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炼魂邪修

发布 · 字数 1737 · 阅读 69 · 评论 4 · 喜欢 0

这个世界自诞生以来,万物生灵对极致大道的追求便一直存在。


   ——古之智者


  一道刺眼的强光朝我们照了过来。


  “恁们几个,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做啥子!”


  是个保安。


  “保安小哥,你过来一下,卧槽!”


  叫他过来,但仔细一看他竟然穿着羽绒服,太夸张了吧。


  “干哈,干哈,恁们莫是贼吧?”


  “就算恁们是贼这地方就一破医院也没啥好偷,关键是还邪乎的很,一到十二点钟就木人敢留下了,恁们还是快走吧。”


  操着一口不属于这里的地道的河南方言保安小哥劝说着我们离开。


  “啊…嚏…”


  “额去,这可真冷!”


  无情的晚风为了衬托星光点点的寒空总是不停的一阵阵挂着,保安小哥禁不住寒冷打出个响亮的喷嚏。


  “哎,额说,恁们怎么还不走真还准备在这儿偷东西哩,额跟你说,额可是练过滴。”


  保安小哥又催促着我们离开,摆出功夫的架势来了一招“白鹤亮翅”!


  他把手电开到了最大,照在我的身上。


  “额去,恁个八五孙儿,还穿个半截儿袖,恁就不怕冷?”


  我身上还穿着蒋岚姐给我买的那件T恤,修行多年觉得这点寒风还真没感觉。


  他将手电移了移,又照在了李山海身上。


  “哎呀,还有个道长!”


  “正好,道长恁跟他说,这地方待不得啊,带他赶快离开!”


  李山海扬了扬拂尘跟他贫了起来。


  “这位施主,你既在此为何劝我等离开?”


  “哎呀,道长,恁别开玩笑了,恁是修道之人还不知道这地方待不得吗?”


  “那是施主为何不离去?”


  “额还不是为了额爹,他现在还在另一家医院躺着哩,还下不得地,就等着钱去做手术,这地方给额三百块钱工钱从晚上六点守到十二点,十二点一到额也得走,这里可是警察都不敢待久了,恁们还是快走吧。”


  保安有些害怕很是担心我们恳求着我们离开。


  “这,秦道长您说怎么办?”李山海问我,显然他不想为难这个保安。


  “这么办。”


  “草木幻障!”


  我催动幻术隐匿身形,我们几人顿时无影无踪。


  这下保安可是吓坏了,不管不顾一溜烟跑了。


  “额滴亲娘咧,鬼啊,鬼啊,真滴有鬼!”


  等他跑远了我便收了幻术,这点儿伎俩可不会方便今晚,遇到真正的修道之人大老远就能嗅到这股灵力波动。


  这场闹剧没能造成太大影响,我们依旧继续着,开始隐藏自己微弱的气息。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整整半个时辰我们一直没能察觉到一丝异样,我开始怀疑自己和宜叔的判断是否出错,是不是李山海故意撒谎。


  子时将近,周围的阴气越来越浓重因为是中原节的缘故所以怨气也十分的重。


  “宜叔,您觉得他真的会来吗?”


  “肯定会来,如果错过了今天他将再等上六十年。”


  “不过是六十年对于修道者来说那仅仅是一个甲子而已。”


  “不,那是对于普通修道者,对于我们炼魂修道之人因为积累的怨气太多我们若是熬不过天劫甚至没有普通人长寿,六十年,那便是一辈子。”


  我并不是十分惊讶,之前在茅山的时候师傅曾给我讲过,炼魂修邪之人破逆天道,聚魂纳己,枉顾轮回,必遭天劫,在修道之人中不得长生,但我并没有想到竟只会有六十年阳寿。


  李山海也显得非常惊讶,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宜叔是个魂修。


  他并没有多问我也继续盯着前方,但我突然感觉手上的怀元戒发出一丝微弱的灵气波动。


  “他来了,做好准备,你们不是魂修感觉不到。”宜叔突然开口警戒我们。


  话音刚落,周遭的阴气猛然开始成倍地增加!


  “快,进到医院里去!”


  宜叔大喊到,不顾一切冲进了医院大门。


  我和李山海赶忙跟了过去,但在进门的那一瞬间却没有看到宜叔的身影。

  

老式的复古医院撑着四根顶梁的柱子,里面的阴气比外面重了大半,若是普通人进来,待上半会儿便会要了性命。


  “李道长,我们遇到硬茬了,你且小心。”我警告着李山海又从怀元戒中拿出了阴阳罗盘开始探测周围动向。


  “秦道长,他来了!”


  一股强大的威压降临,我们赶忙运气抵挡。


  “他来了!”


  殷红的鲜血如浪般涌了进来,先是逆流而上然后在空中朝向我们倾覆下来!


  “幻木移踪!”


  我催动法诀带着李山海躲过了那次冲击跳跃到大厅的柱子上,我们的下方已成为一片血海。


  “李道长,我们分开与他周旋!”


  “好!”


  血海中慢慢升起一个人影,此人便是这里最重的阴气,但我却察觉不到过多的怨气。


  他的身体突然燃起了火焰,一种诡异的暗紫色火焰随着弥漫的阴气点燃了整片血海。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种火焰是什么,但如果蒋岚在这儿她一定认得。


  “秦道长,此人行运火之道,且让贫道灭了他的邪火。”李山海喊道。


  “御坎·驰浪袭!”


  李山海催动法诀,拂尘一扫运气而发,瞬发滔天巨浪奔涌而去,这一招虽不比他对付我时的海山诀但属性专一不可小觑。


  那人引导周身邪火汇聚身前凝成一道弧形火焰迎了上去。


  巨浪被登时破开,那道火弧也在浪中散成万道火箭朝李山海飞去。


  李山海赶忙躲闪,避开不少但还是被数道击中。


  此人实力十分恐怖,火天生受制于水,而他却能轻松化解李山海的攻势,以火破水乃是纯粹的碾压。


  “啊……!”李山海发出痛苦的嚎叫,被火焰击中他的感受犹如万蛊噬心,不慎松懈跌入了火海。


  我赶忙飞跃下去想要拉起他。


  “哈哈哈,蝉翼之障也敢阻我行事,不自量力!”


  空中传来轻蔑的笑声,鄙视着他周围的一切。


  “不,今天阻拦你的是这世间不屈的正道。”


  “愁剑·破尘!”


  ……

写了 19021 字,被 5 人关注
4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