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蹊跷死去的众人

发布 · 字数 1571 · 阅读 87 · 评论 6 · 喜欢 0

        “从去年七月起,在这西南一带便总有人会莫名死去,小至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大到年逾古稀的老人,他们都有个共性,全是身患重病。”李山海讲述到。


  “这有什么奇怪的,普通人得了重病身体承受不住自然会死去。”我立刻做出判断认为只是平常之事。


  “没有那么简单,据贫道所知这些人所得之病大多都是治好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他们生前都购买了大额人寿保险。”他轻抚着胡须摇头。


  “集体骗保?!”我又惊又疑。


  “不,贫道得知此地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事大有蹊跷,因为这些人全都是在同一个时间段死的,死相竟也十分相似,而据法医所查他们所有人都不是死于病发,也不是自杀,更不像是他杀。”李山海提起拂尘瞪大了眼睛向我说到。


 “确实有些蹊跷,他们死在什么时候?”我开始怀疑这些人的死并非常事。


  “午夜子时。”


  “他们的具体死状李道长可曾见过?”


  “没有,现在这些人的尸体全都安放在一家医院的停尸房有警察看守,因为未能查明死因保险公司也都拒绝赔付,也属实是可怜就因如此直到现在尸体都安放在冰棺内未曾下葬,贫道便是受其中一人家属所托前去查看却被值守警察赶了出来。”李山海神色有些悲凉似乎是对他们的遭遇感到同情。


  (你这老道还会替别人感到伤心,你准备杀我的时候怎么没看到。)


  “那家医院在哪里?”我再次发问。


  “秦道长是打算?”他好像明白了我的意图。


  “难道李道长无此想法?”


  “贫道正有此意准备今晚前去没曾想在此处遇到您。”


  “哈哈,今夜同往?”


  “贫道带路。”


  我一直没有怀疑李山海所言是否真实可信,没准就是编出来想找个地方安算我,他这人,现在不可全信。


  但不论真假我都要去看看,我现在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茅山的小道士了,我是下界度道人,是太上老君的弟子,是要度事件修士迷途而返的有责之人。


  “喂,秦放,你真准备管这麻烦事这些也不能证明是什么妖邪所为啊。”


  真是的,蒋岚这丫头又插话了。


  “蒋岚姐,修道之人行万里,游天下,在这途中所遇之事皆是为修行不可不管。”


  “秦放,我也前去。”宜叔开口说话,语气平淡。


  “好啊,正好宜叔您之前对此之道颇为熟悉。”


  我对阴鬼之事不甚了解,宜叔之前修习此法定会熟知。


  “喂,你们都去了那我怎么办?”蒋岚姐大吼着看向我们。


  “蒋岚姐不去?”我故意反问。


  “我才不去看什么死人尸体,哎呀,听着就瘆得慌。”


  “岚儿,你刚入道途修为甚浅,不去也好。”宜叔温柔地说。


  “算了,也没指望你去,顶多帮个倒忙。”我仰头四十五度对天张口。


  “秦放,你是不是又皮痒了!”


  哟哟哟,他生气了!


  我才不理会他。


  “来来来,李道长我们三人一同饮酒吃肉,今夜同往。”


  “这,颇为不妥吧。”宜叔尴尬的笑着。


  “哎呀,宜叔您应该学学李道长,我们也该有这觉悟,额怎么说来着?”我挑着眉笑。


  “哦,酒肉穿肠过道祖心中留。”李山海很懂事,赶忙接话。


  “对对对,宜叔您快来。”


  “哎呀,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李山海又招呼来了服务员。


  “小陈儿啊,再取些酒菜,贫道要与二位道友论道。”


  “马上来!”


  “对了,秦放我们何时动身?”宜叔坐下了问我。


  “午夜子时。”


  (对了,你说蒋岚怎么样了?


  哎,我才不理他呢,随便怎样,就是这么硬气!


  你说什么,秦,放!


  哎哟,哎哟,我错了,蒋岚姐别揪我耳朵啊!)


  ……


  黄叶初秋,凉风阵阵,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


  我们在李山海的带领下来到了那家医院,此时离子时还差一个时辰。


  医院周围很是冷清,我们站在西南方的一颗行道树下四处张望。


  “秦道长啊,前面就是停尸的那家医院了,不过您不是说子时吗,为何早这么久来?”


  “我总觉得有些不妥,你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


  “七月十五,对了,今天是中元节!”


  “秦放,你是觉得……”宜叔说。


  “没错,李道长说过,这些人死去是从去年七月开始的,而且都并非正常死亡普通人不能查明死因,你们想想。”


  “是修道者所为。”李山海直言。


  “正是如此,七月乃是一年中阴气最重的一月,而七月十五则是道家中元节,当日子时阴阳交汇,恶灵回府,鬼门大开,正是以魂修道的好时机。”


  宜叔面色凝重陷入沉思不再言语。


  “李道长,今年是哪一年?”


  “2020。”


  “我们修道之人何时用上公元纪年了?”


  “庚子年,你是说。”


  “秦道长,今年乃是纯阳之年又岂会……”


  “我也这样想,但直觉告诉我他今晚必来。”


  “没错,盛极必衰,纯阳之年阳气最盛,但到了极点便会有所衰弱,加之中元节阴阳交汇正是六十年难遇。”


  我和李山海正在思考着,宜叔却突然开口。


  “今夜子时便是天地契机。”


  “你为何知道得如此清楚?”李山海诧异的望着宜叔。


  宜叔并没有理会。


  接着宜叔表情惊恐地大吼出来声音有些颤抖。


  “秦放,必须阻止他,一旦他今夜成功将再也无法回头!”


  我不解的看着宜叔,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反应,但就在这时,突然,他身后出现了一个晃动的黑影。


  “嘘,有人来了!”


  ……

写了 19021 字,被 5 人关注
6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