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启示录《奇异录》——鱼殇人长(第一章)

发布 · 字数 4130 · 阅读 302 · 评论 22 · 喜欢 1

美丽永恒是无数女人渴求的,但是通过歪门邪道的方式来赖以维持,只会扭曲美丽的内涵所在,使人变得丑陋无比,最终害人终害己。
——邵家六少
(感谢小浪文编辑鱼小鱼的合作,出演本章主要女角色——“冰海公主”鱼小鱼)

       “我说你们夫妻俩做事情怎么不知道轻重呢?!你们要惩罚颜若琳,我不拦你们,但是起码跟我说一声啊——”


       “姐,如果跟你说了,那我们想惩罚颜若琳还有可能成功吗?”


       “你以为就你自己想教训她?我也想,但是我找不到方法啊……”


       “那所以嘛,索性就让姐你不知道这次的事情,这样——就算再怎么查也查不到你的头上,不就没事了吗……”


       “你怎么这么单纯呢?家里能够通神问鬼的人你以为很多啊,看你肯定不是,那查着查着不就查到红吟身上了吗?”


       九重山连续好几天的雨季总算是过去了,这个时候也是九重山开始迎接客人的时候了,就在雨季过后的第一天,邵红吟的家里就来了客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向玉林的妻子——叶清梓觉。因为在上次处理寸冰心的实践之中,邵红吟取走了一撮带有寸冰心怨念的头发留在了向家大宅,冤有头债有主,寸冰心的这股怨念自然时时地缠着颜若琳,让她不得安宁。但是自从叶清梓觉开始念起佛经的时候,寸冰心的怨念才开始不再烦扰颜若琳,但是一旦停止,这股怨念便会再次作怪。就这样,为了让寸冰心的怨念能够完全消失,叶清梓觉拉着颜若琳念了差不多一年的佛经,最后才消停下来。叶清梓觉也是一个非常有心眼的人,她相信邵红吟做事肯定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寸冰心还纠缠着自己的“家人”,一定是有人有意而为之,果不其然,在颜若琳的房间找出了被符纸缠绕的头发。


       这不,雨季一过,马上找上门来了,这才发生了若水芙蓉和叶清梓觉的争吵。邵红吟自然不可能呆在旁边做吃瓜群众的,而是给两个人一个端上了玫瑰花冰沙,一个则是端上了绿豆粥。


       这个绿豆粥的做法和一般的绿豆粥不同,使用的材料只有纯绿豆,首先将绿豆用溢过面的水将绿豆煮软,最后换一锅水将其煮成豆子软、水沙绿的状态就可以了。在降温的时候放上一点冰糖,微微清甜带着清爽,很是适合孕妇解暑。


解除了寸冰心在叶清梓觉上下的禁制,叶清梓觉便检查出了已经有了身孕,但是却还是陪着颜若琳念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的佛经,真是苦了她了。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吵了,来……吃点东西。”邵红吟将好吃的放在二人面前,争吵才停了下来,先是招呼着自己的妻子坐下来,随后扶着叶清梓觉坐下:“姐,你先做下来,有身孕呢……你消消气。”


       二女端起自己的甜品吃了起来,看着二人都没有继续争论下去的意思,自己则发言说道:“姐,其实这件事情你还真怪不了芙蓉,毕竟这是我做的。”


       “我知道是你做的,但是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不先告诉我就先斩后奏呢?”叶清梓觉问道。


       “姐,你摸着自己的心里回答我,如果我真要惩罚颜若琳,你会不会阻止我,甚至不到惩罚时间你就肯定会心软——那样的话,我设下这个惩罚还有什么意义吗?”邵红吟这番来自心底里的提问,让叶清梓觉瞬间无话可说,叶清梓觉很多时候都可以狠心,唯独对自己的“家人”却是例外。看着叶清梓觉的满脸的担忧,邵红吟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个家庭实在是太特殊了。


       不过仔细看了看叶清梓觉的脸,邵红吟却看到叶清梓觉的脸上有一丝丝妖怪的气息,不过非常的浅。收掉特殊的视觉方式,这才发现叶清梓觉脸上涂抹着淡淡的护理霜,邵红吟感觉非常奇怪,于是便问道:“姐,你这面霜是从哪里来的?”


       “哦,你说这个面霜啊……”说到这里,叶清梓觉取出身上手提包之中的一个蓝色琉璃瓶装的面霜,伸手向若水芙蓉,说道:“弟妹,这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东西啊?”若水芙蓉接过这个面霜,打开看了看是棕黄色的面霜,带着阵阵清香。


       “呜……”这个时候,邵红吟突然捂住自己的口袋,他感觉到大腿上像是被火焰一般的燃烧,在自己的口袋稍稍摸索一番,竟然取出了之前的那枚奇异的蓝色扇形水晶?!而且更加引人注意的是……这块蓝色的水晶竟然发出了红色的光芒,对着若水芙蓉手中的面霜,水晶的红光更加耀眼了。难道……这个面霜和这个水晶有什么分不开的关系吗?


       从妻子手中接过递来的清水,邵红吟将其快速烧开之后,放入香木、鲜花、泥土、玉石和一块黄金,一番搅拌之后,用这特殊的水给叶清梓觉擦脸,不一会,叶清梓觉的脸上瞬间起了一道皮,邵红吟取来一把特殊的美容刀,沿着边轻轻划开这道皮,随后像撕面膜一般地将这张皮撕了下来。奇迹的事情瞬间发生了,纵使有着不亚于二十多岁女子容颜的叶清梓觉,但是撕下这个“脸皮”之后,容貌竟然出现了瞬间回到了仿若十八一般妙龄年华的时期。取过镜子,叶清梓觉和若水芙蓉异口同声道:“我是不是在做梦?”


       邵红吟拿起这个面霜,用银针细细地沾了一点,随后涂抹在餐巾纸上,待面霜稍稍干了,轻拍餐巾纸,面霜上竟然掉落了白色的颗粒。邵红吟伸出手沾了沾,放入嘴中,一股咸鲜味道瞬间涌了上来。取来红酒,在餐巾纸沾有面霜的部分滴了几滴红酒,透过阳光,邵红吟看到了许多善良的光芒,仿若银河的星辰一般。


餐巾纸脱手,邵红吟整个人失落万分,看着那么面霜,眼神之中复杂万分,随后一拳击碎了那瓶无辜的红酒,怒吼道:“真是作孽啊!”


       “弟弟……”


       “老公……”


       叶清梓觉和若水芙蓉都下了一大跳,她们不知道为什么邵红吟突然瞬间情绪失控,不过看着那盒面霜,叶清梓觉又想到刚才邵红吟的模样,估计和这个玩意脱不了干系。叶清梓觉走上前问道:“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邵红吟取出那个扇形水晶,将其放在桌子上,但是稍稍一靠近那盒面霜,扇形水晶就会闪耀起耀眼的光芒。叶清梓觉看了看,这个水晶相对于其他市场上的水晶来说,纯度、体形都高出几百倍,而且,这块水晶上的割痕是天然形成的,根本没有一点的人工痕迹。总结下来,这块水晶是极品中的极品。但是若水芙蓉可不懂这么多,透过水晶的光辉,若水芙蓉看出了这里面存在着妖怪的灵力,自己的丈夫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呢?


       “弟弟(老公),这个水晶你是从哪里弄来的?”二女齐声问道。


       邵红吟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你们都以为这是水晶,其实我告诉你们,这个——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水晶,但是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这是鱼鳞。”


       二女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邵红吟的回答。


       邵红吟拿起那块水晶说道:“异海生石,着附其物;纯若洁镜,透光类目——这个说的就是这个鱼鳞。这是人鱼的鱼鳞。”


       带着二女来到观景台,邵红吟指了指九重山周边无际的领土,说道:“九重山的领地虽然大多数归我管,但是周边存在着许多领地性非常强的妖怪,因为九重山被我治理得犹如天上人间,所以周边的这些妖怪也就认同了我在这九重山的地位。纷纷回归故土,只有生意往来、事件处理的时候,我们才会相互前往各自领地。不然,未经允许是绝对不能进去其他妖怪的地盘的。”


       邵红吟指了指那片后山的海洋:“这片海域,因为常年云雾缭绕,航船都会选择绕行这一片海域,所以这里的海产是丰富至极,因为只有九重山的居民们知道如何在这里行驶而不会迷路,因此这片海域有了‘云霄’之名,后来因为海水的颜色就像是冰蓝色的宝石,而且也却是有一些九重山的居民在这里捡到类似的水晶,这片海域也叫做云霄冰蓝海。然而这片海域下生活着一个妖怪大族——冰蓝人鱼族。”


       随后,邵红吟挽起自己的袖子和裤腿:“九重山那个时候还是荒山野乡,我不记得是第几次来到这里了,但是那个时候还是很小,特别喜欢游泳。年幼的我就私自下了云霄冰蓝海去游泳,那个时候也是什么都不懂,云霄冰蓝海会在每个季节的中期阶段出现大雾,我因为迷失了方向,游着游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远。我体力开始不支,更麻烦的——我的手脚被暗礁划伤了,再加上年纪还小,没过一会我就……沉入了海中。”


       二女听到这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难道面前说话的——是邵红吟的鬼魂吗?


       邵红吟再次看向水晶:“当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睡在一个螺蚌制作的大床,周边陆地皆是用珍珠铺路,身上盖着的、穿着的都是水草,但是却像穿着衣服一样非常温暖。住着的房子是珊瑚搭建的。就在我还非常奇怪的时候,有一个比我大一两岁的小姐姐出现在我面前,她脸若白玉一般,头发秀长在太阳对海洋的微弱光芒中透着青色,身上穿着雪白色的薄纱衣,头上的头饰是珊瑚,耳朵上挂着则是两只小章鱼挂着一对小海星……最重要的,则是她的下半身是一条冰蓝色的鱼尾巴。”


       听到这里,若水芙蓉的脸变得通红,小脸鼓了起来就像一只小青蛙。邵红吟知道妻子的性格,她最听不得丈夫详细地描述其他的女人了,邵红吟拉住妻子的手,接下来说的话有些为难:“其实当初,迎娶芙蓉的钱我根本拿不出来,家里我不想折腾,朋友兄弟我也不想人情,估计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就给今天面霜的事情埋下祸根了。”


       决定迎娶若水芙蓉的时候,虽然邵红吟的居所已经定在了九重山上,可是若水芙蓉那边的家人张口就是六十万的彩礼,邵红吟根本拿不出这笔钱。他得到了一张古方,这是一个养颜美容的配方,用的就是人鱼的血肉和滋养中药熬制成药膏,随后用适当的配比药材和清泉混合,先是去死皮,后再补容颜,效果非常的好。


       为了能有资本将自己喜欢的人娶回家,邵红吟违背良心,将那条人鱼的尸体做成了成套成套的化妆品,交给了向玉林和方云杰在国内国外销售。果然,奇方生奇药,奇售生奇财——果不其然,这一批化妆品赚得盆满钵盈。邵红吟并不是一个好财的人,从中取了八十万,原本剩下的要给两个兄弟做劳苦钱的,但是两个兄弟连恐带喝地说当入股钱,不然兄弟都没得当,邵红吟实在是没办法,只好答应了。


       六十万彩礼,二十万婚宴——最后才将这貌美如花的若水芙蓉赢取回家。


       但是这么做,也让这个人鱼事件必须要做完,而且就算是自己死了,后代也要继续完成。


       邵红吟举起这个鱼鳞说道:“当年,这个人鱼被人追杀,死在了九重山的海滩上……”随后取出一个试剂瓶,一个证物袋、一个鱼叉箭头、一个存储摄像头的硬盘和几份证人的口供:“这是当时我搜到的证据,有一男一女两个嫌疑人,我能肯定的是女的是主犯,男的是从犯。虽然猎杀人鱼放在普通人眼里也就是破坏稀有物种,有关系的话罚点钱也就了事了。但是他们猎杀的这个人鱼……可是非常不简单的。被猎杀的这条人鱼,就是这云霄冰蓝海里的冰蓝人鱼,而且还是冰蓝人鱼族的祖宗级别的人鱼,是救我的那个人鱼的外祖母,上两任冰蓝海王者的王后。”


       叶清梓觉和若水芙蓉面面相视,眼睛和嘴巴都快成一个形状、一个大小了。惹上了王族的人,那关系可是一层接一层的,弄不清楚可就麻烦大了。叶清梓觉先是站了起来,伸出手指又不敢指着邵红吟,说有找不出什么道理来,随后看向若水芙蓉,责备道:“你……妹妹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我这个弟弟离家之后可是孑然一身的,我们为什么给他弄这个九重山,就是为了不累着他!你们家到底想干什么?六十万?我出嫁的时候都没有那么多呢……你看看,现在弄了这个事情缠身,要是这个真凶一辈子抓不到——你知不知道会怎么样啊?!”


       若水芙蓉一脸的委屈,但是邵红吟这个时候却走了上来,将若水芙蓉搂在怀里,护短道:“姐姐,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说那么多干什么啊?!”


       “老公……”若水芙蓉委屈道,心里是有感动又难过,不过事已至此能怎么办呢?丈夫牺牲的一切,自己唯一能做的……


       叶清梓觉看着,怎么替邵红吟说话还里外不是人了?走上前不满道:“弟弟,我知道你爱芙蓉,可是你看看——这代价也太大了吧?!女人的身价和彩礼不是对等的,身价是要靠自己一点一点上来的,非要拿彩礼来定位女人的身价,那样的女人才是最不值得珍惜的。”


       “够了!”邵红吟一声大吼,立刻喝住了叶清梓觉,不用说也明白了,这邵红吟当初选择这条路就没想过要回头,就算撞了南墙也不后悔。再多说下去也无意义,反倒还会错。


       “咚咚咚……”突然,就在这个时候,邵红吟家的大门被人敲响,是谁会在此时此刻造访九重山呢?

写了 98852 字,被 25 人关注
听故事,讲故事,更加喜欢写故事,我是邵家六少,一个和“故事”难舍难分的人。
22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