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老君赐职‘度道人’

发布 · 字数 1633 · 阅读 60 · 评论 5 · 喜欢 0

       “秦放,你现在什么都知道了,我一早就知道你是个修士,带你回来是因为觉得很善良,我的一切都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你现在击败了宜叔,而我又不会道术,这幅八卦太极图就是《渡仙图》想拿走吗?”蒋岚对我坦然说道。


  “不……”


  “如你所愿。”他迅速把《渡仙图》丢给了我。


  “诶,不是,我说不要了,我不是为了你的这什么《渡仙图》,我现在只想娶你,嫁给我吧,媳妇。”


  “不准叫我媳妇!”


  “老婆!”


  “哼,不可理喻!”


  “诶,蒋岚姐,不叫你老婆好了吧,你别走啊,别走啊。”


  蒋岚姐气愤的走了,我在后面叫喊着。


  “等等,我怎么有些头晕啊?”我突然感觉头晕目眩的。


  我倒在了地上缓缓的沉睡下去……


  我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地方缭绕着浓浓的白烟,朦胧着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我四处张望着隐约看见一个人影向我走来,一个为浓烟笼罩的身影。


  人影渐渐地近了,是一个老者,长须飘飘,眉毛像是秋日的晨霜,顶结发髻,头上就像尘封的马卡鲁峰。


  他慢慢的走到我身前,在还有两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秦放?”


  老者喊出了我的名字。


  “您是?”我诧异的问道。


  “我等你很久了。”他注视着我。


  “嗯?”


  “吾乃太上无极道祖,此处乃是仙界,你偶得《渡仙图》因而到此。”


  “您是神仙,这里是仙界,《渡仙图》带我来的?”我更加疑惑。


  突然想到之前,“那朱宜也经常来这儿?”


  “不。”


  “怎么可能,他都在《渡仙图》里修行了整整十五年。”


  “万事皆缘起,无缘何自发。他既与我无缘便不会到此见我,十五年于仙而言又何其短暂。”


  “那我与您有缘?”


  “然也。”


  “您是要赐我一场大造化,还是神级功法?”我心中的暗暗狂喜,遇到了神仙看来我的造化来了。


  “我在下界差一个‘度道人’,你可愿拜入我门下?”神仙又开口问我。


  “什么是‘度道人’?”


  “还有,我已经拜入茅山派门下成了第六十三代传人,虽然您是神仙不过我已经有了师傅不能再拜您了。”


  我想到自己已是茅山传人,便想推辞。


  “你这蠢货,到底是不是道家弟子!”他面露愠色,声音有些尖锐。


  我听了他的话,感到无语心里暗暗想到。


  “这老家伙真是神仙吗?”


  他见我不说话又装作严肃的样子。


  “咳咳,那茅山派是吾弟子三茅真君所创,吾乃道祖,人界道修始祖,如此说来你亦是我的传人。”


  “这样也不太好吧,您是老祖宗一下越那么多辈,我不是越级上任吗。”


  “真是气死老夫了,我说行就行,别废话了,上前听封!”


  “啊…,是秦放听封!”我吓得赶忙上前跪下。


  “吾太上无极道祖,今日封凡子秦放任下界‘度道人’之职,掌世间尘缘聚散,游凡界万水千山,度修士迷途归返,承天道度己超凡。”


  “今赐‘度道人’秦放‘红尘剑’一柄,斩断世间烦愁孤苦,‘渡仙图’一幅接连仙界互通有无,‘怀元戒’一枚接纳凡界污浊秽扬。”


  “秦放,您今后定要力尽‘度道人’之责。”


  “秦放定谨遵师尊教诲,度尘世无常。”


  “嗯,你也该醒了,小秦啊有缘再见。”


  “记住啊,随心而行。”


  ……


  “哎,师傅,您还没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啊……”


 秦放惊醒过来,我躺在地上怀里抱着《渡仙图》,左手上多了两枚戒指,一枚在食指上,一枚在中指,此时已是第二天早晨。


  “随心而行?”


  ……


  我立马跑去找蒋岚姐,看见她正在翻阅一个笔记本。


  “蒋岚姐,你真的不愿嫁给我吗?”


  她转过头来撇着嘴生气地望着我。


  “谁愿意啊,那都是你一厢情愿!”


  我微笑着缓缓开口,并没有将去到仙界的事告知她。


  “我准备要走了。”


  “蒋岚姐你在这里住多久了?”


  “二十三年。”


  “想过离开这里吗?”


  他立刻回答了我。


  “想过,这里已经没有我留恋的的东西了,昨天还把工作丢了,我想我父亲了,我要学道术,想带着宜叔沿着我父亲走过的地方一路修行继续他未做完的事,你要走正好,我们也准备今天就出发。”


  “哎呀,那太好了,我还没想过要去哪里呢,不如跟着你们去,我保护你们。”我高兴地跳了起来。


  “谁要你保护,我是去修行不是去旅游!”


  “那你不是要学道术吗,我教你啊,哈哈。”


  “谁要你教。”


  “你不会打算跟姓朱的学邪术吧,可千万不能啊。”


  “谁跟你说宜叔的道术是邪术了?”


  “夺人性命,以魂为介,度己修行,不是邪术是什么。”我表情严肃地说道。


  “宜叔已经十五年没修炼过从前的功法了,十五年前他就已经领悟到了自己的道,以魂修道修的是至纯之道,怎么会是邪道呢?”蒋岚缓缓开口。


  “那你真准备要宜叔教你?”


  “谁跟你说我要学宜叔了。”


  “那你怎么办,自己悟道?”


  “虽说修道这事重在自我领悟,可你现在除了知道你父亲说给你的那些理论,连基本的聚炁都不会,根本无法与天地建立联系,你要怎么悟道?”


  “我有父亲留下的手记。”她举起那本笔记。


  “可……”


  “好了,不要来烦我啦,我不需要你教。”蒋岚转过身去继续翻阅着笔记


  “那我能和你们一起走吗,毕竟我现在有《渡仙图》了。”


  “你以为拥有《渡仙图》很好吗?”


  “我可以一起走吗?”


  “看来是躲不过了,反正我们又打不过你,要跟着我们你就跟吧。”


  “对了,为什么想跟着我们?”


  “为了保护你啊。”


  “呵,别贫了,说真的。”


  “都说了是想保护你啊,说不定哪次你感动了,就嫁给我啦,哈哈。”


  ……


写了 19021 字,被 5 人关注
5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