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客,侠客与刺客

发布 · 字数 3302 · 阅读 1383 · 评论 32 · 喜欢 6

1

丁酉年十二月,京城,大雪。

被黑夜包围的长街上空无一人,凄清萧瑟。偶尔有几辆马车经过,车轮压在厚厚的积雪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车辙。

宋柳坐在小酒馆里,暖炉的火光将他的脸熏得微红。他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酒。

宋柳的对面,坐了个穿白衣的公子。

确切来讲,是个十分好看的、能将一身朴素白衣穿出风流气质的年轻公子。

宋柳职业特殊,打架是家常便饭,因此他一向只穿黑衣,但这并不妨碍他拥有正常的审美。就冲着许槐这一身风流白衣,宋柳就决定让他再多活半个时辰。

“你有什么遗言么?”宋柳放下酒杯,神色十分真诚,“或者要我帮忙捎个话?”许槐摇了摇头,抬手为自己倒了杯酒:“我没什么遗言,也没什么挂念的人……”他说完顿了顿,露出个惨淡的笑容来。

宋柳了然,许槐大约跟他是一类人,独来独往,凄凄惨惨。宋柳伸手抚上腰间长剑,准备给人来个痛快,不想许槐一口饮尽杯中酒,话锋一转,笑容里带上了点怀念:“倒是有个故事,想跟人说一说。” 

2

“很久以前,我喜欢过一个人。”宋柳听见许槐这样说,啧了一声,有些不以为然。

江湖这个地方,总离不开这些你爱我、我不爱你、我爱他、结果他居然爱你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这样的开头,他已经听了不下十遍。

宋柳说:“你接着说。”许槐便饮了口酒,顿了顿才道:“那个人是个江湖中人,剑使得很好,长得也好。”宋柳哦了一声,开始罗列起江湖上那些个使剑的青年女侠。

列了半天没列出个头绪来,倒是听见许槐接着道:“他喜欢穿黑衣,很爱干净,胡子总是刮得很干净。”

宋柳罗列的思绪卡了卡,半晌才道:“你喜欢的……是个男人?”

许槐扫了他一眼:“是。”宋柳啊了一声。

般来说,江湖风气比较开放,但也没有那么开放,他一下就来了兴趣。

宋柳抓起一巴花生米,又给自己倒了杯小酒,笑眯眯道:“来,展开说说。” 

3

许槐是在京城遇见那个男人的,那天天空很蓝,风很清澈,一派岁月静好,除了路中央那辆失控的马车。

受惊的马横冲直撞,撞坏了不少摊子,烟尘里杂物纷飞,糖炒栗子与土豆滚了满地,许槐被吓坏了,呆立在路中央。

眼瞧着黑马就要冲到眼前,千钧一发之际,有个青年侠客从路旁酒肆飞跃而出,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公子身前。

黑马嘶鸣,尘土喧嚣,满街的惊叹与抽气声里,侠客轻轻一抬手,黑马便止住了蹄子,跪倒在二人面前。侠客名叫林千川,江湖新秀,名声方显

他微微一笑,黑发飞扬,白衣胜雪,像三月的清风,又像六月的艳阳。 “不对啊。”宋柳啧了一声,“你喜欢的那个侠客不是穿黑衣吗?”许槐沉默半晌,才缓缓道:“是穿黑衣。” 

4

虽然许槐与林千川的这个开头适合一见钟情,但谁都没有想到,许槐连林千川的脸都没能记住。许槐看上的是路边酒肆里的某个黑衣酒客。三月的清风,六月的艳阳,都抵不过一张潇洒落拓的脸。公子愣愣一侧头,便一眼万年。看热闹的人群,拍响木的说书人,一旁帮忙捡栗子与土豆的林千川,通通成了背景,成了酒肆一角的陪衬

许槐眼中,只剩下翘起二郎腿,正独自斟酒的黑衣酒客。许槐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连忙伸手,揽住林千川的肩膀。许槐想:但凡有粒花生米,他也不会醉得那么严重。

 5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许槐都能在各个地方看见那个酒客。

在富丽堂皇的大酒楼里,在破屋漏瓦的小酒馆里。有一回是在杨柳岸边,许槐牵着白马,看酒客倒挂在树梢,试图用这个奇怪的姿势喝酒。

许槐没忍住笑出声,他想,怪可爱的。许槐这个人脸皮薄,偶遇了酒客那么多回,也没好意思上前问一句对方姓甚名谁,他就默默的在暗处看着。有那么一回,许槐又在酒馆见到了酒客,他终于鼓起勇气,还没迈出两步,就被林千川扯住了袖子。

那时候许槐跟林千川已经很熟了——毕竟有着救命的恩情在,林千川是个是个典型的江湖侠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可惜酒量并不像他的功夫那么好,一碗烧刀子,就能让他脚底发软,头晕眼花,非要带着许槐去摘星星。

窗外青天白日晃人眼,许槐沉默无言,看了一眼不远处自斟自饮的酒客,终究还是扶起林千川,艰难地向客栈走去。

许槐想,要什么星星月亮,他只想要林千川别再打扰他脱单了。

 6

许槐没有想到,他一语成箴。

像林千川这样喝醉了只想上天去摘星星的纯良醉鬼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都要借机抒发一下对生活的不满,搞点事情的。

杯盘的碎瓷划过脸颊时,许槐还有些茫然。

看到四五个双眼赤红的醉汉朝他围了过来,周身酒气逼人,许槐不自觉退了两步,随后被人抵住了肩膀。公子回头,看见林千川傻兮兮的笑脸,白衣飘然,一个错位便将自己挡在了身后。

醉汉们面面相觑,林千川慢条斯理地撸起了袖子,准备给他们来一顿社会的毒打。

 7

“所以……”宋柳大胆猜测,“他就被一群醉汉围殴?”宋柳摆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被林千川冷冷地瞪了一眼。

林千川出自名门正派,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出意外的话,这种醉汉,他可以打十个。不出意外的话。许久之后,许槐站在林千川的墓碑前,并没有多少的悲伤,只是觉得茫然。

他想,假如这是一本小说,那读者大约会觉得很操蛋。明明是英雄救美的经典情节,主角却看上了路边无关紧要的路人甲;而意气风发的青年侠客,却因为脚滑磕到了桌角,英年早逝。

许槐实在想不通,这是个什么操作。

 8

宋柳也想不通,这到底是个什么故事。

宋柳呷了一口酒,面色疑惑:“所以你到底是喜欢谁?”

是路过的酒客,还是一直陪伴在身边的林千川,又或者是之后出现的某个路人乙……宋柳挠了挠头,却发现许槐的视线落在了他身上。

宋柳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9

许槐在笑,笑得释然。

那样云淡风轻的笑,让宋柳有些恶寒,甚至起了一背的鸡皮疙瘩。

宋柳是个经验丰富的杀手,他见过这样的笑,通常出现在那些觉得自己能要别人命,又或者是已经不大想要自己这条命的人身上。

果然,许槐下一句话就证明了杀手经验的可靠性。

“是我雇的你。”他直直盯着宋柳的眼睛道道,“是我雇你来杀的我。”

宋柳:“……”宋柳是个杀手,手上功夫够好,但脑子不大行,他不大记人——这也不能怪他,江湖浪荡,一天里有半天都是烂醉如泥,除了任务对象,哪里有多余的心思去记住别人?

但许槐这样优秀的长相,他要是见过,应该是有点印象的。

宋柳愣了愣,目光再次在许槐清秀白皙的面庞上绕了一圈,他动了动嘴唇,握着酒杯的手猝然攥紧。

“你……”宋柳倒吸了一口凉气,“是他?”  

10

宋柳出过一个任务。

对方是江湖上崭露头角的新秀,姓林,穿白衣,佩长剑,一身正气。

老实讲,这样的人江湖上每年都要出现百八十个,没什么特色,那天又正好赶上那间酒馆促销打折,宋柳也就玩了个借刀杀人。

宋柳做得很隐蔽,一粒不小心滚落的花生米,谁都不会想到是有人故意为之。

那天的酒馆里十分嘈杂,宋柳懒洋洋地提着酒退场,还不忘带上那盘花生米。鬼使神差的,迈出酒馆的那一刻宋柳回头看了一眼,林姓侠客倒在血泊之中,有个跟他穿着同款白衣的俊秀公子愣愣站在一旁,神情很是一言难尽。

宋柳啧了一声:居然是对断袖。

大约是察觉到他的视线,俊秀公子偏了偏头,两人的眼睛便对上了。

宋柳一愣,非常自然地勾了勾嘴角,笑得像个住在三条街外只是替自己老爹来打酒却不幸目睹了一场意外事故的路人甲。

断袖常有,好酒却少见,那天晚上的宋柳大醉了一场,喝得迷迷糊糊,在杨柳岸边吹了一夜的冷风,看了一晚的月亮。

什么新秀,什么公子,什么三条街外的老爹,全都忘得干干净净。谁能想到,一别经年,会在此刻想起来。

宋柳舔了舔嘴唇,他突然很想喝酒。

 11

酒馆是个老破小的酒馆,用的酒杯也有年头了,杯沿有个小豁口,宋柳一个没注意,便被划伤了嘴唇。

他抬手,用手指轻轻抹去唇上冒出的血珠。许槐定定看了他许久,突然开口道:“怎么就是你呢?”宋柳垂眸,没有接话。指腹上,一摸暗红色血迹格外显眼。

许槐笑了笑,一口饮尽杯中已经凉透了的浊酒。

怎么就是宋柳呢?他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人——其实许槐看得挺开,他也不是非得跟宋柳在一起,他最开始只是喜欢上宋柳的脸,后来觉得这个人挺有趣,每一回的偶遇都像是一个惊喜,是少年波澜不惊的岁月里少有的生动颜色。

宋柳是天上的星星,而林千川是愿意为他摘星偷月的人。

那天许槐背着烂醉如泥的林千川回客栈,两人的白衣叠在一起,阳光下熠熠生辉,许槐想了想,突然觉得背上这个人也挺好。

他还欠着林千川一条命呢,林千川真要他以身相报,他犹豫犹豫,估摸着也就从了。

可惜世事难料,林千川死得突然,他没法以身相报了,便只能替他报仇雪恨。 

12

许槐花了很大的力气去追查林千川的死因,当真相摆在他面前的那一刻,他竟有些唏嘘,有些感慨。

一阵风雪从厅外刮进,吹得灯芯摇晃不止,连着石墙上的人影都跟着晃了晃,宋柳眯起眼睛,似乎想说些什么。

他张开嘴,半晌,却只轻轻问了一句:“酒里……是什么毒?”许槐无声地摇了摇头,看着宋柳痛苦地伏在桌上,昏黄灯光打在他露出的半张脸上,他剧烈地抽搐了一下,然后沉沉睡去,再无动静。

宋柳以为他是在酒里下了毒,其实并不是。

终究是江湖上排得上名号的杀手,再嗜酒,也留了分警惕,在酒里下毒,不一定能成功。

许槐伸出筷子,夹了一粒花生米,慢慢地咀嚼着,半晌,才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

结局

其实吧,许槐这个人可小心眼儿了。

宋柳用花生米杀的林千川,许槐就在花生米里下了毒,所谓以牙还牙——不得手也没关系,酒馆里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宋柳逃不出去的。

“喂。”许槐轻轻喊了一声,疼痛从五脏六腑传来。他索性也趴在桌上,与宋柳头抵着头,一口血从喉头涌出,那句“我喜欢过你”也就变得模糊不清。

但总归是说出口了。

许槐这样想着,迷迷糊糊地闭上眼,酒馆外,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将山川都掩埋。

写了 20128 字,被 44 人关注
08年男生,QQ:3440143705。QQ群:909165226
32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