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当时的遭遇

发布 · 字数 1992 · 阅读 52 · 评论 3 · 喜欢 0

        所以,为什么不杀他,这妖道害死了你父亲。”


  “不,我已经原谅他。”


  “从那年他带回我父亲的骨灰和遗物开始,他就一直藏在我家,在那副八卦太极图中修炼。”


  我父亲是当年名声远播的易学大师,他的死受到很多人的关注,不过那些人更关心的是我父亲的那副八卦太极图。


  我父亲死去的第二年,一个一如往常的中秋节,那年我九岁,在我的印象中我们一家三口一起过的中秋只有一次。


  那天,一个自称父亲故友的人来看望我们。


 咚、咚! 


  “妈妈,我去开门.”


  “好,岚儿,慢点儿跑小心摔跤啊。”妈妈正在厨房准备晚餐。


  我当时开开心心地打开门,看到一个长着络腮胡的强壮男人,面相很和蔼,他穿着和父亲出门云游降妖时一样的衣服。


  “你好啊,小朋友。”他站在门外笑着向我挥手,递给了我一颗糖。


  “岚儿,是谁来了啊?”


  “妈妈,是个长着大胡子的叔叔。”


  母亲从厨房跑了出来,仔细打量着那个男人。


  “您是?”


  “啊,在下是蒋先生的故友,我叫贾源,嫂子。”他抱拳对着母亲说。


  “哦,那快请进,太感谢你了能来看我们娘俩,你先坐会儿吧等下一起吃饭。”


  “岚儿啊,快叫叔叔,你先陪叔叔玩会儿,妈妈去加两个菜。”她很开心地笑着对我说。


  母亲又进了厨房,他再次递给我一颗糖,把我带到桌子上坐好,又剥了一颗糖喂给了我。


  “岚儿啊,你今年几岁啦?”他的声音很温柔和他的强壮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九岁。”


  “哇,都九岁啦,糖果好吃吗?”


  “好吃,好甜呢。”


  “嗯,让叔叔考考你,岚儿知道爸爸是被谁送回来的吗?”


  想起了父亲我的眼泪润湿了眼眶。


  “是一个叔叔,他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


  “是英语吗,你应该学过英语了吧?”


  “不是,是我们听不懂的话,不过不是英语。”


  “哦,那你知道那个叔叔之后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


  当时并不知道他为什么问我送回父亲的人是不是会不会英语,后来才得知,原来父亲生前在英国有位相交甚好的故人。


  他也没再问我,等到母亲将饭菜全都端上来后,他便开始询问母亲。


  “那个,贾源啊,别客气啊。”母亲往他碗里夹菜。


  “嫂子啊大哥走后日子过得不容易吧,唉,可怜我那大哥当时我也劝过他让他不要去可他……”


  母亲想起了父亲,又留下了眼泪。


  “哎,嫂子啊,别那么伤心啊,我也是学易学的当时我应该和大哥一起去的,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他安慰着母亲往她碗里夹菜。


  “大嫂啊,不瞒你说,我这次来呢一来是看看你们,二来呢就是想知道当年送大哥回来的那位道友去了哪里,我想感谢感谢他,三年前我就去了英国,连大哥的葬礼都没能参加,唉。”


  “贾源啊,送你大哥回来的人已经走了,至于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连个姓名都没留下。”


  “真的?”


  “那大哥留下什么东西没?”


  母亲变得警觉起来,望着他说话有些紧张。


  “没有,他什么都没给我们娘俩留下。”


  “你有所不知啊,大哥手里有一件宝贝多少人都觊觎着,莫不是被那人给带走了?”


  “我不知道,老蒋从来没跟我提过。”


  “真的?”


  “我看,是你有意隐瞒吧大嫂,你根本就知道那人去了哪里,那宝贝应该也被你藏了吧。”


  母亲被惊掉了筷子。


  “贾源,哪有的事,你是老蒋的故友我怎么会欺骗你呢。”


  母亲放下了一只手在桌子下结着法印。


  他愤怒地站了起来一掌震碎了桌子,所有的杯盘碗碟掉落一地,接着,他伸出了另一只手将母亲吸了过去紧紧地掐住了脖子。


  “想不到蒋文还教了你道法,那‘渡仙图’你肯定也知道吧,快说!”


  母亲表情十分痛苦,我被吓坏了躲到沙发后面流泪望着他们。


  母亲闭上了眼睛强忍着痛苦一言不发。


  “哦,不肯说?”


  “那可怪不得在下了。”他抬起了另一只手将我吸了过去。


  “岚儿,你爸爸很快就会见到我们的。”


  “你!”


  “你就这么狠心,看着你女儿在你面前死去,那副图有那么重要吗?”


  “你永远都不会得到它!”


  “呵呵,那就怪不得我了,我便杀了你们自己去找。”


  就在这时,房梁上飞出了一个卷轴稳稳地悬在半空中。


  他放下了我们,母亲昏了过去。


  “看来这‘渡仙图’还真是个宝贝,竟然前来救主。”


  “不过,就算你是仙物现在没了依靠之人又怎是我的对手?”


  卷轴慢慢打开一团幽黑之气飞了出来。


  “哦,原来如此,你是何人。”


  那团黑气化作一具人形,正是送我父亲回来之人。


  “蒋兄弟度我归正道,我误啊他滴约,我欠他滴,我朱宜欠他一条命,他滴家人豆是我朱宜滴家人!”


  “好啊,那我就先杀了你再取图。”


  “等一哈,这点儿是蒋兄弟滴屋,我们出切打。”


  “好,贫道且会你一会。”


  两人一齐飞出了客厅。


  “庚雷掌!”


  贾源突然举起了右手掌心化雷对准朱宜运气而发。


  那雷化作一条柝金白虎张开血盆大口猛地朝他扑去。


  朱宜运气在手,双手凝成暗紫色的火焰径直迎了上去。


  贾源感觉不对猛地后退。


  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柄闪着金色雷光的剑。


  “你竟修的邪道,那好,待我用此剑斩杀妖邪!”


  “瞬影,惊雷!”


  贾源手持雷剑弯弓箭步刺了过去,仅是一瞬力达千钧,一股猛烈的杀气随着那一剑的威势爆发出来。


  “幽门狱火,百鬼夜行!”朱宜大叫一声双手合十,暗紫色火焰覆盖全身。


  一道偌大的地狱门立刻出现在空中,门中发出幽暗的血光在前方铺成一条道路,路上钻出数不清的被幽暗紫火覆盖的狰狞恶鬼,他们扑向了贾源,在他那一剑还未刺到之时将他困住。


  恶鬼们趴在贾源身上贪婪的舔舐着,用幽暗的火焰舔舐他的每一寸皮肤,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啊!……”


  贾源发出了痛苦的嚎叫,它的躯体在幽暗烈火中化为灰烬。


  ……


  朱宜收了道法,喷出一口鲜红的淤血,此法的消耗太大了,他本就没有胜算击败贾源,贾源的柝金雷已经触到了天雷的边缘拥有极强的破坏力若是硬钢他胜机会微乎其微,但贾源的道法属金而朱宜的道法属火,五行相克幽门烈火正好克制柝金雷,如此他才敢冒险一试,但仍付出惨重的代价,燃烧了十年的寿元勉强将其击杀。


  朱宜很快回到了房间,站到了我的身边。


  他俯身扶起妈妈,查看了他的伤势,却发现已摸不到脉搏。


  “娃儿嘞,你妈妈,走啰。”


  母亲在朱宜出来之前就已经自杀,他本以为能够守住《渡仙图》的秘密。


  ……

写了 19021 字,被 5 人关注
3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