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

发布 · 字数 1375 · 阅读 336 · 评论 41 · 喜欢 4

    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了一阵歌声,想要睁眼起床看看到底是谁?却只感到身体像似鬼压床一样动不了。

    大脑已经十分清醒了,只听见唢呐吹着慢调的百鸟朝凤,身临其境一般许多鸟儿叽叽喳喳,打破了寂静的夜晚。

    披蓑戴笠抬着轿子的人,仿佛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轿子抬不上楼。

    一个身穿红衣头戴金钗的女人拦住了他们:“你们是想来干什么,这里是老娘的地盘。”

    只见一堆侍从从轿子后面出来了,拿着刀剑像那个红衣女人刺了过去,只见其中一个拿着刀从左侧偷袭过去。

    却没想到这个红衣女人鬼力高强,被她身上放出的鬼力给伤到了,不能走进她的一米内。

    突然,不知道是吹唢呐的人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吹的十分欢快。

    原来是喜轿前面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出手了,手掌一挥  ,一阵利刃一样的风打了出去。

    那个红衣女子就化为黑烟消散了。

    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接近。

    骤然乐声停了下来,是天亮了,一道金色的阳光从窗户透了出来,阳光打在白书的脸上,一个转身把半边脸埋在了枕头里。

    白书皱了皱那对精致的眉毛,睁开了那双明亮的眼睛,揉了揉头,心里感觉空荡荡,好像,有什么事情忘了。

    摇了摇床边的铃铛,严管家推着餐车走了进来:“少爷,今天有您喜欢的格洛夫饼跟甜品经典布丁。”

    白书坐在书桌上让他端了上来,翻开一本书细细的看。

    看到里面有一章讲的是冥婚,突然觉得很有兴趣,就问了问管家:“你知道冥婚吗?似乎很有趣。”

    看着少爷比平时活跃一些,严管家便说道:“当然知道,不过少爷可以多了解一下这些民间趣事儿。”就退下做其他事情了。

    到了晚间,熄灯后,还未等白书睡着,这一次白书清晰的听到了唢呐吹着的喜乐。

    白书以为是谁家在放音乐,便摇了摇铃铛,叫严管家,可是随着喜乐离自己越来越近,严管家还是没有来。

    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被突然的敲门声吓到的白书心想,门也没有锁,严管家一半也就敲一两下就进来了。

    所以是谁?

    “你是谁?”白书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回答,而是等来了更加急促的敲门声。吓得白书把柜子推到了门边。

    白书听着急促的敲门声跟唢呐吹着欢快的百鸟朝凤就这样半梦半醒的趴着柜子睡了一夜。

    红布高挂,白烛摇曳闪烁,在一片空地中间放着床上面放满了桂圆红枣,墙上用红纸贴的囍。

    江野用手摸了摸白书的脸喃喃低语:“真好,我现在得到你了。”被面具遮住的脸,看不见他那表情,但那双露出的眼睛满是偏执。

    在烛火的噼里啪啦响声中,白书醒了过来,看着身边的不一样的景色:“这里…是哪里?”

    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靠坐在床边,似乎是睡着了,应该也是一样跟我被抓来的。想了想便把他给摇醒了。

    “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江野呆滞了一下,随后笑了一下,把白书压着,控制住不让他动:“你现在是我的新娘,以后便是我的妻。”

    白书被压住愣了一下 ,抬起手脚反抗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奈何实力悬殊差的太大,被压制的死死的。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把我抓到这里!”仍然在努力反抗的的白书说道。

    用一只手把白书的两只手给压住,用另一只手理了理因为白书反抗而凌乱的头发,冰凉的触感不似活人。

    缓缓说道:“江野,你是我的新娘,是你选择做我的新娘的。”

    一夜红暖账,白书看见了他脖子上挂着的玉牌,想到了不久前,在古玩市场买的一块玉牌,似乎跟这个是一对的。

    白书每天过着重复的生活,一直被江野养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偶尔可以在江野的允许下出去走走。

    直到有一天,江野似乎有什么事,在散步的途中突然不见了,趁着这个机会便逃跑了,可是无论白书怎么跑,都在原地来回打转。

    最后累的倒在地上,等到江野回来时,看见白书这个样子,很是心疼的抱了起来:“真不乖呢,看来腿是不需要了。”就打折了他的腿。

    白书流出了眼泪,却也不敢发出痛苦的声音,只能呜咽。

    江野抬手摸了摸白书的脸,轻轻整理了散乱的头发,抱着回了洞府。

    “现在终于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没有碍事的家伙了。”温柔的抱着白书,轻柔的啄了啄他的粉唇。

(完)

写了 6578 字,被 3 人关注
41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