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集——琴师

发布 · 字数 3287 · 阅读 447 · 评论 40 · 喜欢 8

这一天,是十分重要的日子,是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时候,七月初七,鹊桥会。

宁夏城中,观月塔之上,有一名年轻人站在上面,一身白衣,身前摆放着一把古琴。

今年的七夕节,并不热闹,因为天公不作美,竟然下起了大雨,今年没有鹊桥了。年轻人,看着眼前的大雨,有些出神。

“周先生,今年七夕大雨,咱们这观月楼的表演也就散了,还请您多多担待一下。”年轻人的身后,一名管家打扮的人出现了,抱拳向着年轻人说到。

“又是一场七夕大雨啊,真是怀念啊,宋管事,有没有兴趣,听我讲一讲故事?”年轻人说到,发出来的竟然是女生的声音。

“周先生邀约,怎能不应呢,在下,叨扰了。”宋管事一抱拳,笑呵呵的答应了。

“坐吧。”青年人转过身来,坐了下来,将琴放在腿上,开始了讲述,“我曾经还有一个名字,叫周清玉,在宫内当着御用的乐师。”

周清玉曾经是一个宫内的御用乐师,也是一个奴隶。夏朝征战灭了一个强大的国家,魏朝。

周清玉便是一个被抓到夏朝的奴隶,在天牢之中,周清玉是一个另类,穿着白净的衣服,腰间别着一只笛子,手上与脚上都带着镣铐,不曾取下。

周清玉是在年末抓进来,在狱中过了一个新年,监狱外面,喜气洋洋,一片红火,在白色的衬托之下,分外扎眼,里面却是愁云惨淡,一片哀嚎。

周清玉脸上无悲无喜,望着窗外的景象,默默地出神着。

周清玉一直在牢狱之中呆着,像是被遗忘了一样,周边的牢狱之中,换了一波又一波的人了,自己还在牢房中呆着。

这一日,周清玉醒来了,被牢门打开的声音所惊动。

“终于来了吗?”周清玉在心中对着自己说。周清玉抬头望去,是一个同样穿着白色衣衫的男子。

“嚯,这牢里还有一个白面小生啊,腰间还挂着一把笛子,看来会音律,很好,我要了。来人啊,把钥匙拿来了。”那个男子看着躺着的周清玉,笑着说到。

“大人,这,这,怎么能行?”一狱卒在一旁纠结道。

“少废话,拿来!”白衣男子回头一瞪,那狱卒身体一震,有些不愿的从腰间取下钥匙,颤抖的递给白衣男子。

白衣一把抢下钥匙,弯下身子,拿着钥匙,为周清玉取下了身上的脚铐与手铐。

“很好,接下来你就是我的了。”白衣男子站直身子,将手上的钥匙与镣铐随便一丢。

周清玉有些发懵,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恍恍惚惚的跟着白衣人走了,一路上,听着白衣男子哼着一首不知道哪里的小调,他还没回过神来。

“怎么样,会哪种乐器?”周清玉听见他问道。

周清玉抬起头来,看向前面,这是一个库房,里面放着各种各样乐器,鼓,瑟,笙,箫 ,琴应有尽有。

“会琴。”周清玉答道。

“很好,过些时日你要替我去为一个人演奏一曲。”白衣男子笑着说到,“你现在手脚不便,就先去我那休息一会吧。”

周清玉看向自己的手腕,因为长期带着手铐,自己的手腕处已经磨破了皮,最后取下手铐的时候,还是擦破了手,鲜血有些已经染在了衣服之上,可是,周清玉并没有感觉到疼。

“走吧。”白衣男子随意拿出一架琴,背在背上,继续带着周清玉走了起来。

夜晚,房内点燃着油灯,周清玉躺在床上,手脚之上缠着纱布。白衣男子一手端着粥,一只手在不断在搅动着,然后,喂周清玉吃下粥,手法十分娴熟。

今夜就这样过去了,周清玉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终于出来了,只要我没有死去,我一定会我为你报仇的。”

“想什么呢,快睡吧。”白衣男子轻抚着周清玉的额头,然后,吹灭了油灯,伏下身子,轻声说到,“快睡吧。”

之后,白衣男子便是离去了。只有每天的晚上,才是再度出现,喂周清玉吃粥,坐在他的旁边,等周清玉睡着。

白天,周清玉的身旁只有一把桐木琴陪着,周清玉有时轻轻的抚摸着琴,脑海之中,却是自己被抓时的景象。

当时,周围都是火焰,哭喊声,怒骂声,马蹄声,所有声音混杂在一起,闯进周清玉的脑海之中,这让周清玉有些迷茫以及害怕了,在牢狱之中,周清玉也在回忆着这些画面,但是只是麻木,现在不一样了,周清玉感到了愤怒,他想要复仇,向夏王复仇。

当周清玉的伤好了之后,白衣男子没有在来过了,只有着一把桐木琴在身旁陪伴着。

这一晚,周清玉有些不习惯了,自己的身边头一次没有那个白色的身影,也没有了那段熟悉的歌谣。

周清玉吹灭了油灯,自己哼起了那段已经十分熟悉的歌谣,渐渐地睡熟了。

在之后,周清玉出现在了大殿之上,因为,他要为夏王演奏一曲。

周清玉看着夏王的一瞬间,便是愤怒之上心头,可是当夏王说话的一瞬间,那股威严的气势,使得周清玉怯懦了,看着夏王,没有了复仇的勇气。

周清玉双手放在了琴上,使得自己冷静下来,双手慢慢的弹奏着,周清玉弹着弹着,愈发忘我,一曲终了,绕梁不绝。

周清玉被夏王赏识,成为了御用的乐师,专门为夏王弹琴。

成为了御用乐师之后,周清玉见白衣男子的面更少了,他总是偶尔的出现一两次,就是站在门外,静静地听着周清玉弹琴。

这一天,又要周清玉来大殿弹琴了,这一次是夏王的五十大寿,不知不觉,周清玉已经在宫中呆了三年了。

周清玉轻手波动琴弦,慢慢悠悠的弹奏着,弹着弹着,他再一次的见到了那个白衣男子。

他坐在最后面,玩世不恭的看着大殿之中发生的一切,嘴角微微上扬,就如同,当初刚见面一般。

一曲终了,周清玉下了台,找到一旁的宫女问道,“那个坐在最后一直笑的白衣是谁啊?”

“那个啊,那个是陛下的八儿子,当今的八皇子,名叫夏糜,喜欢玩乐,最不受陛下喜欢了。”宫女顺着周清玉说的方向看去,看清人后,向着周清玉说到。

“明白了。”周清玉对着宫女说到,转身出了大殿。

之后的很久,周清玉都没有见到夏糜了,但是问一下宫内的太监与宫女,都说夏糜这几日,天天跑向了皇帝的御书房。

七夕前日,夏糜突然跑了过来,对着周清玉说到,“皇帝允许你出宫游玩了,今晚就是七夕鹊桥会了,我们出去玩吧。”

“你跑几次皇帝那,就是为了这件事?”周清玉有些愣神?

“不然呢,你以为我去找皇帝干什么?”夏糜反问道。

“走吧。”夏糜拉起了周清玉,向着宫外的方向跑去。

夏王突然出现在了周清玉的房间,看着远去的两人,轻声说到,“希望你不要骗我啊,清玉。”

七夕夜,游龙塔,这是皇城之内最高的一座建筑了,是皇帝花了半年,才建成的塔。

“今天不应该出来的。”周清玉坐在塔的最高层,可以俯视半个皇城。

“你懂什么,这里可是观鹊桥最好的位置。”夏糜反驳道。

“那一会儿,你不要进来。”周清玉坐在房间内,不动如山。

天公不作美,七夕这天竟然下起了大雨,街上原本准备出来的行人,纷纷关上了家门,鹊桥会泡汤了。

“开门,让我进去。”夏糜被这场雨打的措手不及,反身准备进入室内之时,不知什么时候,门被周清玉锁了起来。

周清玉对于夏糜的叫喊充耳不闻,双手开始弹起琴来,琴声飘飘扬扬,似乎也被街上的人家听见。

街上亮起了灯光,有的人家阖家团圆,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举案齐眉,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

夏糜穿上了不知什么时候放在,门外的一件蓑衣,坐在了窗户之上,静静地听着周清玉弹琴。

夏糜听到了动情处,一只手挽起,似一只蝴蝶一般,在空中飞舞盘旋。

周清玉自己也是思绪万千,或许,这样的生活也不错,放下仇恨,反正自己也斗不过以为帝王,自己只是一个……琴师而已。

突然,一只“蝴蝶”停在了周清玉的眉头之上,打断了周清玉的思绪,也打断了周清玉的琴声。

“清玉,下次记得关窗。”是夏糜,从窗户之中,翻了进来。夏糜的身上还穿着那件蓑衣,蓑衣上的水,打湿了周清玉的衣服。

“离我远点。”周清玉冷声道,但是,面色却渐渐红了起来。

当夜,两人破天荒的睡在了一起,游龙塔之内,竟只有一间睡房。

两个人并排躺在一起,夏糜轻轻一吹,油灯熄灭了,房间之内,顿时黑暗了下来,周清玉不自觉的往夏糜的身边靠了靠。

夏糜没有说什么,反手抱住了周清玉,周清玉也没有挣扎,就那样闭上了眼睛,安心的睡了起来。

七夕过后,夏糜依旧是常常往着皇帝身边跑去,只是之后,便是来到了周清玉的房间。

很快,到了冬至日,皇帝召见了周清玉,在御书房之内,皇帝与周清玉谈了很久。

周清玉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一直站在书房外的夏糜见到周清玉出来,连忙迎上。

“陛下和你说什么?”夏糜赶紧问道。

周清玉神色异样的看了看夏糜,开口说道,“陛下,允许我会故地了,但是什么都不能带,除了那把琴。”

夏糜张了张嘴,最后说到,“恭喜啊。”

周清玉背着那把已经陪了他好久的桐木琴,一步一回头的走在宫中的路上。夏糜一直站在周清玉的背后,注视着他,看着周清玉慢慢走远。嘴中又哼起了那只小调,只不过,其中的梗咽声连已经走远的周清玉都听见了。

周清玉出了宫中,夏王也是突然出现在了夏糜的背后,“周清玉,我按照约定放了你的妹妹,你答应我的也要做到啊。”

“我会的,陛下,夏糜和魏朝的余孽会消失的。”夏糜依旧看着前方,嘴中回答道。

故事讲到一半的时候,周先生便是弹起了琴,故事之中夹杂着琴声,使得琴声的感染力更加的强。

“周先生,小人问一句,那日御书房内,皇帝与那周清玉讲了什么?”宋管事开口道。

那日,皇帝与周清玉坦诚相待,夏王坐在书桌后面,书桌之上,放着一把剑。

“我知道你是魏朝的余孽,也不叫周清玉,那是你哥哥的名字,你叫周青雀,是个公主,可是,你的名字一直不在族谱之中,所以我才放你在牢里呆着。”

夏王看着周清玉说到,“你的哥哥想要我放了你,你又是有想杀我的想法,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拿起这把刀,要么我死,要么你们死,退出这扇门,你活,你哥活。”

周清玉一下子愣在原地,眼神恍惚,一下子看着桌上的刀,一下子看看夏王,站在原地没有反应。

夏王等了她好久,她都没有动作,夏王冷笑一声,“出去吧,今日就出宫,带上那把琴,不要再用周清玉的名字了。”

“敢问周先生名讳?”宋管事猜到了什么。

“周青雀。”周青雀答道,说完,背上了琴,走下了观月塔,“今日多加叨扰了。”

写了 68801 字,被 20 人关注
40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