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师

发布 · 字数 2598 · 阅读 196 · 评论 20 · 喜欢 2

遇见这个人的时候,林非刚下了茶馆去街边的摊子上吃馄饨。

这个人其实刚刚就见过,不过躲在屏风后面说书。最后散场撤屏风前林非就走了。

这个人穿着灰布长衫,穿过噪杂买卖的人群晃晃悠悠来跟林非拼桌,坐定了等馄饨上桌。等一碗馄饨被卖家老头儿递上来,他喝口汤,舒服的叹口气,说:“什么对啊错啊,善啊恶啊,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林非夹了个馄饨,于是就露出了右手。右手只有四根指头,小指齐根而断。慢条斯理地吃完一口,林非接道:“是没意思。”

“那仁兄可有有意思的故事?”

“可我何必要说?”

“喏,钱。”这个人掏出五两银子,提着锦囊的带子在林非面前晃了晃。

林非微笑,伸手欲接。那人极速把东西收回去,塞怀里宝贝似的拍了拍,对林非挤眼道:“就事儿论价。”

“可以。”

林非于是就说:

“几年前锦国亡的时候,浩浩荡荡一堆人跟着帝王来到秦地。

其中除了帝王与臣子,妃嫔和姬妾,还有吹笛的唱戏的弹琴的扫地的。

当时盛况你不在京城你不知道。我是经历过来的,我见过。”

那个说书的接道:“我在啊,我知道。”

林非就说:“行,你知道。你别打断好么?”

“还没熟就这么跟我说话?我是买家,你礼貌点儿!”

林非不理,继续讲道:

锦国那片地风水好,养出来的女子好像从清雪里开的梅,从碧水里捞出来的鲤,从天上飘下来的霞光,从古久的书里走出的璧人。活在锦国的男人都想被她们瞟上一眼,瞥上一眼,或者啐一口。

锦国亡的时候,除了帝王与美人,跟着到秦地的还有扫地的鼓瑟的洗衣的弹琴的。

开始他就在皇城里扫地,其实他是个弹琴的。他的手指指尖上有茧,后来扫了半年地,茧子转移到了手掌上。

重新拿到琴,在一个上午。那个上午飘着风,假如这天没给他琴,他扫不干净后花园的所有大树底下就要受罚。

他路过宴会,嗤笑了一声。被摁下时笑言:“秦国竟有如此妙曲,奴婢不禁喜不自胜。”

亭中坐着那人喜怒难测,有人俯身说了什么,就有人拿了他的琴给他好像施恩。

抚着琴,什么家国啊亲朋啊好像在那一瞬间鲜活,什么黍离之悲久别之思各种杂乱无章的情感在刹那淹没他将他溺毙其中。可他不能哭,他得笑,他得狂放不羁,他得乐不思蜀。

最重要的是,他得让人开心。这世上,开心最难得了,得到了开心就得到了想活下去的希望,然后就想让人把这样的生活永远继续下去。

他也就可以留下来了。

他唇角带笑,指下华章。正是秋天,凉气在肃整的宫殿仪仗树木间喧腾,他的琴音里开出三月的花飞出六月的蝴蝶,长出八月的稻谷流出腊月的冰河。春花秋月,表彰的是秦皇的文治,战马嘶鸣,赞颂的是秦皇的武功。

“何曲?”

“《来仪》。”

“确实好。”

轻轻一句,便可改变他的命运。他脸上绽出光华,好像得此荣光,喜不自胜。

之后,高台那位便隔三差五让他去弹琴。他变着法子弹,什么天就弹什么曲儿。时而曲子中展露一些真意,什么治国安民什么良宵难待啊,什么众民劬劳什么唯君为尊啊,就把一副知音见赏忠心奉主的样子表现出来啦。

这还不够,他还对曾经的同僚冷眼相待。有人专门到他那里摆脸色看,他就说:“食君禄,为君事。你不想干,你去死啊。早不死晚不死,你他妈现在去死啊!你去死没人拦你,还要夸你呢!你个几把搁我这儿找什么场子,谁比谁清高啊?”把人家气得五味陈杂,他在人后面没心没肺的又嘲笑一通。

别人怎么想与他无关,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也就两个月,他得到了义王的青眼。义王说:“跟你在一起很开心。”

彼时他们在宫外郊区,在一座寺庙外面。寺庙外面有几亩桃林,桃树开花,桃花掉进水潭里,水里有他们的倒影。义王这话是对他的倒影说的。他坐在潭边的石头上,笑了笑,拍了拍琴,说道:“可我跟义王殿下你在一起不开心。”

义王说:“为什么?”

他说:“青丝消磨尽,好事不留人。”

义王微笑:“怎么会?”义王捻起他的一绺发丝,俯身凑近他的脸亲了一口。

义王带他游玩,他欣然接受。义王找人治他的断腿,他也欣然接受。义王想把他带回自己府里亲近,他拒绝了。

“等等,什么断腿?什么亲近?义王竟然...”那个说书的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这个离奇的故事。

林非指了指自己的腿,略无奈地说:“随王来秦的时候是冬天,被人踩断就一直没好。”

“那义王可是几年前被封往锦州的义王?”

“对。”

“你你你...”

林非将他指着自己鼻子的手压下去,说:“我我我...是个负心人,不用你再多说。”

“这我怎么写?”

“你可以不写。”

“我又不写宫闱秘史,你继续。到时候我一笔给你带过。”

“好啊。”林非失笑。

他继续道:

他不能走。因为他有未婚妻,他也不爱义王。

锦地的女子清丽无尘。他的未婚妻像山间水边的白鹤。秦军入城那天,她对他说:“我为君前驱,望君不忘故人恩。”于是就自缢殉国。

他梦里所思所念都是那个女子。她跳舞,裙摆像朵红木香。她低眉,眼睛好似一泓水,水里有一条红尾鱼,眨眨眼,鱼就摆起鱼鳍钻进人心里。

故人恩就是她为我,我为君。他在心里说。

只要那位一日在深宫后院,他就不能离开。

义王说:“我们离开皇城。我们去锦州,回你家好不好?我去找父皇要封地。”义王说这话的时候清泠泠的眉眼温柔化开,他想起那个温柔的女子,想起战后斑驳的城墙,想起那一城的老病妇孺,想起故乡的故事故人。

爱人有缘无分,故人恶我如仇。

旧地荒野遗迹,旧年一去难寻。

可他笑的很开心,答应下来:“好啊。”

古人云:拒欲不道,恶爱不祥。

但这种别有用心的接受更为人不耻啦。

最后的事情是这样的:义王在皇宫外备了马车,让他当天晚上先走。第二日义王再赶上来汇合。

这个打算有义王自己的考量,但在他的意料之中。早在遇见义王这个意外之时,他就把义王纳入计划之内了。

那天晚上,他先去找了同僚。同僚正打算视而不见拂袖而去,他说:“王有救了。”同僚愣怔,他又说:“一会儿我去找王,替他出来,已经找好了路,接应的人也联络好了。我来告诉你一声。你是走,还是留?”

同僚浑身颤抖,双目发红,眼泪顷刻奔涌而出,捏紧他的双臂道:“你怎么不说?你怎么不说啊!我留下!我留下!我能做什么?你要我做什么?你一定需要我做什么对不对?不然你不会来找我...王可以回去了,可以回去了,真好,真好!你怎么不带着我?”

他让同僚留下,明日鸡鸣之后去往幽囚之地,为的是装作王还在的假象。

但是,王说他不走。

他利用义王找出守卫的空缺,跪在门外说:“不求王能恢复家国,但求王不受幽囚之苦。”

王在门内陷入沉默,最后说道:“孤去往何处,何处便受战乱流离之苦。君且费心,孤不能也。”

闻言,他在门外无声大哭,忽复觉可笑,哭哭笑笑,如疯子一般。失态了整整一刻钟,他突然肃容正仪,跪地行臣子礼,对王说:“愿君永昌。”

他一步一拐走出皇宫,对等着接他的义王的人笑着说:“我去准备点东西。”

走过一条街,就见到了另一队人马。牵过一匹马,抚着马鬃,告诉他们失败了。

那些人问他为什么,他摇摇头。

其实也算是成了吧。在这件事尘埃落定之时,他突然心如死灰。不想再赌了,什么都不想了。

寒夜空明又虚幻不实,像冰冷的琉璃,好像尘封着什么玄奇,其实内里空无一物。

义王...

他抬头看看天,几个星子泛着冷辉,云被冷风抹开,所有人都一直生活在这片天空之下。

他愧对义王。以后就不见了吧。

他翻身上马,向城外而去。在马上掏出袖剑,先用右手砍断左手小指,再用鲜血淋漓的左手砍断右手小指,将断指抛弃于大道上。

义王及随从知他爱琴如命,看琴留在车里,便没有怀疑他是自己离去。

破晓时分他回头看了看这座城,雄伟的城池一半袒露于初阳,一半沉眠于黑暗。他想到如今的锦州应该也是这般景色。

他永远也回不去了。

听完这个故事,那人沉吟片刻,说道:“我听人说弹琴的不能轻慢,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林非笑了一声,回道:“早年听闻写史的认真起来不要命,不知先生如何呢?”

写了 16853 字,被 20 人关注
20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