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启示录《奇异录》——鱼殇人长(第二章)

发布 · 字数 3571 · 阅读 259 · 评论 15 · 喜欢 1

美丽永恒是无数女人渴求的,但是通过歪门邪道的方式来赖以维持,只会扭曲美丽的内涵所在,使人变得丑陋无比,最终害人终害己。
——邵家六少
(感谢小浪文编辑鱼小鱼的合作,出演本章主要女角色——“冰海公主”鱼小鱼)
(感谢小浪文作者墨淬琉桦的合作,出演本章主要角色——“九重山老师”首席弟子——墨初白)

       “去开门……”邵红吟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背部,若水芙蓉就像是出巢的小鸟似的,一离开的邵红吟的怀抱就跑的飞快,很快来到大门前。

 
       打开大门,面前来的是一个十八到二十岁差不多的年轻少年,整齐的平刘海显得非常朝阳,但是身上的土黄色皮夹克、白色领巾、蓝色牛仔裤和运动皮靴使得他容易和西部的牛仔联想到一起。一看到开门的人是若水芙蓉,少年很是热情地鞠躬道:“师娘。” 


       “初白?你怎么来九重山了?”若水芙蓉看到面前的少年非常惊讶,为什么呢?面前的少年是邵红吟在东南外国语大学的学生,也是邵红吟亲手带的学生,算是关门弟子。虽然是语言、文学和灵学专业,但是墨初白这个学生算是跟着邵红吟这个老师处理过许许多多的事件。但是墨初白却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老师住在哪里。 


       “师娘,你和老师在一起吗?”墨初白问道。 


       “当然在了,没想到你这个小子竟然能够找到九重山这个地方来,进来进来……” 


       邵红吟在九重山的住所让墨初白大吃一惊,这是一个现代与古代相互结结合的房子,有古代的韵雅,有现代的奢华,墨初白这才明白自己的老师外敛内华还真的不是装出来的,生活的环境都是如此,人还能不是如此吗? 


       邵红吟看到墨初白说道:“初白,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老师,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今天咱们班的人都来到九重山附近的果园里郊游,看到不少的村民往附近的海滩边聚集,而且口里还说着‘水晶’、‘宝石’的话,有人说起了您和师娘的名字,我就顺着他们的指引来找你了。” 


       “啪!”邵红吟听到这里感觉到非常不对,“海里的水晶”?难不成……按下一个安装在大门旁边的一个控制器上的按钮,取出两把钥匙后将一把扔向墨初白,说道:“走!我们去海边看看——” 


       就这样,两男两女——骑着两辆四轮两栖摩托车,朝着云霄冰蓝海的近海开去。其实生活在海洋的一些妖怪和邵红吟有过一些协议,将九重山区域等宽的浅海和半深海划分为公共区域,让渔民在指定区域内捕捞垂钓,不会因此打扰到深海妖怪们的生活;深海则是在渔民迫不得已的时候,经过邵红吟的带领,在一些妖怪活动不多的进行应急性质的捕捞。 


       来到海滩边,一个拿着云头香木拐杖的老人看到了邵红吟,走了过来说道:“啊,原来是老师来了……”

 
       “村长,冰蓝海出什么事情了?”和邵红吟说话的老人家是九重山近海村落——九滨村的村长,只要是在九重山内的村落,无论是什么,很多都会带个“九”字,因为这里的人们认为带个“九”字会让幸福长长久久,“九”分开就是六和三:“三”代表着家庭、“六”代表着“六六大顺”。在加上九重山上又住着邵红吟这样的活神仙,“九”就成了这个地区最为吉利的东西了。 


       “有村民们说,海面上发现了诸多的闪闪发光的东西,因为海里从来没有近海出现这么诡异的事情,所以大家都很害怕,正想要去请你帮忙,没想到……”还没等村长说完,邵红吟坐上船舶的一个摩托艇,到海面上观察情况。 


       “嗡嗡嗡——”在海面上行驶着,现在正值接近正午,海面上的强光反射实在是强得厉害,邵红吟开着摩托艇都难以看清前方道路。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邵红吟伸手到海水中摸了一把,将弄上来的东西放进口袋里,便掉头反悔了。 


       等待着丈夫归来的若水芙蓉,看到邵红吟上岸了,赶紧走上来问道:“老公,海面上怎么回事?” 


       邵红吟揉了揉眼睛:“差点回不来,不过——还算是有一点收获的。” 


       将海里的东西从口袋之中掏了出来,墨初白看着瞬间眼睛发光:“哇!是水晶啊!” 


       不过,邵红吟、若水芙蓉和叶清梓觉却高兴不起来。这冰蓝色、扇形的水晶……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突然,邵红吟的感觉到大腿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一番摸索后,才发现是那一片鱼鳞。而从海上捞上来的——也是鱼鳞,只不过,比起邵红吟手中的这一片,纯度、颜色、厚度和大小都相差太多了。 


       邵红吟可是被吓得不轻,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若水芙蓉蹲下来给邵红吟按摩后背,这才让他能够喘一口气。抓着手中略小的鱼鳞,邵红吟的手是颤抖万分的:“为什么……为什么浅海之中会出现人鱼的鱼鳞……难道……深海里面出事了?” 


       “没事的……没事的……老公,一切都会没事的……”若水芙蓉紧紧地搂着丈夫,想起丈夫诉说的一切,她能够明白肩上压力的巨大。 


       过了一会儿,邵红吟缓过神来,朝着九滨村的村长说道:“村长,召集村里所有的渔民和海女,让他们下海将这些东西全部打捞上来,而且搜寻沿海和海滩,不要放过任何一片,这个东西非常重要。如果发现了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的生物,想办法看住对方,然后立刻通知我,明白了吗?” 


       能把这位“九重山的活神仙”吓成这样,今天的事情肯定不会小,于是在几个年轻人的搀扶下,村长立刻返回村子,去布置邵红吟交给的任务。 


       叶清梓觉留下了人鱼霜之后,就返回了向家大宅;因为事情太过于,邵红吟没有同意墨初白的随行,将他赶了回去;而邵红吟和若水芙蓉他们两夫妻则是在家中等候,开始调查人鱼鳞片为什么会浮现在冰蓝海浅海。 


       人鱼是从来不会主动亲近人类的,所以人鱼出现在浅海几乎是不可能的,出现人鱼的痕迹更是少之又少,所以,这其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未来的一个星期之中,邵红吟每天会收到来自渔民和海女们从海中打捞上来的人鱼鳞片,一周下来,邵红吟的家里共计收到了四千五百片人鱼鳞片。邵红吟和若水芙蓉每天除了计数之外,就是要配置大量的盐水蒸煮、清洗、擦拭三个步骤,以免鱼鳞坏死。 


       最累的其实就是若水芙蓉,每天帮助邵红吟擦拭鱼鳞,她的手可是酸痛无比,抱怨道:“这么多的鱼鳞,到底有多少的人鱼搁浅在咱们的海滩啊?” 


       吻了一下妻子的额头,让妻子倚靠着自己的肩膀休息,邵红吟说明道:“宝贝啊,你别看这鱼鳞特别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仅仅只是一条人鱼身上的鱼鳞呢。” 


       “啊?!不是吧?四五千片鱼鳞啊……竟然只是一只人鱼的……”若水芙蓉完全不敢相信,这么多的鱼鳞仅仅只是来自于一只人鱼。 


       “人鱼从生下来,自身就会携带着六百六十片鱼鳞,然而每过他们的一年,身体就会长出两百四十篇鱼鳞,而且根据每成长一岁,人鱼的鳞片就会增长一毫米。”解释完人鱼鳞片后邵红吟看了看这些鱼鳞,“一般的人鱼鳞片最原始只有一厘米长,这个鱼鳞片有二点六厘米,加上一共有四千五百片鱼鳞——可以肯定,这是一只十六岁人鱼身上的鱼鳞。” 


       “十六岁啊?那挺年幼的嘛……”若水芙蓉笑道。 


       “人鱼是十二岁成年,也就是说,这是一条已经成年了四年的人鱼。还有,人鱼的一岁相当于人类的三百六十岁,也就是说,这条人鱼按照人类年龄计算有五千七百六十岁。”邵红吟说完这些,若水芙蓉瞬间石化了。五千七百六十岁——这是什么概念?比老祖宗还要老祖宗了吧?!

 
       “好了!”按照人鱼的模板,邵红吟将每一片鱼鳞安置在特殊的无菌无尘玻璃柜中,接下来的时光,就是等候九滨村找到那只“搁浅”的人鱼。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九滨村却再也没有人登上九重山来报消息了,这条人鱼——似乎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只留下了这些鳞片。但也因此,邵红吟和若水芙蓉的生活也就渐渐地恢复了昔日的平静。 


       这一天,若水芙蓉闲来无事,躺在沙发上一边喝花茶,一边吃薯片。突然这个时候,视频电话响了起来,若水芙蓉按了一下按钮,安置在家中的投影机突然打开,投影屏幕上出现一个白发苍苍但是容颜却仿若少女一般的女人,但是这个女人却给人一种超凡的气质,看到了似乎就感觉到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人觉得这个女人通晓一切、无所不能。若水芙蓉吓得一个扑腾赶紧坐了起来,将薯片藏在自己的身后,紧张地看着屏幕说道:“妈妈妈……妈?!是是是……是您啊?!” 


       投影的人正是邵红吟的母亲、若水芙蓉的婆婆——邵玉玲。对于儿媳妇刚刚的慵懒样子和藏零食的动作,邵玉玲看见但是装作不知道,问道:“芙蓉,家里就你一个人吗?你男人跑到哪里去了?” 


       “红吟他在收拾东西呢……”若水芙蓉简单地回答道,因为她怕说多错多,这个婆婆,哪怕是自己老公——看见了都非常害怕。 


       “两个小兔崽子呢?跑到哪里去玩了?让我见见。”邵玉玲再次问道。 


       “应该……在院子里吧……妈,您等会……我我我……我去叫他们进来……”若水芙蓉说着,先将遥控器放在一边,抓起沙发上的一个枕头盖住零食,跑到观景阳台去。 


       此时此刻,邵儒阳正在自家的田里耕地,但是那情形哪里像是在耕地,这里一个坑那里一个洞的——简直就像是被飞机投下的炸弹轰炸过后留下的痕迹;而邵若曦呢?抓着水管开着破天大水对着母亲的花朵就是一顿猛浇,这哪里是浇花啊,“淹”花还差不多,可怜那些花朵都纷纷喝水喝得撑到低下了头。 


       走出家门之后,若水芙蓉喊道:“儒阳!若曦!快点回家来——奶奶打电话来了!” 


       听到说是奶奶来电,两个孩子把手里头的东西随手一扔,便朝着屋子里跑。先是从外面延伸到家里的一滩水渍和一双泥印,再看着像是炮弹轰炸的土地和撑得弯腰的花朵,若水芙蓉头痛得将手放在额头上,露出一副哑巴吃黄连的表情感叹道:“我……我这是生了两个什么东西啊……”

 
       “怎么了这是?”这个时候,邵红吟收拾好了东西来到妻子身边,看着妻子非常头疼的表情便问原因。若水芙蓉一下指着花圃,一下指着土地,邵红吟看了看之后呵呵一笑道:“好了好了,难得孩子们那么热心,也就让他们玩吧……不过正好,我不用翻地、你不用浇水——这不正好休息嘛。” 


       丈夫的话总是能够安慰人的,若水芙蓉也是特别好奇,自己的丈夫到底从哪里练就来的好脾气,再大的事情都是一笑而过,不过回想起婆婆来电,还是跟丈夫说一声比较好:“对了老公,咱妈打电话过来。” 


       “咱妈?什么事啊?”邵红吟听到是母亲来电,也提心注意起来。 


       “不知道,估计是想孩子了吧……你去看看,说不定咱妈有什么事情要说呢。”若水芙蓉摇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婆婆来电的原因。

 
       邵红吟转身向家里走去,但是看着若水芙蓉不进去,问道:“宝贝,你不去吗?” 


       “我要去看看花,咱妈找我也就问点事情而已,而且我今天出糗了,我有点怕……”若水芙蓉不好意思地笑道。 


       “哈哈哈!”邵红吟笑了笑,也没强求妻子什么,于是挥挥手说道:“那你先去吧,妈这边有什么事情我会告诉你的。”

 
       说完,邵红吟便朝着屋子内走去……

写了 98852 字,被 25 人关注
听故事,讲故事,更加喜欢写故事,我是邵家六少,一个和“故事”难舍难分的人。
15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