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前

发布 · 字数 1417 · 阅读 107 · 评论 12 · 喜欢 0

      (本篇为《月光下的他》的第二篇,本来只是写着玩,没想到小鱼姐姐想知道结局,那我就写完这个故事吧。)

   那个男子,是他哥。一个孩子都比他大两岁的哥,辈分嘛,就是这么任性。

  他回到宿舍,二话不说拧开可乐,咕噜咕噜往下灌,如同喝酒一般。一瓶下肚,打了一个巨大的嗝,刺鼻感使他炯炯有神的眼笼上一层水波。

  “可乐太呛鼻子了吧,眼泪都泛出来了。”

  他坐在床上心想,随后将一个巨大纸箱放在床前,当桌子用。

  扒拉两口米饭,又开始走神,回过神来,再塞几口菜几口饭,接着走神,来来回回好几次。

  “小家伙,你咋吃饭老走神啊?”

  睡在他对面的舍友打断了他的神游。

  “呃,有吗?”他嚼着米饭,含糊不清的说。

  舍友爬在对面床上,伸出胳膊递来一瓶啤酒,然后自顾自的又开了一瓶。

  几分钟后,他看着纸箱上吃干净的饭菜以及冰凉的空酒瓶,紧皱眉头,表情凝重。

  不出意外的话,今晚要拉肚子了……

  他胃一直都不好,食堂留的饭菜里又有大量辣椒……辣椒配酒一时爽,吃完饭后厕所躺。

  处理完垃圾,他揉着肚子,躺在床上,望着上铺的床板。宿舍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空间小,上铺都是不住人只放杂物。

  “假如你回到我这个年龄,你会选一份工资高,但是不喜欢的工作还是一份工资低但是热爱的工作?”

  这句话是对舍友说的,舍友今年二十八了,而他,差三个月十八。

  舍友听了一愣,认真想了好一会,然后笑了笑说:“你说的是假如,哪来的这么多假如。”

  他本以为舍友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就不打算聊这个话题了,但舍友的话匣子已经打开了。

  “如果我回到你这个年龄,我一定不会活的这么狼狈。”

  “你这还狼狈啊?天天给工厂拉货,送完了就下班了。”他有些不解。

  “我要在你这年龄,我会先学车,毕竟车在哪都会用上对吧,然后把精力放在学一门高端技术上,这样工资也有了,然后才有余力做喜欢的事。”

  舍友并没有回答他,依旧自言自语。

  “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你就会明白,没有那么多选择了,生活在追着你跑,而不是你选择怎么样的生活。”

  说完这句,舍友不再开口了,翻身玩着手机。

  “那我,算走错路了吗?”

  ……

  他带着问题,度过一夜。

  次日早晨,他起床刷牙,内心不断的问:“要接着上班吗?或者回头。”

  犹豫了半天,依旧没有结果。

  这天,他被老师傅叫到另一个位置,机器也变了,不过都是淬火的机器。昨晚的机器是加热两头,这台机器是加热中间。

  而且这台机器加热完会自己喷水降温,不会出现裂开的现象。

  老师傅教他怎么启动,怎么取下来,然后放入1:3调好水跟除锈剂比例的塑料盆里,过会再取出放入长方形铁框内。

  因为需要把零件放塑料水盆里,所以不能戴布手套,不然一会就把水吸干了。

  看着在机器上烧的赤红又被水冷却的零件,他有些发怵,零件上冒着刺鼻的烟,像是提醒他很烫。

  老师傅轻描淡写地握着零件,放入水盆,安慰他说:“没事,不烫的。”

  放入另一个零件,启动,几十秒后,加工完毕。

  他的心扑通扑通跳,修长的手指慢慢接近那根金属,刚一接触又飞快缩回去,一咬牙,狠狠握住那根铁棍,忍着高温带来了痛感,放入水盆里。

  连续加工了好几个,手已经习惯了这种痛感,鼻子也习惯了那股刺鼻的烟,就是不知道高温加热再冷却的气体有没有毒……

  未来的一段日子里,他每天接触的就是这两台机器,一台加工头脚,一台加工身子。期间也经常出现大大小小的问题,也经常会被经理批评说效率太低,速度太慢,赚不到钱的。

  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最大的问题,发生在2020年,9月3号那天。

  用一句话描述就是,他把机器搞炸了!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去加工机器,这时的他已经可以一个人操作两台机器了,但是任然避免不了意外的发生。

  当启动键按下之后,零件迅速发红,随后就是加热棒打出一连串的火花,吓的他连忙跑开,经理在远处大喊:“快去按紧急按钮,然后拔电源!”

  他大脑一片空白,按下红色按钮就拉下总闸,然后就看着后面的机箱冒着大量白烟,经理一边责怪他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关电源,一边掏出手机打给老师傅。

  捎带一提,老师傅和经理是夫妻。

  他傻站在冒烟的机器前,两眼一闭,就是满视野的火花,显然,被吓得不轻。

  “这下,闯大祸了吧。”

  他无奈的想。

  

  

  

  

写了 9107 字,被 5 人关注
过去的,终究只是幻象,未来,一切热情都降为零度。
12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