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古怪的小区

发布 · 字数 1821 · 阅读 66 · 评论 4 · 喜欢 0

       出了饭馆蒋岚带着我去了一家商场,进了门,叫我挑身衣服,我傻子似的回了句:“皆可。”

  

  她又没憋住笑,捂着嘴和肚子弯腰笑个不停,导购员也被感染了望了我一眼差点儿没背过气来。

  

  我依旧面无表情,好像丝毫没受影响。

  

  蒋岚给我挑了套经典标配,白T黑裤,望着我脚上的破布鞋又拿了双灰色运动鞋,等我换完看着我满意的笑了,都不是啥名牌,但我也没这奢求。

  

  “走,姐带你回家。”就这样,她带着我一路步行,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此时远处的天幕已越发的暗。

  

  我们来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说实话那地方的环境真不敢恭维,周围乌烟瘴气的像是巨大的废品回收站。除了小区门口那一排绿树和破旧的保安室别的你真看不出来那是一有着众多业主的小区。

  

  果不其然,凭着我多年跟随师父修道的经验,刚到小区门口我就察觉到这地方有些“不干净”。

  

  “秦放弟弟,我家就住在前面,你可别嫌弃啊,就是环境差了点,走我带你进去。”蒋岚回过头来冲着我笑了笑。

  

  我没有告诉她我发现了异样,只是默默的跟在他身后没多说一句话。

  

  “哟,小蒋,回来了,这后面的小伙子是?”保安室窗子里坐着一老头探出身子对着我们说。挺精神一老头,头发胡子花白,扬着嘴角乐呵呵的。后来才知道,这老头挺可怜的,没儿没女整天靠着低保过日子,这小区物业也看他可怜,就让他来这儿当个保安每个月还有工资拿,他吃住都在这保安室里。

  

  “害,丁叔,老家一亲戚刚进城没地方住,暂时借住在我这儿,我表弟。”蒋岚回了个笑脸。

  

  “来,表弟,你过来。”她转身招手示意我过去,我傻乎乎的慢慢走去面无表情。

  

  老头开始上下打量我“哎,这小伙子长得挺俊啊,刚进城啊,找到工作没,实在找不到来这儿陪老头子我当个保安,哈哈。”

  

  “嗯,谢谢丁叔了,明天我就带他出去找工作,那没事儿我们先进去了,走,表弟。”

  

  “好,挺俊一小伙子,去吧。”

  

  进小区后没再啰嗦,我们径直走到一座破旧楼房,大概五六层,单面开窗,每家共用一个阳台。

  

  蒋岚住在四楼,没电梯得爬楼梯上去,一进楼梯果然没出我所料。楼梯转角,楼梯扶手上贴的密密麻麻,不是小广告,是一张张粗糙的灵符,我一看就知道那是从一群玄学骗子手里求来的根本没啥作用。

  

  “那个,秦放弟弟啊,你别害怕,这些东西都是楼里那些老头老太太贴上去的,老腐朽,老顽固了,都是封建迷信。”蒋岚回头对着我尴尬的笑了笑,叫我不要害怕。我听了这话感觉心里受到了一万次暴击,封建迷信?那我算什么,总不能现在告诉他在山上二十多年学的全是他所谓的封建迷信吧?

  

  我一脸茫然的望着她。

  

  “哎,你要是不怕,就跟我来吧,哈哈。”我从未听过这么尴尬的笑,我倒是不怕,可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她倒是头也没回的走了,没办法我也得跟上。

  

  终于走到了四楼阳台,我又看到了奇怪的一幕。因为天气闷热,不少人都端着椅子板凳坐在阳台乘凉,一楼五家住户都挤在东边两家门前,我就寻思,这么多人挤在一起能凉快?这里的住户没保安老大爷那么友好,看到我和蒋岚上来啥也没问都清一色转过身去摇着蒲扇。

  

  蒋岚带我走到她家门口,她正翻找着钥匙,我被门上挂着的一块八卦镜吸引了。那可是真家伙,开过光的,是真能震辟妖邪的宝贝。

  

  我打断了她,指着门上的八卦镜:“蒋岚姑娘,这八卦镜是哪里求来的?”

  

  “哦,是我死去的父亲留下的,好像是一个道士送给他的,我父亲这人生前也跟那些人一样封建迷信,对了你突然问这个干嘛?”她听到我突然正常说话了,感到很惊讶,抬头望了望挂着的八卦镜。

  

  “哦,没什么,有些好奇,我也有些封建迷信,师傅从小也给我灌输那些迷信思想,对了那个道士叫什么?。”我微笑着,说出了这昧良心的话,我TM可是茅山派传人啊!

  

  “你这人可真奇怪,不是会好好说话吗,之前干嘛那样,那道士啊,我也不知道,我可不关心那些事,要相信科学啊,弟弟。”蒋岚继续翻找钥匙,用着一副长辈的语气。

  

  我摸着头笑笑,“哈哈,对,要相信科学,我也不信那些封建迷信,都是假的。”我对不起你啊师傅!

  

  蒋岚打开了门,拉着我走了进去。

  

  很宽敞的一间屋子,客厅收拾的非常整齐,陈设简单,侧对门框的是一张个小小的沙发,面前摆着个小茶几,没有电视,正堂挂着一幅巨大的八卦太极图,墙边是个书柜。

  

  蒋岚从茶几下拿出个凳子自己坐下,示意我坐在沙发上。

  

  我注意到了那副八卦太极图,“蒋岚姑娘,你不是不迷信吗,为什么挂着这个?”

  

  “叫我别加个姑娘,叫姐都行,那个啊也是我父亲留下的,他总喜欢这些,包括这套房子都是他留给我的。”蒋岚正在换鞋子。

  

  “哦,能给我讲讲你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我坐下了。

  

  她伸了个懒腰,“啊……你怎么对这些这么感兴趣,我先去洗个澡,等会儿给你讲吧。”

  

  蒋岚换好了拖鞋往浴室走去,我从沙发上起身打量起那副八卦图。

  

  “不像是我茅山派的阵图,这个排布,应该是易学八卦!”

  

  “难不成,蒋岚她父亲是个易学大师,这样看来认识道士也不奇怪。”

  

  “按门口的那个八卦镜看,那个道士应该修为不浅,嗯……不过他到底是哪个门派的?”

  

  ……

  

  我就这样在客厅里自言自语,思考着这一切,唉,当时的我是多么的纯洁啊。

  

  不知不觉,过去了二十分钟,我还是一直沉浸于思考中。

  

  直到……

  

  “喂,秦放弟弟你要不要也洗个澡?”不知什么时候蒋岚洗好澡出来了站在我身后拍我的肩膀。

  

  由于思绪被打断,我猛地一回头。

  

  “啊!……”

  

  蒋岚姐姐的浴袍被我碰掉了。

  

  ……

写了 19021 字,被 5 人关注
4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