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红尘一剑破山海

发布 · 字数 2167 · 阅读 57 · 评论 3 · 喜欢 0

       “来了来了,道长您请。”服务员端上了菜品,显得十分恭敬。


  “嗯,你去忙吧。”道士示意他离开。


  我走到那道士桌前在他对面直直的坐下。


  刚一落座他便望向了我。


  “这位施主,你找贫道所谓何事?”


  “哦,也没什么我在哪儿太无聊了就想找道长您聊聊天。”


  “既然无甚要紧事那您请自便,贫道要吃饭了。”道士拿起了筷子。


  “哎,别呀道长,您边吃边说,陪我聊会儿。”


  “施主,请不要扰了出家人的清净。”


  道士不再言右手语夹起一大块儿红烧肉送入口中,左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净。


  我有些恼怒,发问道。


  “出家人,清净,难道你们崂山派的出家人就是如此寻清净?”


  他又倒了一杯酒扯下一只鸭腿大口啃着。


  “哦,施主如此出言想必也是修道之人,可是想向贫道讨教一二?


  “来啊,今天就正正我道家门户!”我大声喊道。


  道士猛地将筷子拍在桌上。


  “出言不逊,小子有何能耐代表我无上道家,贫道定然全力必不保留!”


  “秦放,你们不要在这里打啊,我还要吃饭呢!”蒋岚突然插话,显得毫不在意。


  “说的也是。”


  “草木幻障!”


  “《渡仙图》——试炼之地,开!”


  我口诵茅山派祖传结界法诀由己为中,开灵为结,阵立草木幻象掩人耳目,然后……


  “黄毛小儿,此为何地?”老道十分诧异。


  “猥琐老道,这里乃是本真人法宝的内景。”


  我话刚说完老道两眼冒光神态猥琐。


  “竟有如此法宝,小子定是偶得天机,不如与贫道共参之。”


  “坎坤·海山诀!”


  没有丝毫犹豫老道直接出手催动法诀。


  “我滴乖乖,一上来就用 大杀招,老道你怕是太低估本真人了。”


  说实话,当时我是真吓傻了,顿了一个呼吸才想着放句狠话,开什么玩笑,这老道可是有真本事,水土相克险能相容,而这老道竟然能融合此二行,还拿来做杀招。


  “大言不惭,黄毛小儿你便安心地去吧,贫道已经很久没开杀戒你也值了。”


  “呵呵,现在说这话有些早了吧。”


  “破尘!”


  “破尘”,红尘剑“愁”剑第一式,此剑一出寒风凌厉,刺破虚空,势不可挡。


  我无视一切,执剑而出。


  无比尖锐的剑气犹如天山万年的冰锥扭曲周遭的空间向他袭去,这一剑,其力乱空!


  老道临危警觉祭出保命法宝。


  “镇山印,起!”


  无知老儿,他哪里知道红尘剑乃是仙家至宝,在它面前任何下界防护无非是螳臂当车。


  没有丝毫悬念只此一剑老道惨败。


  “哈哈哈,贫道修行六十载今天算是栽了,是我小看你了,想不到我的修行之路就要在此画上句号。”老道被击退数百米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我从容收剑,移步走到他身旁。


  “小兄弟,在杀我之前可否告知贫道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没有理会他,俯身下去将他扶起。


  老道瞪大眼睛疑惑地看着我。


  “这,你这是为何?”


  依旧没有回答,我拿出一枚在茅山炼制的上品疗伤丹药喂给了他。


  老道非常识相,见我并未杀他便立刻盘坐休整。


  调息了半个时辰他睁开眼来。


  “秦放,茅山派第六十三代传人。”


  我率先开口告知他我的身份,当然只是之前的身份,而关于‘度道人’的一切我现在并不打算透露。


  “哦,原来是茅山派的道友啊我说怎……”


  “为什么要喝酒吃肉?”


  他刚开口话还没完我就打断他插话,眼神坚定的望着他。


  “这小子脑子没事吧,这么大费周章的打我又救我,就为了我喝酒吃肉这事?”老道心中不解。


  “为什么,喝酒吃肉?”再次发问。


  “没准儿是哪个隐世修真家族的天真少爷,得罪不起,得罪不起,他之前不杀我现在可不一定。”老道暗暗思索。


  “哦,道友啊,贫道这事实属是正常。”


  老道满脸笑容。


  “出家修道之人饮酒吃肉还是正常?”


  “哎,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是……”


  “是什么?”


  “这是……”


  “你要是说不出来我可保证不了你的性命。”其实就是吓吓他,我现在可是太上老君钦点的‘度道人’又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妖魔鬼怪,怎么可能杀他。


  “哎,有了,这是‘酒肉穿肠过,道祖心中留’。”老道扬起了拂尘。


  “我去,这老道还真能编,这不是自欺欺人吗,还道祖,我要是告诉你我师傅就是太上老君还不得吓死你,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吃肉的好借口,哈哈哈,我可是早就馋了,这老道吃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有损修行啊。”我在心中默想。


  “咳咳,真是这样?”我将双手背负于后,装作怀疑的样子。


  “当然。”老道不假思索。


  “不知道友怎么称呼?”


  “贫道姓李,字山海,崂山派幻虚宫二长老。”


  “这老道长得猥琐名字倒是气势磅礴。”我心想。


  “啊,原来是李道长啊,看来今天这一切都是误会,哈哈。”


  “哈哈,是误会是误会,不知道友怎么称呼?”


  (你是想说误会个屁吧,一上来就把你打成重伤。)


  “鄙人姓秦。”


  “秦道长,久仰久仰。”


  (久仰个屁,听都没听过我就乱客套。)


  “额——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有什么好说的,你现在估计杀我的心都有了。)


  “哦,那个李道长我们还是先出去吧,出去聊。”


  “如此甚好啊。”


  “《渡仙图》收!”


  语落景移,转眼间我们回到了那家普通的小饭馆,从我们离开到现在周围的人没有发现一点异样,嘈杂的聊天声依旧未减,呼呼的风扇不停的转,后厨的师傅数落着洗菜的服务员……


  “小岚,他们回来了。”


  宜叔告诉正在大吃特吃的蒋岚,没错,一个多小时了菜换了两拨,她一直没停过。


  蒋岚抹了抹满是肥油的嘴。


  “宜叔,他们不是一直没走吗,叫他们还不答应。”


  “啊……”宜叔有些无语。


  “那是幻术,你这种只知道吃的笨蛋怎么看得出来。”


  我大声喊道,语气充满了嘲讽。


  “好啊秦放,我发觉你这家伙自从出了门开始就越来越嚣张啊!”


  好家伙,她直接跑了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油腻的手扯住了我的耳朵。


  “哎哟,蒋岚姐,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虽然一点不疼不过我得哄着她啊,况且她的手可是有厚厚的一层油啊!


  “那你说谁是笨蛋?”


  “我是笨蛋,我是笨蛋!”


  “谁看不懂幻术?”


  “我,是我!”


  “啊!……”蒋岚姐突然松开了手大叫着红着脸跑了回去。


  我满头疑惑不解转头一看,我们的旁桌,旁桌的旁桌,旁桌的旁桌的旁桌,整个饭馆的人都在议论。


  门边的中年彪形大汉满脸恐惧的打开了手机跑出门去。


  “惨了惨了,回去晚了,我错了老婆!”


  窗边的老大爷站起来对着我大喊。


  “小伙子,那也是我曾经历过的青春啊!


  一个白领职员对着他的儿子说。


  “小明啊,你可不能学那个叔叔,长大了可不能怕自己老婆啊。”


  他儿子天真地说。


  “那爸爸呢?”


  “额,哈哈……”


  又是一桌聚餐的女大学生。


  “小丽啊,这事不稀奇要习惯,因为这里是南方,这里挨着四川。”


  ……


  尬了好一会儿我笑也不是哭也不是,李山海突然叫了我一声于是尴尬到了极点。


  “秦道长,您也为俗事所扰啊?”


  我终于也脸红了,觉得十分羞耻。


  又过了好一会儿。


  “李道长,不是要聊聊吗,我们坐下聊,哈哈。”


  他也没再笑我。


  “李道长,你这次来这里可是云游?”


  李山海扬了扬拂尘表情凝重。


  “不单是,你且听贫道说来。”


  ……

写了 19021 字,被 5 人关注
3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