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邯杉(伍)

发布 · 字数 2072 · 阅读 249 · 评论 39 · 喜欢 6

《玄中记·说狐》:“狐,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能知千里外事,善蛊魅,使人迷惑失智;千岁即与天通。

我叫狐邯杉,我陪着小道士外出历练一个多月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下了一场雪,这雪说下就下,没有任何征兆。

没错,漫山遍野的全都是雪,白茫茫的一片,要想行走都很难。

我可不怕这雪,变回原形,浑身轻盈,可以在这雪地上行走,狐狸有三宝,光是我那身柔和的皮毛就可以取暖,关键我担心的是小道士,他一直在这雪地里挨冻也不是个办法。

我打了个哈欠,揉揉眼,对小道士柔声道:“剑书,你看我们受冻挨饿的,不如我们去小夏枯的玉里去避避?”

小道士叹了口气,道:“进入玉里乾坤躲避风雪,那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没有那玉里乾坤,我们又该怎么办?”

我见小道士没有想进入玉中的意思,便揽住他的胳膊,向他撒娇道:“这不是有嘛,我不管,我就是要进去,我饿了。”

小道士摇了摇头,道:“你饿的话,可以吃辟谷丹。”

我见小道士如此的固执,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大声道:“你若是不答应我,我就不理你了,不理你,不理你,不理你...”

小道士静静的看着我,忽而揉了揉我的头,忍不住轻笑道:“你啊你,啊,算了,你进去罢。”

我怔了怔,道:“你不进来?”

他朗声道:“我进去做什么?”

“这我可不管,你必须要进来。”说着我便找机会从小道士身后抱住他的两条胳膊,使他挣脱不了。

由于我抱着小道士,没有空闲的手,无法晃动白玉牌,所以我召唤出了我好久没有用过的大尾巴,撩了撩腰间的玉牌,随即腰间便传来小夏枯懒洋洋的声音,“邯杉阿...邯杉姐姐...怎么了?”

说话间,小道士想挣脱我的束缚,但被我抱的紧紧的,以至于小夏枯说什么话我都没注意听。

我大声道:“狐夏枯,把我们传送到白玉牌中。”

小道士还想说什么,但是已经晚了,小夏枯听到了我的声音,我们已经进入了白玉牌。

“哈哈哈,邯剑书,最终你还是进来了。”我大笑道。

我有些得意忘形了,因为只注意小道士,没有在意刚刚把我们传送进来的小夏枯。

没在意就没在意,偏偏我还从小道士身后抱着他。

小道士轻轻咳了两声。

“咋...咋了?你染上风寒了?”我问小道士。

我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呃,然后我便看到了小夏枯望着我们,随即像触电一般,我赶紧抽出了抱着小道士的手。

我怔了怔,道:“额...小夏枯,你来了啊,午好。”

小夏枯勉强笑道:“午...午好啊,邯...邯杉姐姐,我这我这,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打个招呼,呃...为了赔罪,一会有礼物给你们,我这,招呼打完了,再见再见。”

说罢,小夏枯像箭般跑了出去,只留着我和小道士四目相对。

小道士凝注我半晌,转颜一笑道:“憨狐狸。”

听到小道士这句话,我顿时涨红了脸。

反击道:“我...我哪里憨了?你这邯...憨...憨剑书!”

小道士见说不过我,便对着我的脸拧了一把,继而又说道:“别逞一时口舌之利,憨狐狸。”

我白了他一眼,道:“刚刚小夏枯说有礼物给我们,出去看看。”

小道士继而点了点头,便随着我一齐出去。

出来后便看到小夏枯那熟悉的身影,由于他身高的原因,他站在一块大青石上,背对着我们,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看到他这样,我直接在他身后照着他的头给他来了一巴掌。

紧接着便传来小夏枯不满的声音,“啊呀,邯杉姐姐,痛痛痛,我这么聪明的脑袋都被你打傻了。”

我问小夏枯,“说吧,你刚刚说有什么礼物给我们?”

小夏枯揉着他刚刚被我打过的脑袋,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鬼主意。

只听得小夏枯哀怨道:“这才刚刚见面,就要礼物,我这狐啊,就有一个缺点,记性不好,就在刚才,被你这么一打,啊呀呀,礼物什么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痛死我了。”

我淡笑道:“用不用再给你来一巴掌?”说着便扬了扬手。

看到我扬手,小夏枯便下意识的躲闪,急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这...我这忽而的又想起来了。”

小夏枯边说话边看向我,我便示意他继续讲。

小夏枯又说道:“邯杉姐姐,你记不记得上次您给了我四条白花蛇?”

我点了点头。

他便接着又说:“上次您离开之后,我便每日用我的血喂养每条小白花蛇,直到现在,经过我血的喂养,这几条小蛇不就之前便可以化形了,经人接手,这些小蛇可以变成任何形态的武器以及各种形态的器具。”

我问道:“别卖关子,白花蛇呢?”

小夏枯嘿嘿笑道:“邯杉姐,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急性子。”

我扬了扬手想准备打他,小夏枯又是下意识的一躲,很是滑稽,惹得我不禁笑了出来,就连一旁的的小道士也笑了起来。

小夏枯皱着眉道:“邯杉姐,你又吓我。”

小夏枯抱怨完,接着便让我和小道士伸出手,刚伸出手,忽的一条盘成圈的白花蛇便落到了我手里。

我仔细观察着这小蛇,只见这小蛇黑一圈白一圈,花纹一环又一环的,还盘成了圈,看着看着我便看花了眼。

又一眨眼,这小白花蛇在我手中变成了一柄锋利的小匕首,我便把这匕首藏到了靴筒中,需要的时候就直接拔出来,十分方便。

我进而下意识的望向小道士,只见他手中多了一把半黑半白,露着寒芒的长剑,小道士仔细的打量着手中的长剑,翻来覆去的查看着,看样子小道士很喜欢这把剑。

小道士对着剑打量了一会,便把剑放到了一旁,继而转身对小夏枯微笑道:“夏枯小兄弟,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赠我宝剑,我应该有所回赠,这样吧,我赠与你九张往上面滴血就可以使用的保命符篆,用你的血来驱使这符篆,威力应该会很大。”

说着小道士便从怀里掏出一个黄色的小兜子,硬塞给了小夏枯,小夏枯见不好推脱,也只好接受了。

我问小道士他为那把剑取的什么名字,他说他那剑分黑白,不如就叫两仪剑。

说实话,我不得不佩服小道士取名字有一套,我便央求他为我那把小匕首取个名字,小道士也没有拒绝,他只说了两个字,“露痕”。

我问小道士取这名字有什么用意,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我见小道士不说话,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我盯着他的剑,想到了一件事情,转过身看向了胡夏枯。

“喂,胡夏枯,你把大半个宝地带来了,是不是把通天树也带来了?”

小夏枯眨了眨眼睛,道:“对啊。”

我笑道:“怪不得之前,你说族长追杀你。”

小夏枯挠了挠头,笑道:“邯杉姐姐,你不会是想?”

我点了点头,说道:“没错,通天树那外人不得去,你先陪着小道士,我去去就回。”

写了 14518 字,被 16 人关注
我这我这我这,咋说? 呃,新人作者,多多关照!
39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