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反派?

发布 · 字数 5462 · 阅读 674 · 评论 50 · 喜欢 14

若说这玄武大陆近日风头最盛的人,莫过于从仙界贬下来的贱民——旧仙尊秋沐白。

旧仙尊秋沐白被贬的理由是目无章法,虐杀成性,罔顾人伦。至于真相如何,淳朴的大陆人可不管,毕竟生活如此美好,何必自找麻烦。吃瓜群众只想着找个厉害的人把他捉起来免得祸害苍生。

这位旧仙尊抵达玄武大陆的方式也是与众不同的。别人家的仙人被贬,衣服破破烂烂不说,身上更是青紫交错,脸蛋儿煞白煞白,眼神毫无灵气,简直比他们这些贫苦老百姓还要惨噢!

但是这位,被新上任的仙尊亲自带到玄武大陆,穿着能闪瞎众人眼睛的镀金边长袍,戴着银白色面具,还在现任仙尊的眼皮子底下“嗖”的一闪没影儿了,只留下一句名垂千古的话:“林陌督,虽然脑子和肠子长的很像,但你也不能全拿来装屎吧?”

这位旧仙尊的说的话被施了仙力,整个玄武大陆的人都听到了他的每一个字和发音,然后……吃瓜群众在新仙尊看不见的地方沸腾了!

“卧槽,原来新仙尊叫林陌督啊,长的还不赖!”吃瓜群众甲捧着脸蛋,满面红光。

“重点不在这里好吗?你看那个叫秋沐白的,好狂噢!”吃瓜群众乙反驳。

“对啊,都被贬成贱民了还这么狂,不过他是怎么一下就消失的?他身上还捆着锁仙绳勒,我见那林陌督的脸都青了,看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学的吃瓜群众丙疑惑道,忽而眼中一亮,兴奋道:“我知道了,你们快来快来……”

吃瓜群众甲乙丁都围了上来,只见丙神神秘秘道:“我怀疑他们是一对怨侣,你们看啊,秋沐白被贬,林陌督亲自押送,还给他穿得风光无限,连脸都没舍得让他露呢!再看,秋沐白逃跑,还骂了林陌督脑袋里装屎,可林陌督除了脸色难看一点,可有别的反应?显然是故意放走的啊!那不是真爱是什么?只是现在一人高高在上,一人跌落尘埃,只能做一对怨侣了!可怜,可悲,可叹哝……”

几人听的懵懵懂懂,见丙摇头叹息,也都跟着摇头叹息,将男子如何相恋这个问题抛之脑后。

…………

“阿啾!!!”秋沐白斜躺在树上,突然鼻尖一痒,打了个喷嚏,整个人重心不稳向地上掉去。

“414快救我!”

秋沐白声音刚落下,一个透明状的奶娃娃从他身体里飘出来,撅着嘴一脸嫌弃地捉住了他的衣领,阻止了秋沐白的自由落体。

双脚着地,秋沐白长舒一口气,对半空的奶娃娃说:“谢了,我还没有适应这个身体。”

“五天了。”414伸出胖乎乎的五根手指头,冲他摇了摇。

五天,的确够久了,只是这五天有四天秋沐白都在睡觉。

“你那天骂人的风姿很不错,现在被林陌督全大陆追杀,嘻嘻嘻嘻。”414阴阳怪调的声音让秋沐白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他道:“我是替原身不值,一个根正苗红的玄幻大陆接班人,莫名其妙地被心机boy上位,还被安上了恶毒反派的头衔,这锅不能背!”

天知道他刚穿过来时有多绝望,他走哪那群正派跟班就走哪,上个厕所还没擦就被一群人盯着裤裆满脸严肃的围观,生怕他往里面藏什么似的。

当即他就恼了:“比比?”

然后他又被安上了不知廉耻,白日宣淫的罪名。

414用着和他软萌外表不符的阴冷声音道:“那你现在背的锅减少了吗?”

秋沐白:…………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打到所谓的正派,揭露他丑陋的嘴脸,重新上位!记住了,我不想再重复了。”414露出一副快哭的表情,然后迅速钻到了秋沐白的身体里:“你的身体我把他缩小到少年时期了,你赶紧去给我想办法,这次任务限时三个月,过期自爆。”

自爆???给我滚出来说清楚你当初怎么给我说的?

无论秋沐白如何在心里咆哮,414都毫无回应地装死。

“好啊,不理我是吧,等着,我不但要把林陌督搞下位,还要让他跪下叫我爸爸。”

秋沐白从来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当即离开了这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事实上只是414在玄武大陆深林深处划出的一条隔绝线。

秋沐白刚雄赳赳气昂昂迈出去,就跟一只伸懒腰打哈欠的怪兽对视了,怪兽被突然冒出的秋沐白惊得哈欠只打了半个,迅速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现代有个词儿叫什么来着?对!死亡凝视!

当发现秋沐白只是一个毫无灵力波动的凡人时,怪兽看他的眼神,让秋沐白想象到了那牛郎看向织女的深情。

秋沐白双手以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捏了个诀,“走!”

由于对这具身体的熟练度还不够,保持不住平衡的秋沐白被仙力撕扯的空间挤压的头昏脑胀,然后眼前一亮,一个新的地方出现在他面前。

他一个猛子扎了出去,刚好掉到了人群里……还是擂台上!

“昆仑山收徒比试,开始!”

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响起,秋沐白发现自己站的擂台上多了一个透明罩似的东西,随后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跳上台,对他抱拳:“承让了。”

接着抽出挂在腰间的鞭子就朝他奔来。

秋沐白还没搞清楚状况,正一脸问号,眼见那姑娘已经到他面前了,情急之下只好又捏了一次法诀,人“嗖”的一声消失了。

他并不知道这次表演的大变活人和活人消失会给他带来怎样的麻烦,反正现在的他又在面临另一个麻烦。

“仙长,救救我的孩子吧,他们已经三天没吃一口饭了!”一个苍老的妇人捉着一个衣着华丽的人的衣角,哭的凄惨无比。

“不好意思,我们只负责除魔,不负责救济,这十里之内都在闹饥荒,我们也无能为力。”那人叹了一口气,将自己的衣角解救下来,对身后几个着同样衣物的人道:“师弟师妹,魔障已除,该回师门复命了。”

“别走啊,仙长!”老妇人哀嚎一声,接着两眼一翻,倒地不起。

躲在树后的秋沐白本想跳出来,但是理智阻止了他,那群嫩弟子们没看出来,他却觉得这里怎么看都觉得诡异,似乎……满目的苍夷只为了掩饰什么。

仿佛为了证实他的猜想,在那群仙门弟子离去后,这地上还在哀嚎的人都停止了哀嚎,目光呆滞地望向老妇人的方向。

那晕倒的老妇人身体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再长出新皮肤,再腐烂……持续了几个回合后,一个美貌的妙龄女子出现了。

“好饿,肚子空了呢,嗯……就你了,过来。”那女子随手指了一个人,那个人摇摇晃晃站起来,一脸呆滞朝她走过去。

在接近那女子时,那女子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嘴巴一裂,瞬间张到有一人的恐怖高度,从秋沐白这个角度还能看见她猩红的喉咙。

她伸出带刺的舌头,将那人一卷,缩到了嘴里,眼睛一眯,仿佛在尝什么美味似的咯嘣咯嘣嚼了起来。

秋沐白看见鲜血从她嘴中流出,然后又被她一点点地舔舐干净,不禁背后发凉,还有一点恶心。

这个林陌督就是这么当仙尊的?十里之内闹饥荒,无人问津,仙门弟子来了和没来有什么两样,抛下难民一走了之,让魔物坐收渔翁之利。

秋沐白知道这种魔物,这叫嗜血梦妖,未化形前以怨气为食,化形之后以血肉为食,你若杀它是杀不死的,因为它可以重生到任何一个被它吸了怨气的人身上,击杀它的最好方法,就是在它刚刚重生之时消灭它附身之人的怨气。

秋沐白听到那老妇人临终前的挂念,就是她的两个孩子。

趁那嗜血梦妖还在吃人,秋沐白捏了个隐匿身形的法诀,溜到了不远处这些可怜村民的住处。

不是他不想救他们,是没法救,他们早就在嗜血梦妖未化形前就自愿交出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只是为了让嗜血梦妖满足他们保护家人的愿望。契约一成无人能毁,除非一方身死,否则纵使是秋沐白,也毫无办法。

然而妖又岂能是普通凡人能驾驭得了的?等嗜血梦妖吃完他们,就有足够的力量抹消契约,到这村子里吃他们的家人了。

他那个世界将古代皇族称为天家,认为最是天家无情处,而这里又何尝不是?仙家无情,自居高处,普通百姓颠沛流离,绝望至极,最终想出以自己的性命换取家人的活路,然而这条唯一的活路,还是条走不通的死路。

林陌督啊林陌督,你为何要夺取秋沐白的仙尊之位还肆意抹黑,高处不胜寒,或许,秋沐白本身也是不想要那个位置的呢?

秋沐白满心复杂地找到了老妇人的住处,手中的罗盘是秋沐白原身其中一件厉害法器,能够追踪到世界上所有的人,刚刚他收集了老妇人身上一丝气息,这气息刚放到罗盘上,上面的指针就带着一种推力,将他带到了这破旧的屋子面前。

他推开门,门“吱扭”一声,倒在了地上,透过层层升起的烟尘,秋沐白看见里面两丝明显的怨气。

就是老妇人的怨气了!

秋沐白伸手扇了扇尘土,进屋,就见两个孩子缩在角落里,气息奄奄,额头上的怨气表示着他们就是老妇人的孩子。

秋沐白连忙上前,在他们面前蹲下来,掏出乾坤戒指里的水喂给他们,同时心疼无比,刚刚这怨气差点都将他们的生气盖住了,他再来迟一会儿,估计他们也要死去了。

两个孩子喝了水,悠悠转醒,看见在喂他们水的是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少年时,有些发愣,“你……咳咳,谢谢……”

“别说话,外面有妖怪,现在我问你们点头或者摇头。”秋沐白冷静地又往这两个孩子嘴里塞入两颗药丸。

两个孩子点头。

“村里还有多少存活的家庭,有十个吗?”

两孩子摇头。

秋沐白心沉了沉,又问:“近日除了那些仙门弟子来,还有何人?”

一个看起来大一点的孩子拉起他的手,在上面写道:抓,秋沐白,蒙面人,可怕,抢劫,仙尊

秋沐白心尖儿颤了颤,想着这林陌督抓他都抓到这穷乡僻壤来了,居然还抢劫,太不是人了。

这仙尊莫不是魔尊转世吧?

“可能哦,嘻嘻嘻嘻。”414的声音突然在脑中出现。

秋沐白一听见他嘻嘻嘻嘻就起鸡皮疙瘩:“闭肛。”

药丸下肚,那两个孩子的脸色好起来了,秋沐白给了他们一些食物和水:“你们去救济一下存活的村民,然后在这间屋子里等我回来。”

孩子救活,老妇人的怨气消散了,秋沐白拎着原身的迷你版收妖塔,出现在捂着胸口不断吐血的嗜血梦妖面前。

“开心吗?”秋沐白笑着问她。

“你是哪根葱?”嗜血梦妖边吐血边怨恨地瞪他,“是你破解了我的妖力,你是谁?”

“你爸爸。”秋沐白将收妖塔的顶盖掀开,对着要逃跑的嗜血梦妖念了一句咒语,将她化作一缕青烟收回到塔里。

随后秋沐白给嗜血梦妖没吃完的人都喂了一颗药丸,将他们送回村里,他们搂着自己的亲人哭的肝肠寸断,还一个劲地对秋沐白道谢。

“不用谢我,你们应该恨一个人,就是林陌督,他前几天来过你们这里,可是却毫无帮助你们的想法,不但如此,还打劫走了你们这里的一件神器,以前你们因为这个神器,能够风调雨顺,安稳生活,可是神器一旦被拿走,你们这里就不能再住人了,因为你们这个地方比较招邪。”秋沐白说着半真半假的话,同时还给他们看了3D影像。

影像中,林陌督拿走了一个铃铛似的玩意儿,然后就是一阵地动山摇,正在下雨的天立即转晴,原本要丰收的庄稼全部枯死。

给他们看完后,秋沐白看见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慷慨地将手中已经复制无数份的3D影像送给他们,“去吧,让玄武大陆的人都看看林陌督是一个什么样的仙尊,噢对了,我这里还有粮食,你们先拿去用,这里是不能居住了,尽快迁走吧!”

最后,秋沐白带着那个老妇人的两个孩子,在身后村民的祝福声中离开了。

“林狗,你以为你很牛逼吗?等着你身败名裂的那一天噢!”秋沐白写完这封信后,挥挥洒洒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一吹口哨,一个全身金色的鸟儿飞了过来:“给林陌督噢,小心点,你别被他弄死了,我给你的瞬移符咒可好好利用起来啊!”

秋沐白给老妇人的两个小孩起名叫“秋”和“白”,主要是因为他懒,索性就将自己名字里的字分给他们两个了。

收下他们的理由嘛,秋沐白想着这两个孩子也没人养,跟着他的话他还能教教他们法术,教他们欺负人……呸呸呸,教他们帮助人。

最主要的是,这两个孩子似乎有感知未来的能力,秋沐白想着等不久后他和林陌督大战的时候能派上用场。

当秋沐白拿着原身的仙丹喂了他们两个月后,才发现了不对劲了。

这俩娃子怎么都长成年了?这块头也太大了吧?

秋沐白深度怀疑是自己投喂的东西有问题,可是翻来覆去的,他也没发现有啥问题啊。

望着两个孩子心虚的表情,秋沐白准备严刑拷问:“说,偷吃什么了?”

“什么都没吃……”

瞧,还在嘴硬呢。

可后来无论秋沐白如何拷问,他们都不说,秋沐白又不可能真的打下去,对吧。

于是秋沐白被这两个熊孩子气的离家出走了。

走到玄武大陆的街上,秋沐白听的最多的就是林陌督如何如何坏,他如何如何好,原身之前随手救的一只魔兽的事都能拉出来和林陌督畜生不如的事比较比较,其中两个路人手中还拿着他亲手制作的3D影像滔滔不绝,吐沫星子乱飞。

秋沐白呵呵一笑,愚蠢的人类,就会跟风造谣。

414  :   殊不知当初带头造谣的人是谁。

秋沐白猜测林陌督最近就会找他决一死战,却没想到决战来的如此快。

在他刚踏进自家小院子,天空突然变暗,林陌督阴沉着脸,斜靠在他大厅门前,手中捏着那只唧唧乱叫的金色蠢鸟。

看见秋沐白,林陌督笑了:“信是你写的?”

“是啊,怎么了吗?”

秋沐白看着他手中的鸟,见它叫的实在有些惨,就说:“你把它放了,我们干一架。”

“为什么?”林陌督悠悠道“民间可都是在传,我们是情侣呢,怎么能干架?”

“民间也都是在传,你是个林狗呢,怎么,你敢做还不敢承认了?魔尊?”秋沐白不想和他这种人废话,“你仙尊位置坐腻了没,没坐腻也应该被骂腻了吧,咋滴,你瞪我干什么,有种你把整个玄武大陆的人都杀了啊,你看看天道会不会立即察觉到你这个漏网之鱼将你抹杀?”

“打不打,不打滚蛋,劳资要睡觉了。”秋沐白打了个哈欠,说道“你一辈子都在找成功之路,为什么一辈子都只找到了成功他妈呢?真是的,一定是你太蠢了。多学学我,功成名就全身而退,还有俩免费的娃……咦,我娃呢?”

“打吧。”林陌督打断他的碎碎念,抽出长剑,逼身而来。

秋沐白拔出原身的长剑,和林陌督近身厮杀起来。

两位仙尊的力量碰撞在一起,掀起的能量层波及了方圆百里,人们纷纷跑出房门往远处躲:“打起来啦打起来啦,快跑快跑!”

秋沐白还在疑惑他家两个娃跑哪去了,就听见林陌督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我看要身败名裂的是你。”

什么?

秋沐白怒了,这货还在嘴硬,看他不给他点颜色瞧瞧。

这时他看见消失许久自家俩娃还傻傻往这边跑,秋沐白眼瞳放大,不管林陌督袭来的剑,连忙抽身挡到秋和白身前,数落道:“你们两个,别人都知道躲起来,你们跑来干什么?”

若说此时秋沐白心里还有阵阵暖意,下一刻却是冰凉彻骨。

“噗……”心口传来的疼痛让秋沐白跪倒在地,手中的剑被他摁进地中,所以林陌督朝他刺来的剑轻而易举地贯穿了他的整个腹部。

秋沐白表示,这是他平生以来受过的最大委屈,没有之一!!!

“开心吗?”林陌督笑着,又一剑贯穿了他的心脏,看着秋沐白又吐出一口血,他蹲下来,笑着问道:“你不是很多大话吗?怎么不说了?”说着,又一剑捅进了秋沐白的身体,还让剑在里面扭转了一圈。

“你不是很疼爱这两个孩子吗?可是你和他们的娘比起来,谁更重要一些呢?给他们增强力量的药丸,他们贪吃,一下全服下了,长成这副样子。这种人值得吗?傻子?我看你才是真的傻?”林陌督一剑一剑地捅进秋沐白的身体,说着刺伤他的话,如果能哭出声的话,秋沐白绝对跪在地上求林陌督手下留情了!

“别捅了……呃……”秋沐白眼神已经涣散了,身体疼到要炸裂,414尖锐的警告声如魔音般贯彻他的耳朵,而他,现在连看那两个背叛他的孩子一眼都做不到了。

林陌督把他当做了出气筒,将近日被议论的怒火全部发泄到他身上,秋沐白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像个被戳破的气球,只是可怜原身这一副好皮囊了,到他手里都没好过几天。

不知林陌督戳到了他身上的哪个地方,可能是414吧,秋沐白只听见他惨叫一声,然后自己就消失了意识。

……

仙历五百年,秋沐白与林陌督决战,两人同归于尽,秋沐白的两个养子继承了他的力量,被上仙界奉为左仙尊和右仙尊。

……

地球

“秋沐白,你为什么要选这个结局啊?为什么不选自己当仙尊,游戏任务不是让你上位吗?”秋沐白的朋友问他。

“那有什么意思,我要惩罚这两个人。”秋沐白眯了眯眼,眼中有一丝困惑,刚刚他睡着的时候,是穿进去体验了一把这个游戏吗?心脏处怎么痛痛的?

“怎么惩罚?”朋友疑惑道。

“惩罚一个骗子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在欺骗别人之后,自己也再也无法相信别人。”秋沐白疲惫地躺倒在椅子上。

身居高位,看着一群戴面具的人,那种滋味,只有细细品味才能知道。

(全文完)

写了 20405 字,被 21 人关注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50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