 


       “抄的时候自然免不了抱怨,但是出国之后我才明白,老师当初让我抄写是真的对我好,来到国外的时候,外国老师都夸赞我的外文写得好。”想到这里,邵红吟的心里满是感恩。 


       但是若水芙蓉则说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的努力也不能少啊……” 


       邵红吟则摇摇头:“如果不是老师一直持续这样的教学,我也练不出这样的写法,而且我的成绩一直不好,在第二学期就是因为靠抄书,将课本的内容连续抄写了两三遍记忆,我的成绩才有所提升呢!” 


       “嗯……辛苦你了!”若水芙蓉亲了一下丈夫的脸颊,一生平安世人渴求,相濡以沫更是难得,若水芙蓉很是理解丈夫的辛苦,现在苦尽甘来,就应该享受人生的甘甜了。 


       也亏得刚刚两个孩子像玩似的清洗糯米和香米,每一颗米粒都洗的干净无比,邵红吟有些哭笑不得。既然是出去钓鱼和赶海,没好几个小时肯定回不来,所以这香米和糯米就不需要煮那么快。厚重不带火焰的炭火烹煮混合米,可以更大程度地煮出饭香,不会有焦糊。


       这下子,可以放心出门了! 


       根据渔民们的定位,今日会有三文鱼群经过附近的一个礁石岛,在那里垂钓必然是最佳的选择,正好,邵红吟可以去敲一点生蚝下来。

 
       一家四口各有分工,妻子带着孩子们在海边钓鱼,丈夫则在附近敲生蚝、捡海货。 


       “哥哥,我们比一比谁能先钓上鱼上来!”这个时候,邵若曦提议道。 


       “不用比了,肯定是我!”邵儒阳信心满满地说道,随后甩出鱼线进入海中。但是没过多久,鱼竿便有些沉重,难道真的有鱼上钩了吗? 


       “嘿嘿!鱼儿上钩了!”邵儒阳一拉鱼竿,但是上来的哪里是什么三文鱼,是一个盛满水的可乐易拉罐,“啊?!气死我了——这是哪个缺德鬼丢到海里去的?!” 


       “嘻嘻嘻!”妹妹邵若曦捂嘴偷笑,但是没过多久,她的钩子也有东西咬住了,用力一扯,没想到竟然是一只皮靴?!邵若曦也抱怨起来:“这是什么鬼?!海里的人鱼也需要穿鞋吗?!” 


       “哎哟哎哟!”这个时候,邵儒阳的鱼钩又有动静了,想来着一次一定是鱼,不过当鱼线拉近的时候,的确是鱼,不过是一条青年的八爪鱼,“噗”地一下吐了邵儒阳一脸的墨汁就逃走了。 


       “啊哈哈哈——哥哥变成非洲人了!哈哈哈!”邵若曦笑着继续看着鱼竿,过了一会儿,鱼竿有了动静,邵若曦使劲一拉,因为用力过猛没有看清是什么?其实是一只体型较大的螃蟹,因为邵若曦力道太大,螃蟹飞上半空中,随后落在邵若曦的卫衣帽子上,两只大钳子夹住了她的马尾辫:“啊啊啊——螃蟹!救命啊啊啊——” 


       若水芙蓉摇摇头看着两个孩子,照着他们这样的钓法,什么时候三文鱼才会上钩啊? 


       “呼呼呼……”生蚝这东西消耗的就是力气和精力,只要心到力到就可以满载而归。当邵红吟返回的时候,若水芙蓉笑呵呵地拎着两条体型硕大的三文鱼,两个小鬼则是两手空空了。根本不知道,刚刚钓鱼的时候有多闹腾。 


       三文鱼到手了,将其细细切片备用;热水煮熟菠菜切成段;黄油融化,将鸡蛋打碎煮熟;白米醋、白砂糖和盐——煮至溶解就成了寿司醋。将寿司醋混入煮熟的米饭之中抓匀,现在就是制作寿司蛋糕的时候了,邵红吟问道:“宝贝,你觉得蛋糕模器哪个一个比较好呢?” 


       “心形的吧,代表有心。”若水芙蓉递过一个心形放入模器。 


       一层米饭、一层菠菜加沙拉酱;一层米饭、一层肉松;一层米饭……最后铺上鸡蛋碎。寿司蛋糕的模样就成型了! 


       黄瓜切做叶子、三文鱼肉卷起来做花朵,为了更像康乃馨,邵红吟使用牙签挤压出凹痕,这样,三文鱼寿司蛋糕最后也就完成了。
71630_zkzf_7348.jpg
       重返学校,莉莉老师的头发已经出现了银丝,但是在邵红吟的记忆之中,老师的容貌就算是十几年过去了也依旧没变,看着昔日的学生回来看望自己,露出了那久违如同水蜜桃一般的笑容:“红吟,好久不见!” 


       “莉莉老师好!这是我的爱人和孩子!”邵红吟鞠了一躬,随后向自己的老师介绍自己的家人。 


       莉莉老师是一个爱笑的人,这也难怪,爱笑的人都不怎么见老。若水芙蓉看着自己丈夫的这位老师,感觉到如果把头发染一染,放在小姑娘中间都觉得十分年轻。 


       “老师,教师节快乐!”送上了自己亲手制作的教师节料理,一声祝福,感谢老师对自己的教育之恩。

【邵家六少在这里留言:教师节到了,希望看这篇文章伙伴们能够给自己的老师送上最真诚的祝福。三文鱼寿司蛋糕——补脑;自制阿胶糕——养颜;冰糖雪梨——护喉。老师是我们人生中的第二位父母,他们的精心教导让我们学会明辨是非、立足社会,如果以后有机会,给老师送上这一份心意满满的“三宝”吧!】

71629_ybpc_7318.jpg

写了 94523 字,被 25 人关注
听故事,讲故事,更加喜欢写故事,我是邵家六少,一个和“故事”难舍难分的人。
14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