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他

发布 · 字数 1237 · 阅读 214 · 评论 22 · 喜欢 3

月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到绝望的尽头。

食堂门口静悄悄的,仅有两个人。

他提着舍不得的吃的饭,木讷的低着头,任由家人的数落。

三十分钟前,一个比他个子矮半头的男人出现在他工作的厂房里,明明算不上高大的男人,却能让他羞愧的不敢抬头。亲人的到来,并没有让他感到喜悦,只感到无地自容。

被亲人面前看到自己的狼狈,是一种什么感受?

“自己,让他失望了吧?”他一边加工一边想,不敢抬头去看男子那双浑浊的眼。

戴着湿手套的双手去取下顶端烧得发红的金属棒,待颜色变淡暗一些后再放入旁边的水槽。

“嘶!嘶嘶”

金属棒在循环水槽发出声音,打破了二人间的沉默。

“你这个零件烧红了直接放水槽里不可以吗?”男子斜着身,开口道。

“这个零件刚烧好就放进去温度太高,会裂开,就报废了,报废一个几十块钱。”他小声解释道,语气像做错事的小孩。

晚上加班三个小时,一小时十块钱,报废一个三小时白干。

解释完,男子闭上嘴不再说话,眼睛一直望着他。细瘦的手戴着厚重粗糙的布手套,紧紧地握住金属棒。停顿片刻,弯下身子将零件放入水槽。

每个动作都令男子心疼。

同时,每个动作都令他煎熬。

他只觉得这快下班的半小时太慢,太慢了。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窘迫,曾经的轻狂傲慢都哪里去了?曾经嚣张地对父亲吼:“不要你管!”

气得父亲额头直冒青筋,“好!好!不用我管!”

如果父亲在他面前,他还敢说出这句话吗?

才17岁,就被磨光了满身的斗志吗?

他突然感觉没有一点力气了,突然想哭,自己伪装的坚强,在亲人面前,没有一点点意义。

零件已经都烧完了,他关掉机器,将水槽里的金属棒两根两根捞出来,放入身旁的长方形铁筐内。尽可能的表现轻松,可是额头的汗出卖了他,一滴滴落入水槽。

“这水槽里的水,温度很高吧?”男子问道,手已经开始伸向水槽。

他想大声阻止男子的行为,但是放弃了,反正已经很狼狈了,不是吗?

男子划了划滚烫的水,将手收回,又是无尽的沉默。

“你这一天都做这个东西?”男子望着他,“一天上班几个小时?”

男子忍不住打破现在的氛围。

他接着捞零件,弯着腰无力地说:“嗯……九个小时,加班的话十二个小时。”

每两天加一次班,一个月工资也仅有四千。

捞完零件,他取下厚重的湿手套,露出泡得皱白的嫩手,这手跟布满机油以及灰尘的衣服相衬托,又狠狠揪了一下男子的心口。

毕竟男子是受他父亲的要求找个学技术的工作,结果送到这里吃苦。

“你每天手都是这样吗?”男子心疼问道。

“嗯……”回答的声音,小如蚊叫。

其实这还算好的,有除锈剂的水槽会让手痒,然后脱落掉一层皮。

他心中对自己安慰。

终于熬到下班了,他小跑到打卡机前,打完卡又跑出工厂去食堂买饭,食堂六点就下班了,只能在加班的时候打电话给食堂,让他们留点饭菜,有时剩下的菜便宜,有时是肉,十几块,但是没的选,贵点就贵点吧。

出食堂门口的时候,肥胖的男子已经追上来了,不再保持以往的沉默,一句又一句话从嘴里跑出来,

他提着打包好的饭菜,木讷的站那望着月亮,任由男子唠叨。

如果当初接着上学,现在是什么样子?当初不屑地对着父亲说,上学混个毕业证有什么用,这玩意别人都有好吗?有用吗?能提高我的起跑线吗?

可是没有这个毕业证,起跑线还不如普通人……

后悔吗?

后悔,也没用了不是吗?

为什么努力的活,也只是活成了普通人的模样。

“你要是能吃苦,能接着干下去,就好好干。”

这是男子转身离开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他松了一口气,低头提着饭菜向宿舍走去,月亮逃出乌云的笼罩,将月光撒在他身上。

当然,撒在他身上的,不光是月光,还有迷茫……没了方向和目标的迷茫…

53252_irka_7253.jpg

写了 4283 字,被 3 人关注
过去的,终究只是幻象,未来,一切热情都降为零度。
22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