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雾

发布 · 字数 1586 · 阅读 108 · 评论 3 · 喜欢 1

  大海表面像镜子一样平静而且黑暗。


  航行中用来定位的月亮低悬在海天交界之处,连续七个晚上,夜夜如此。空气像凝固了一般,听不到任何微风的低语,只能听到那鬼才知道从哪传来的可恶的安魂曲。


  圣盾使徒分散开来形成船形的能量护盾,沈天晴望着圆月,微微皱眉。


  边缘之海,世界的尽头处,亚特兰蒂斯就在海的中心。来时带的定位装置已经起不到任何效果,在这片沉寂的大海上,旅者们能依靠的只有月亮和星辰。


  秋宇把手浸入海水中,情况不对劲,如此平静的海水通常会预示着——灾祸。


  他站起身来向前渡步,用望远镜扫视远处的洋面,寻找着其它任何可能用于辨别方向的蛛丝马迹。


  “四周只有海水,”他放下望远镜对沈天晴说道。


  “嗯,看不到陆地,也没有我认识的星星。海面上没有风,如果不是圣盾使徒的特殊性,我们甚至无法在海面上移动。”


  她用手掌在自己的脸颊上摩挲了一阵,再过几天,他们将失去水源的补给,无尽的黑暗让人无法准确估算过了多长世界。


  她的目光望向远处,突然她惊恐地睁大了双眼,她看到了黑雾从水面升起。雾气里浮动着依稀可辨的影子,利爪和巨口一闪而过。可恶的安魂曲再次从海中响起,现在声音更大了,里面还夹杂着震心摄魂的丧钟。


  “是黑雾,糟糕的情况来了!”


  “冷静点,天晴,别让你的不安吞噬你的心神。”秋宇一把将她抱住,金色的眸光仿佛足以驱散一切黑暗。


  沈天晴回过神,她开始尝试让圣盾使徒移动,秋宇融入了天钻矗立在她的面前背对着她,要和黑雾里的东西进行对持。


  她的步伐有些踉跄,耳边萦绕的挽歌在歌唱迷失的灵魂,她感受到了发凉的脊背,但挽歌中的诗律依然让她为之动容。眼泪夺眶而出,顺着她的脸颊流下,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无尽的哀伤。


  童年的悲惨经历如电影般在她的眼前一幕幕重现。


  “让我终结你的悲伤。”


  她头脑中的声音冰冷死寂,这是死人的声音。她知道黑雾的传说,她知道不该靠近边缘之海中被黑暗笼罩的岛屿,她以为她和秋宇离雾岛很远,但她想错了。


  黑雾翻滚着聚拢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亡灵的嚎哭和尖叫。怨灵在他们的头上掠过,就像是死亡合唱的和声,她看到了它们,嘴巴张开有些失声。


  蒸汽迸发!天钻的蒸汽心脏正在高速运转,近处的海水沸腾起来,秋宇跃向高空挥斩,浓烈的刀风将四周的雾气逼退。


  这时一个身影从雾气中浮现出来;身材魁梧,肩膀宽厚,穿着精致的圣袍,就像一位来自古代的神职者,但他的肩膀和干枯的头骨全都武装的像一名战士。


  他的腰间用铁链拴了一本书,手中握着一柄长长的手杖,手握处密密麻麻地刻满了计数的符号。手杖顶端闪着幽冥的光,他另一只手中燃烧着鬼火,就像陨落的星星一般。


  “你为何哭泣?”这个身影穿透层层空间问向她。“我是超脱者,我给你带来了礼物。”


  “我不想要你的礼,”沈天晴说着,从圣盾使徒的武器槽中拖出一把镭射枪,扣动了扳机。枪管中喷射了炽热的光芒。


  这一发击中了这名恐怖的怨魂,但子弹直接穿了过去,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啸~啸,”怨魂发出瘆人的笑声,“你们凡人啊,自己惧怕自己不理解的东西,甚至会因此拒绝自动送上门的好事。”


  它越飘越近,手杖发出惨白微弱的光芒。沈天晴从怨魂的寒气中后撤,天钻此时已经被包裹进黑雾里没了踪影。她的鞋跟刮到了圣盾使徒的凸起,她被绊倒了,向后跌坐在地上。她竭力向远离怨灵的方向后退,精神几近崩溃。


  海水泛起了涟漪般的水花,海面在动!雾气的触须从水中蜿蜒而出,能量罩也在漏出雾气。其中浮现出许多面孔,这些都是她小时候经历的熟悉的人,是曾经带给过她深深的创伤的男男女女,但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死去了。


  那位怨灵在她面前耸立着,众人站在它身边,他们的灵魂形态在月光下显出了清晰的轮廓。


  “死亡并不可怕,沈天晴小姐。”怨灵说道。“死亡会让你摆脱所有的痛苦,它会让你的视野超脱凡间的事物,让你看到永恒生命的荣光。请拥抱死亡的美好和奇迹吧。放弃你凡人的性命,你不需要它。


  它伸出手,手中的火光开始放大,渐渐的包围了她。她忍受着幽冥的火焰烧穿她的皮肤,烧穿她的肌肉和骨骼,直至灵魂。怨灵握紧了拳头,沈天晴终于失声大叫,她发现自己从内到外被拆散了。


  “放飞你的灵魂,”怨灵说道,随后它又在自己的手杖上用锋利的指甲刻下了一枚印记。


  “你不会感到痛苦,不会感到恐惧,不会感受到对任何事物的欲望,只想要追寻我即将展示给你的美。奇迹和壮观在等待着你,凡人,你为什么不渴望这种狂喜……?”


  “不,”她仿佛用尽最后一口气。“我不想看。”


  “已经完成了。”超脱者说。


写了 7029 字,被 2 人关注
3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