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至潇湘

发布 · 字数 1948 · 阅读 62 · 评论 3 · 喜欢 0

      “喂,我说,蒋岚姐你们快点啊,前面就是湖南了,哈哈哈,一想到热干面我就流口水啊。”我们走了很久,来到了一处葱郁的郊外,我探查到终于到了湖南。 

  
  “你个笨蛋,热干面湖北的,早就跟你说坐飞机去了,你偏要走着去,北京到湖南一千七百多公里啊,整整一个十七天我都要累死了。”
  
  “啊,湖北的,哈哈。”
  
  “回答我后面的问题!”
  
  “额,那个啊,蒋岚姐,这是你修行的一部分啊,修行修行,不步行怎么修啊,这是你踏入这条道的必经之路。”
  
  “我才不信,宜叔你说。”她白了我一眼然后转向了宜叔。
  
  宜叔捋了捋胡子(哦前面忘说了宜叔有留胡子还有点长足有半尺)用慈父般的眼神看着蒋岚。
  
  “小岚啊,这修道之人修行大体分为五个阶段,分别是锻体、练气、镇魂、幻虚、飞升,每个阶段的突破都是对天地灵气掌控的质变,我当年修习上古炼魂邪术直接跳过了锻体期转而练气,但我最终的修为也只能停留在镇魂期,在我以此法作为修行基础之时便已注定,无论日后修炼任何功法都无济于事;秦放,现在已达练气巅峰,修为要略高我一筹,而小岚你,连锻体期都没接触到,只能算是个普通人,你还要继续刻苦修行啊。”
  
  “啊,原来我连锻体都算不上啊。”蒋岚有些失望的望着天空。
  
  可又立马放下了头张大嘴巴。
  
  “不对啊宜叔,如果我连锻体期都达不到现在不就是个普通人吗,那我是怎么跟上你们日行一百多公里的速度的?”
  
  “哈哈,蒋岚姐这你得好好谢谢我啦,要不是我给你画了个神行符你早就被我们甩了。”我得意的望着她微笑,露出我那口烤瓷般的白牙。
  
  “啊——你个秦放,谁稀罕你的符啊,搞清楚是你要跟着我和宜叔的,装什么装!”蒋岚姐大叫起来用手指着我。
  
  “嘻嘻,那,我把符咒收了?”
  
  “滚!”
  
  好家伙,她上来就是一耳光,虽然这种程度我感觉不到痛,可是,很丢面子的好吗。
  
  “哎,你别打我啊蒋岚姐。”
  
  “我就打你!”
  
  “你再打我,我就叫你老婆。”
  
  “你敢。”
  
  “老婆老婆老婆老婆……”
  
  “啊,我打死你,秦放你个流氓!”
  
  整个过程宜叔就静静地看着我们一言不发,而最后那会儿。
  
  “啊,这俩孩子,哈哈。”
  
  ……
  
  不知不觉我们又走到了长沙这个现代化的大城市,此时我和蒋岚姐都饿的快不行了,一进城就迫不及待的就往饭馆冲。
  
  “老板一盘青椒土豆丝,两碗米饭,一杯清茶,麻烦了。”不同的时间与地点我又一次开口说出同样的话,而这些也似乎成了我的标配。
  
  “我和他一样。”宜叔要和我吃一样的,不要吧,压力山大啊。
  
  “我要吃红烧肉、鱼香肉丝、辣子鸡、酱板鸭、剁椒鱼头还有口味虾,还要一杯橙汁。”蒋岚姐拿起菜单一顿突突,点的还都是荤菜。
  
  “哎呀,蒋岚姐你点那么多吃的完吗,还都是荤菜,我和宜叔可不吃,修行应该吃些清淡的素菜。”
  
  “要你管,我都啃了十七天的馒头了,想想都吐了,我就要吃肉,耶稣也拦不住我,我说的!”没错,她又白了我一眼,还摆出了不可一世的架子。
  
  这下我可就忍不住要损她两句啦。
  
  “唉,有些人啊,就是禁不住凡尘俗世的诱惑,还要修道。”
  
  “要你管,没力气怎么修行,我…我吃完这顿就清修。”哟,果然,蒋岚姐拿出了减肥的标准句式造句。
  
  宜叔嘛,就坐在一边望着我俩默默的笑。
  
  菜一会儿就上来了,我和宜叔吃着土豆丝,看着蒋岚姐满嘴滋油。
  
  “哎呀,这红烧肉怎么这么香啊,就是有些人想吃吃不到啊,奥(蒋岚姐往嘴里塞红烧肉的声音,下同),好好吃啊。”她夹起一块儿红烧肉伸到我面前然后缩回去,喂进了嘴里。
  
  “谁说我想吃啊,我是一心向道。”
  
  “我有说你吗,自己承认了吧,还狡辩,奥,好吃。”她故意露出一副很享受的表情引诱我。
  
  “你——不和你争论,心中清,人自清。”
  
  “哼,略略略。”
  
  我们吃得正开心,但就是这时候,饭店里进来了一个,同行。
  
  只见那人顶结发髻,蓄髯半尺,灰白点缀其间,似有仙风道骨气,却显贼眉鼠眼身,着一袭灰色道袍,手执麈(zhu三声)尾拂尘走入屋来。
  
  “小陈儿啊,给贫道上一壶花雕酒,一盘儿红烧肉,还有半只酱鸭。”
  
  “你看,那个道士就能喝酒吃肉,还说我,略略略。”蒋岚姐听到了动静抬头望了一下。
  
  “哟,道长您来了,请上座,您稍等一会儿,马上来。”一个服务员立马跑去迎接。
  
  那道人即入座于旁桌,而我默默的注视着他。
  
  “怎么样,看出来了吗?”
  
  “乍一看像是我们茅山一派,仔细瞧瞧却又像是崂山派的。”
  
  “哦,你们茅山与崂山派很是相似?”
  
  “嗯,我……”
  
  “喂,秦放你和宜叔说什么呢!”
  
  蒋岚突然抬头吼出一声,瞪大眼睛望着我们。
  
  “额,啊,虚——”
  
  “到底是什么,神神秘秘的。”
  
  我伸出手指着那道人的方向。
  
  “额,那个吃肉的道士,怎么了?”
  
  “我们刚刚……”
  
  “哇哦,我知道了,你们是不是准备揍那道士一顿,就因为他喝酒吃肉不守清规,所以你们看他不爽,对不对,对不对,哈哈肯定是这样,嘻嘻嘻,一定是秦放你提出来的,你看我吃肉不爽,又不敢打我,就想找着另外找个人出气,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啦,啦啦啦。”蒋岚满嘴肥油,她瞪大眼睛不时舔着嘴唇发出一阵阵坏笑,第一次见他时的淑女情态再也不复存在,像是个傻乐的二愣子,充斥着愚蠢。
  
  我望着她顿时无语了,我面前这个满嘴肥油的傻女人还是我之前救的小二姐姐吗?“果然,女人太擅长隐藏了,阴谋,阴谋,这一切都是阴谋,我居然许诺要娶了她,看来这一辈子是栽在她手里了。”
  
  “喂,说话呀秦放,发呆算是什么意思,不回答我是不是还想吃我的如来神掌,嘻嘻嘻。”蒋岚姐摩拳擦掌的对我坏笑着。
  
  “啊,不是不是,我告诉你,你把耳朵凑过来。”
  
  我胡乱的编了一大堆谎话可以说是破绽百出,但现在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我未来的老婆是个大傻纸(zhi一声)。
  
  我目光呆滞地再次坐好,而蒋岚姐则继续她的满嘴流油。
  
  “奥,好好吃啊——”
  
  这时宜叔突然拍了拍我了肩膀。
  
  “秦放啊,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哈哈。”
  
  宜叔那礼貌而又不失尴尬的两声“哈哈”让我彻底绝望,妈的,这一切都是阴谋,阴谋!
  
  但很快我便平复了心情,我起身向那道人走去。
  
  “小陈儿啊,我说我的菜怎么还没来啊?”
  
  ……  

写了 19021 字,被 5 人关注
3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