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白猫和一条鱼

发布 · 字数 2108 · 阅读 1305 · 评论 48 · 喜欢 16

在郊区小区的一户人家里,住着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以及一只猫和一条鱼。

妇人喜欢独来独往,虽然住在这个小区将近十个年头,但是她和邻居间的对话加起来竟还不到三句话,超过十个字。

对于妇人而言,她的小家,应该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感觉到温暖的地方吧。

尽管那里只有一只猫,和一条鱼。

妇人每天总是八九点的时间出门,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回来。

猫咪的碗里,妇人出门前总会放上一天的猫粮量,然后检查好门窗、水电阀门,而后再心事重重地走出家门。

猫咪总会在妇人走后,起身一跃到摆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然后迈着优雅的步子,慢慢地靠近装着一条小金鱼的鱼缸旁。

白色的猫咪,拥有着长长的毛发。

每当它发出温柔的“喵喵”叫的声音后,窗户外总会响起此起彼伏的喵叫回应声。

但是很显然,妇人这只白猫,对外面的那些野花野草毫不在乎,它的眼中好像只有眼前的小金鱼。

它喜欢伸出尖尖的爪子,慢慢地伸向鱼缸那边的小金鱼。

小金鱼的记性不好,每当那只讨厌的白猫,用尖利的爪子敲打它的鱼缸时,它就被吓得四处逃窜。

鱼缸外的白猫,很喜欢看小金鱼手足无措的样子,它觉得惊慌中的小金鱼,会有那么一丢丢的可爱。

这个世界啊,对于白猫是多美美好的世界。

它有爱它的主人,每天给它足够的食物。

它还有一只很可爱的宠物,喜欢躲在鱼缸里,看起来总是很呆萌的小金鱼。

然而有一天,白猫的世界似乎被打破了。

妇人有天从外面带回家一条鲤鱼,很大很大,似乎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帅气”。

噢,用帅气,似乎不太合理,可是从小金鱼的眼神里,白猫确确实实感觉到这个词语。

白猫有些兴致缺缺地嚼着妇人给它新加的猫粮,抬眼看向小金鱼一直盯着地方向。

妇人在厨房里不停地忙碌着,她将手中的鲤鱼用擀面杖狠狠地砸晕了过去。

当擀面杖落在鲤鱼身上时,鱼缸里的金鱼似乎听到了什么声响,它那两只大大的眼睛,在刹那间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看着妇人将漂亮的大鲤鱼用一根绳子挂在阳台上,小金鱼在这一瞬间仿佛心都碎了。

然而白猫却很开心地用身子蹭了蹭妇人,而后眼睛偷偷瞥向鱼缸里的小金鱼。

看着小金鱼一点点地沉在鱼缸底部,白猫突然有些烦躁地喵喵乱叫。

妇人很温柔地将白猫抱在怀里,小心呵护地帮白猫顺着毛发,过了好久,白猫的情绪才缓缓恢复过来。

大鲤鱼的到来似乎打破了白猫往日宁静的生活,又似乎只是在它平静的生活里,如同一个小石头般溅起一点点小水花而已。

可以忽略不计,却又无法不计。

妇人照常早上八九点的时间出去,晚上八九点的时间回来,可是鱼缸里的小金鱼再也不像之前那样,看着白猫敲打鱼缸时,会紧张兮兮地在狭小的鱼缸里不停地寻找容身之处。

现在的小金鱼啊,就会盯着阳台上的大鲤鱼发呆。

之前白猫还能理解,可是后来的鲤鱼,变得越发干瘪,为什么小金鱼还是那么呆傻地望着它呢?

白猫不理解,白猫很烦躁,白猫气得在客厅沙发上不停地打着转。

忽然之间,它不小心碰到茶几上的遥控器,一只爪子恰好按到一个不知名的频道。

电视屏幕亮起,里面是闭着眼睛的妇人,她额头上的鲜血在止不住地往外流着。

电视台的记者在电视屏幕前焦急地陈述着,“华凌路口发生一场重大交通事故,该事故中一名路人被一辆大货车直接撞翻在地,目前正送往医院进行抢救。希望认识该伤者的热心市民能够提供有用的线索,以至于能够尽快联系到她的家人……”

白猫呆愣地看向电视屏幕,眼睛下意识地看向地上快要见底的猫粮。

它抬起爪子轻轻叩击身旁的鱼缸,可是小金鱼却花痴般地一直盯着阳台上已经晒成鱼干的大鲤鱼看。

白猫又一次烦躁地在沙发上喵喵乱叫,可是这次,不再有人将它抱在怀里,轻轻顺着它的毛发安慰着它。

第二天,白猫肚子饿得咕噜噜地响,然而它的碗里早已经没有了猫粮。

白猫看着鱼缸里的小金鱼还在看着阳台上的臭鱼干,眼睛一眨也不眨。

噢,小金鱼没有眼皮,它怎么会眨眼睛呢?

但是白猫知道,有那只臭鱼干在,小金鱼即使有眼皮它也绝对不会眨一下的。

白猫又一次烦躁地喵喵乱叫,饥饿地咕噜声,更让它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

最后它终于一跃而起,将阳台上那只臭鱼干咬在了嘴里。

它又一次迈起优雅的步伐,一步步靠近放在茶几上的鱼缸旁。

鱼缸里的小金鱼激动万分,看向白猫口中地咸鱼,双眼发光。

它开心地在水面上跳跃,口中似乎在呼喊着白猫加快脚步。

白猫将口中地臭鱼干放在鱼缸旁,四条腿乖巧地摆放在它的身边,而后张开尖尖的牙齿,毫不犹豫地咬在大鲤鱼干有些发黄的肚皮之上。

鱼缸里的金鱼又一次恢复往日呆萌的模样,它看着白猫温柔地张开大嘴,却在下一秒啃食着它这些日子心心念的大鲤鱼的身体……

小金鱼愤怒极了,它用身体狠狠地撞击着身前的鱼缸,想从可恶的白猫手里,救走它最爱的王子。

可是它越是撞击,鱼缸外的白猫便会吃得越快。

小金鱼手足无措,它不知道自己此刻能做些什么……

眼见着白猫将自己的王子啃食地一干二净,鱼缸里的小金鱼终于愤怒地从鱼缸里猛地跳了出来,最终“啪”地落在透明的茶几之上。

白猫看着激动地小金鱼,眨着眼睛,打了一个大大地饱嗝。

小金鱼愤怒地扭动着身体,一点点地靠近身前的白猫。

白猫饶有兴致地看着小金鱼朝自己靠近,可当注意到小金鱼呼吸地有些怪异的时候,白猫还是连忙小心翼翼地将小金鱼送回到了鱼缸里。

接下来的日子里,白猫总是喜欢靠在小金鱼待的那个鱼缸旁,而小金鱼却始终双眼无神地看向空荡荡地阳台上。

终于有一天,鱼缸里的小金鱼翻了肚,毫无声息地在水里荡来荡去。

白猫知道,小金鱼大概是死了,可是这和前几日又有什么区别呢?

自从那条臭鲤鱼被自己吃掉,小金鱼大概就已经死了……

白猫很难过,可是它没有哭。

白猫很烦躁,可是这次它没有喵喵乱叫。

它沉默着蜷缩着自己的身体,在静静地等待,死亡将带给它的安宁……

然而这时,门外突然响起门把扭动的声音,白猫浑浊的视线里,似乎看到,妇人急匆匆跑来的身影……

真好啊,这个世界,还有主人念着我……

写了 14412 字,被 30 人关注
我属鱼,除了记性不太好,其他方面好的一批。 比如美貌,性格……再比如声音,才华……总之好得一批~ 另外,我十八,永远十八~ 切记:不要叫我阿姨!
48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