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差点娶老婆

发布 · 字数 1885 · 阅读 53 · 评论 4 · 喜欢 0

       “啪!”蒋岚姐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我脸上。


  “抱歉啊,不好意思啊,对不起啊,蒋岚姐,我不是故意的。”我赶忙道歉,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望向她的身体,不争气的害羞的脸红到了耳根。


  “你还看,流氓!”


  “啪!”又是一耳光,但对我来说毫无痛楚。


  蒋岚捡起浴袍裹好身子走到沙发上坐下把头转了过去。


  那时候,那个傻B般的我就这样一直在原地站着,一动不动。我思考着,“我看了人家姑娘的身子,到底要不要对她负责啊,要是负责的话就得娶了她,可我是道士啊,对了,我只听师傅的,师傅说过下山后不准吃肉,不准喝酒,可没说不能娶媳妇啊,况且这姑娘还这么漂亮,好啊,就这么定了,我要对蒋岚姐负责!”真想打死当时的自己,像个制杖,一厢情愿才沦落至此误了人家姑娘终身。


  我深吸了一口气,缓步走到沙发前蹲下,用含情脉脉的眼睛看着她。“我要对你负责,我要娶你。”


  “神经病吧,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一记响亮的耳光依旧不痛不痒。


  我仍旧用那深情的眼睛看着她,“蒋岚姐,嫁给我,男人敢做敢当,我要对你负责!”至今还记得当时我那坚定的眼神,现在想来真相扇自己耳光,那得有多尬啊。


  “喂,不是,那个秦放弟弟,你做啥了,你刚刚看到我……不过我不是打你了吗,咱俩扯平了,犯不着这样,对不对,姐姐原谅你了,别再说这些傻话了,你应该找个更好的女孩。”蒋岚慌了,其实她现在有些想哭,面前这个男人竟然向她求婚了,虽然傻乎乎的但还算英俊能看出来他对她的感情是真的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向她求婚。


  那时的我是真的倔,望着蒋岚的脸执起她的手,认定了那就是要用一辈子去爱的女人。


  我猛地起身抓住她的手把她摁在沙发上依旧深情地注视着,那一刻我觉得这个女人,我的女人,太美了,我俯下头去准备吻她。


  但就在这时,一个黑影朝着我们扑了过来。


  “蒋岚,小心!”我紧紧抱住她将她护在身下,那道黑影打在了我身上。还好我肉身强悍,并未伤我分毫,只是衣服弄破了。


  我把蒋岚抱到了沙发后面取出阴阳罗盘将她护住,这样我才能放心对付此敌。


  我从脖子上取下桃木剑,没错我的桃木剑挂在脖子上,加持了特殊法咒能够缩小便于携带,不要想储物戒指什么的了,那时候根本没有,我师傅也是真的穷。


  “茅山派第六十三代传人,秦放在此,是何邪物速速现身。”我手持桃木剑对着黑暗中喊话。


  黑影再次扑来!


  “凝空画符,桃木化剑,以血为媒,妖魔皆退,敕!”


  一击命中,我挥舞着桃木剑,以踱空步行至黑影身前。


  那黑影竟也是个道士,但他身上充满了妖邪之气,修的定不是正道,还险些伤我挚爱,且潜伏于此图谋不轨,不可留。


  我凝气于剑准备刺下,了结他的性命。


  “秦放弟弟,住手!”蒋岚在后面喊住了我,她的语气很焦急。


  我收住了手转头望向她。


  “他,就是那个道士,是我父亲生前的挚友。”


  ……


  我父亲叫蒋文,生前是个易学大师。易学,并不只是占卜算卦,那时我父亲经常云游四处降妖除魔。


  那年,他去了四川。


  “老师,进来坐嘛,我们这点儿滴小面最巴适了,告一哈嘛。”路过一家小面馆,热情的服务员请我进店。


  “啊,也好,那来二两小面要豌杂的。”虽然来这里几次了,小面早已吃过不少,但看到开心的服务员我还是要了一碗。


  “要得,二两豌杂小面——”


  我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上,服务员按规给我上了杯清茶,我喝着茶享受着这闲暇的时光,也许,我也应该歇歇了,想起女儿也快七岁了吧,我不是个好爸爸,七年就见过女儿一面,整年整年的漂在外头,也许这次忙完后就回去看看吧。


  “老师,你滴小面好了,慢慢儿吃哈。”服务员将小面端了上来,依旧那么热情那么开心,也许我女儿也会如此开心吧。


  “好,你去忙吧。”


  席间,我听到了邻桌食客的议论。


  “唉,我说,辣郭张半仙儿也不行哦,上回儿朱家村找他切收妖,日嘛得最后还不是郭人爬回来哒。”


  “是哦,听到说他还是着(zhao)嘿起回切滴。”


  “未别辣郭妖怪真滴楞个凶啊?”


  “辣是嘛,别郭住家村年年都在死人。”


  “楞个嘿人呐。”


  ……


  我大概听懂了他们的意思,等小面一吃完便立刻走到他们桌前。


  “哎,各位朋友刚听你们说半天了,那个朱家村在哪里啊,我认识个特别厉害的捉妖大师。”


  他们很诧异的齐齐望着我,其中一个开口。“一看豆是外地人,朱家村辣郭妖怪都害啊几年人哒,喊呐啷个多大师都没得用,你辣郭捉妖大师有好牛皮嘛,听我一句劝莫切出丑,虚然说不得送命,但是要把饭碗搞脱啊。”


  真的,西南人民虽然长得粗犷但心地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


  “哈哈,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嘛,既然敢搭这话,我那位朋友就是有真本事,保证收了那妖孽。”


  “当真?”


  “当真。”


  “辣我们在这点儿替朱家村滴人谢谢恁哒。”他们齐齐起身向我抱着拳。


  “不要谢我,要谢就谢我那位朋友吧,哈哈。”


  “对头,也谢谢辣郭大师,你是不晓得朱家村滴人有好造孽,唉。”


  “朋友,那朱家村怎么走?”


  “兄弟,谢谢,出了这条街(gai),往西三十里。”


  ……


  之后,我父亲真去了那个朱家村,而他口中的大师就是他自己。等到了那村子我父亲才知道,根本就没有什么妖怪,有的只是朱家村的村民,而他们其实就是那些人口中的妖怪,不知从哪里习得的邪术,朱家村的村民杀死自己的家人修起了邪道。父亲试探了他们,想救他们回正道,可却成效不大,只有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青年忏悔了,决定和他一起解决朱家村其余的人,为了不让邪术传播出去。


  因为青年也会道术所以他们约定在夏至那天阳气旺盛的时候联手诛灭众人。但,那天,青年没来,我父亲一个人独自面对众人,最终,和他们一起永远离开了世界。而之后那个青年收拾了他的遗物,带回来了一副八卦太极图,一面八卦镜。


  ……

写了 19021 字,被 5 人关注
4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