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瞎写,练练笔,别在意哈!

发布 · 字数 1278 · 阅读 241 · 评论 23 · 喜欢 3

一曲离歌,是梦,是虚空。这歌,凄思婉转,情韵悠长,踏歌醉梦谁人伤?

正值腊冬,梅花开得正盛,娇艳似火。在白雪的映衬下更加鲜红,如血一般。

瑶姬一袭白衣,还披着件雪白的披肩,手中撑着一把白色的油纸伞,而此时雪还在下着。那双炯炯有神的眸子里满是忧伤,三千青丝仅用一根丝带系住,还有几缕墨发,垂落玉肩,好似那画中女子般娇艳美丽。

她不知怎的就走到了梅花树下,情不自禁的伸出纤细如玉的手,接住了一片飘落的梅花花瓣,千万愁绪悠然散开来,心中五味杂陈。

那一瞬间,鲜艳的梅花花瓣,如瑶姬的血一般落在地上。地上的雪一瞬间朵朵血花绽放开来,那血是黑色的,显而易见,是被人下了毒。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瑶姬从衣袖中掏出手帕,坦然地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素净的衣衫上染了许多血,露出一丝苦笑。

慕容寒,你好狠的心!竟然对我下毒!难道只是因为我威胁了你的皇位,你杀我舞月宫五百余人,现在连我都不肯放过。

“我当初为什么那么傻?竟然就相信了你的誓言。”

瑶姬本是镇国大将军的女儿秦瑶,无奈突然传出她父亲私通叛国,铁证如山。先皇下令诛九族。仅仅九岁的瑶姬艰难的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那一天,她目睹了将军府被血洗的惨样。

活下去,复仇是她心中唯一的信念。自此以后,她就成了街头上最小的乞丐,每天靠着别人可怜,勉勉强强能吃的饱肚子,有时候吃了上一顿没下一顿。

后来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她进入了歌舞坊,靠卖艺为生,更名为瑶姬。她一边打听消息,一边练舞为的就是有一天能证实父亲的清白。十七岁的她,仅仅靠着一支霓裳羽衣舞裳舞,名动京城。

后来遇见了那个让瑶姬芳心相倾的温儒君子一一慕容寒,二人相见便相倾。慕容寒花重金为瑶姬赎身,甚至不惜与自己的母后作对,与朝臣作对,也要娶瑶姬为妻。而瑶姬心存感激也一心一意辅佐慕容寒登基。

“吾若为帝,汝便为后。”

这是慕容寒当初信誓旦旦许下的诺言。也正是因为这个诺言,瑶姬从一个温婉尔雅的姑娘变成了人们口中谈虎色变,心狠手辣的皇后。

她不惜设下手段,杀死了先皇,凭一己之力平叛了兵乱,舞月宫乃是她一手建起,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敢惹。

这江湖上有一句话,说的好:“得舞月宫宫主者得天下。”

二人一直恩爱,相濡以沫。然而在今天看来,一切都是一个笑话,一个充满着讽刺的笑话,这只不过是上天给她开的一个巨大的玩笑!!!

瑶姬的脸愈发苍白,原本红润的嘴唇开始发紫,双腿发软,一下子倒在了雪地上。那双清澈的眸子噙着泪水,泪水顺着脸庞滴在雪地上,一滴滴泪水留下着珍珠般的印迹。

她不禁苦笑,笑自己的天真无知,笑自己当初那么信任他,笑自己当时多么的愚蠢!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她忍着腹部的疼痛,手微微颤抖的从衣袖里拿出一把利刃。瑶姬看着这把利刃,解脱似的笑了笑,微笑着闭上了眼,脑子中回忆着她与慕容寒初见的场面,亲手将利刃插进了自己的腹部。

慕容寒,我欠你的都已经还清了吧?

下一世,我不要再遇见你。

瑶姬最后一滴泪水落下。那一刹那,梅花纷纷飘落,很快。红色的花瓣掩盖住了瑶姬的身体,雪也下的愈来愈大,狂风嘶吼,大雪纷飞。

站在宫门外的慕容寒,望着白雪纷飞的宫中,不由得伸出手,接过一片雪花,那雪花眨眼间又融化了。

瑶儿,对不起!我知道你会恨我的,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身为皇帝,身不由己!若有来世,我定不在生在帝王家。

“皇上,这天儿太冷,咱家回去吧!”

身边的太监看着痴情的慕容寒,给他搭了一件披肩。他从小就陪着皇上长大,又怎会不知皇上心中有事呢?可生在帝王家,身不由己呀!

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坠花湮,湮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

禁二改

禁二转

写了 5785 字,被 0 人关注
08年的姑娘,我的网文别等后续,等他没结果。 阅文纵横晋江扑街写手,开学初一
23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