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生而为奴 并非为奴》第六章(支线)作者为本人,现在有毒小说几天没更了。

发布 · 字数 1717 · 阅读 80 · 评论 3 · 喜欢 2

       不见黄昏与落日,未感寂寞与苍凉。


  沙漠中黑夜的悄然降临,总是会给陌生的异邦人带来与他们所期待的一切大相径庭的意外夜景。


  萧萧的风声呼啸在耳边,白昼的烈阳早已失去踪迹,沙漠的夜晚冷的出奇。


  荒凉的阿拉伯沙漠腹地,庞大而平整的沙丘上正歇着一支庞大的骆驼商队,他们的队伍中段停着数十辆粗糙的囚车,里面装满了肤色各异的人,整个商队就在这漫天繁星之下酣睡着。


  不少人睡在骆驼温暖的肚子底下做着甜蜜的美梦,但囚车中的人却没那么幸运,他们可没有骆驼并且出不了囚车身上更没有厚实衣物,为了抵御寒冷他们或两人或三人紧紧靠在一起。


  对骆驼肚子底下睡得温暖舒适的人来说,沙漠的夜晚过得很快,炽热的日光照亮了整个沙海。


  车队开始继续前进。


  在数十辆囚车当中有着那么一个满身伤痕,奄奄一息的男人,他艰难地喘着气,毒辣的太阳毫不留情的在他身上灼烧。


  他身旁的一个黑人用身体为他挡下大部分阳光,他慢慢地闭上眼睛回想起了昨天的经过。


  商队在路过楼兰时遇到了他,当时他便已伤痕累累,坚实的后背挂上了一道深深地裂痕,他无助地躺在沙丘上身旁躺着一把长剑。


  “你好,还活着吗?”商队中派出一个人来查看他。


  听到呼唤,他努力地想要开口说话。


  “我……”


  “萨耶齐,他还活着!”那人大声的朝队伍呼喊。


很快便传来回应。

  

  “把他带上,抓紧时间!”


  “再来两个人抬他!”


  那人又叫来两人把他抬向商队。


  他们把他带到喊话那人身旁,那人便是商队的领袖他们口中的萨耶奇。


  “你是个东方人,你有钱吗?”


  “我……”他无力回应。


  “只有一把破剑,把他抬到后面去。”萨耶奇瞥了他眼显然不太高兴。


  那几人很快便将他抬去囚车里。


  他躺在里面,他实在是太累了,一闭眼便深深地睡去。


  等太阳再次逼迫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很久。


  他用手遮挡着阳光,望向了四周。


  “这是哪里,你是谁,这里是囚车吗?”


  “沙漠,这里是囚车。”身旁的魁梧的黑人说着蹩脚的阿拉伯语。


  “你是名囚犯?”他用阿拉伯语回答。


  “不。”


  “我们这里的都不是囚犯,我们现在是奴隶,低贱的奴隶,你也是。”黑人望着他语气平淡。


  他十分虚弱坦然的看着车旁。


  “奴隶,奴隶就奴隶吧……”


  ……


  时近正午,商队停下休整。


  一些人给十几辆囚车送来了食物。


  那些人一车一车的送去,一些奴隶伸手去接被他们用脚狠狠地教训,大多数的是等他们放在囚车肮脏的车板上。


  是一些豆子和水,一些烤焦的豆子,这些仅有的豆子和水是他们一天的口粮。


  “喂,请你们行行好,看看他的伤口,他快死了请给我一些草药。”黑人叫住了他们把躺在车板上虚弱的他翻了过来。


  “真麻烦,你这个愚蠢的奴隶,等着!”其中一人不耐烦的骂到。


  不一会儿那人回来丢给了黑人一把草药。


  “谢谢,非常感谢。”黑人跪着使劲地磕着头。


  几人看都没看一眼便满不在乎地离开。


  黑人揪出一些放进嘴里,他将草药嚼碎涂抹在他后背的伤口。


  “谢,谢谢……”他忍着疼痛艰难开口。


  “不,你不应该谢我,你应该感谢上天让你遇到的是个仁慈的商队,应该感谢草药的价格很便宜。


  “唉,希望你能活下来,我们还有半个多月的路程,他们不会在管你了,我们的价钱也许比不上一头牲畜。”黑人叹着气。


  “我们要去往哪里?”他无力地询问。


  “塔利帝国,听说过吗?”


  “好像,是一个辉煌的大帝国。”依旧无力。


  “不,它曾经辉煌过,现在的它早已不复从前,在三百年前那次大衰败中塔利帝国分崩离析。”


  “你是哪儿的人?”


  “我来自阿非利加洲的一个小国家,我的国家曾被他们征服,于是多年前我们家一路逃到楼兰定居下来,但最近遇到战乱,全家人,就剩我一个了。”黑人望着后方经过的路,眼角挂上了晶莹的泪珠。


  “我来自遥远的东方国度,我们很像,我现在也是一个人了,战乱也毁了我的一切。”他坦然开口,言语中流露出些许无奈。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这不重要了,你随便叫吧。”


  ……


  商队继续在沙漠中行进着。


  “这鬼地方变得凉快了。”燥热的沙漠吹来了一阵凉风,整个商队都感到异常的凉爽。


  “不,这个不见得是个好兆头……”萨耶奇望着天空。


  “呕,天呐你们看那边!”一个商队成员所指的方向整个都变得模糊,漫天的黄沙正朝着他们奔来。


  “是沙尘暴!”


  “现在该怎么办,萨耶奇。”他们询问着有多年经验的萨耶奇。


  “不要惊慌,我们有骆驼,快把奴隶们放出来,让他们把囚车的轮子埋进沙子里,快!”


  “你们两个,快跟我来!”


  “商队的孩子们,快躲到骆驼的肚子下面!”萨耶奇大声叫喊着。


  “不要让奴隶们死了,那是我的钱!”


  ……


  黄沙漫天!


  “快,你们这些奴隶,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快把囚车的轮子埋进沙子里!”他们打开了牢门。


  ……


  漫天黄沙越来越近!


  “沙尘暴来了,躲起来!”


  “快走——!”


  ……


  狂躁的沙尘暴在两个小时后终于离开了,骆驼肚子下的人相安无事,囚车旁的奴隶们被沙子掩埋但也没有一个丧命,只是暂时休整,商队便继续出发。


  ……


  沉默的时间在寂寥而孤独的沙漠中飞速奔跑,也许只是一眨眼,半个月便已过去。


  商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塔利帝国,他们继续前进来到了一个叫做蛮荒之地的地方。


  很快商队来到了蛮荒之地最大的一座城市——坎泽城。


写了 19021 字,被 5 人关注
3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