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道下山

发布 · 字数 1854 · 阅读 80 · 评论 7 · 喜欢 0

        我叫秦放,茅山派第六十三代传人,那天,我下山了。

  自幼我就向往山下的世界,现在,我终于如愿来到了这里——东华市,山下的一座国际化大都市,陪伴我只有师傅传给我的阴阳罗盘和桃木剑以及一身的本领。

  “小二,一盘青椒土豆丝,两碗米饭,一杯清茶,麻烦了。”我在门前徘徊了半天最终走进了一家饭馆。

  “哟,玩‘考斯普雷’啊小伙子,你这代入感很强嘛,小二都喊上了,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一个路过的大妈瞥了一眼我的衣服用尖尖的调子对着我说。

  我穿着一身破旧的灰色粗布道袍,实在不怎么光鲜。不仅是她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盯着我并开始议论。

  “哎,这土包子,穿的真寒酸,还‘考斯普雷’劳资看就是TM的穷逼一个,真他娘的晦气,呸!”

  “对对对,豹哥,这穷逼傻不拉几的,你看他那样子多磕碜。”

  “就是,穷逼!”

  “对,傻逼一个!······

  可师傅教过我要淡然漠视俗人俗语,一想到这里我便不再生气,依旧面无表情的坐着。

  直到——那个“小二”到了。

  “哦,那个,先生抱歉让您久等了,我是这儿的服务员,你甭理他们,他们啊,就是一群混混,无赖,对了您刚才是要一份青椒土豆丝吗?”

  我呆住了,这个“小二”太漂亮了,或许是我从小生活在山上的缘故,除了做饭的大妈再也没见过其他女人,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她美若天仙。她的眼睛特别好看,有一种一般人没有的美,当然这里的一般人指可不是做饭的大妈。

  “先生,先生,您怎么了?”

  “还有两碗米饭,一杯清茶。”当时,我真想哐哐给自己两耳光,我都说了些什么话,果然从小生活在山里整天和一群老顽固生活在一起怎么可能会搭讪女生。

  她十分尴尬地笑了笑,“哈哈,您可真有趣。他笑起来真好看,像春天的花儿一样。

  正当她转身要走的时候。

  “豹……豹哥,就……就是这……这小……小婊砸,骂……骂咱们是……是……是混……混!”一个结巴的歪嘴抓住了他的围裙。

  “得了吧,你他娘的说个话都TM这么费劲,不过劳资还是听明白了,你个臭婊子敢骂我们是混混,劳资们可是操社会的一哥,兄弟们给我抄家伙,带这贱货回去给劳资暖床!”那个混混头子大声的冲着我们喊叫,虽然当时听不太懂他的话什么意思,不过大概知道了,他们要欺负“小二”姑娘。

  我再也忍不住了。于是我秉着道不论俗的精神和他们理论起来。

  “尔等宵小之辈,厚颜无耻,竟欺压一手无寸铁之弱女子,算何好汉,可敢与在下一决高下。”说实话感觉当时我就是一傻逼,居然跟一群流氓混混讲道理,还TM用文言文!

  “你他娘的瞎比比啥呢,听你说半天了就听懂最后一句,咋地,想英雄救美啊,有这能耐吗?”混混头子趾高气扬的抬起头指着我说。

  我当时就怒了,居然有人敢质疑我的本事,我一把拉过“小二”姑娘把他护在身后(我TM当时为毛就没想到把她搂在怀里呢,是没这本事还是这胆了?)然后漂亮的给了歪嘴混混一拳,我没想到他们山下的人这么不禁打,明明没用多大力却打碎了他满口的牙,还将他打飞出去。

  “卧槽,还是个练家子,兄弟们一起上!”一群混混抄起板凳、啤酒瓶就冲了上来。

  我丝毫没慌,当时的我那叫一个帅啊,一手护着身后的“小二”姑娘,一手应付着冲上来的混混,来一个我打趴下一个,虽然没注意姑娘的眼神可心里却想着她崇拜的神态。

  “哎呦!”“哎呦……”没一会儿功夫,混混们全被打趴下了,一个个躺在地上叫苦连天。

  我转头望向了“小二”姑娘,总算说了句“人话”。“姑娘,没事儿了,在下已将他们悉数拿下。”

  她也望了我一会儿,我发现她的眼眶湿润了。“那个,你先出去等我,一定要等我啊。”他把我推到了门外叫我在这儿等着,当时那个傻逼的我就真站在门外看了半小时的街景。

  直到她出来,把我带到了另一家饭馆,等找了个靠窗的桌子对坐着后,我才知道她丢了工作,而且这个月工资还赔了东西钱。我想去找那些混混,可刚起身她就拉住我的手,说不要为难他们,说我已经给他们教训了,我决定的事情向来是不会改的,可那天望着她的脸,望着她拉着我的手的那双手,不知怎的,我又坐下了。

  她询问我要吃些什么,说现在是他请客叫我不要客气。她也觉得我吃土豆丝配米饭是因为穷,其实也真是穷那时,我身上只有师傅给的两个铜板,后来才知道山下早就不用这个钱了。我还是只要了土豆丝、两碗米饭、一杯清茶,不是不想吃肉,是因为师傅嘱咐过吃肉会影响修行。

  菜端上来了,饿的不争气的我像恶狗扑食一样狼吞虎咽,而她什么也没吃就这么坐在对面双手捧着脸对我微笑着。等我喝完那一杯清茶,还没等我开口叫“小二”姑娘,她却先说起话来。

  “刚刚,谢谢你啊,我叫蒋岚,暮染烟岚的岚,你叫什么,我看你不像本地人,从哪里来?”

  我TM又呆住了,人生中第一次这么漂亮的女孩主动和我说话,突然不知所言,脸上早已不争气的染上了高原红。

  “我……我叫……叫秦放……”

  “哈哈,你可真有趣,看起来傻乎乎的,好可爱啊。”蒋岚用手捂着嘴巴笑的不亦乐乎。

  “‘可爱’,是什么意思?”

  “啊?”

  “哈哈,你是真不知道吗,你从哪里来啊,怎么这么大个子像个小孩一样。”那年我二十二岁,一米八五的身高超她一整个头,可当时涉世未深在这里就跟个孩子没什么两样,或许还不如孩子。

  “我……我从山上来,就是北边儿那个茅山。”

  “哦,原来是山里来的难怪什么都不懂,今天刚下山的?”

  “对。”

  “那,还没地方住吧,你今年多大了,秦放?”

  “二十有二。”

  “哈哈,又说文言文,不过我能听懂,二十二岁,你比我小,那秦放弟弟要不暂时先住我家,我一个人住,正好有空房间。”

  当时正是傍晚,我望了望窗外似血的残阳想也没想。

  “啊?”

“好……好呀。”……  

写了 19021 字,被 5 人关注
7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