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启示录《奇异录》鱼殇人长——鱼殇人长(第三章)

发布 · 字数 3671 · 阅读 270 · 评论 17 · 喜欢 2

美丽永恒是无数女人渴求的,但是通过歪门邪道的方式来赖以维持,只会扭曲美丽的内涵所在,使人变得丑陋无比,最终害人终害己。
——邵家六少
(感谢小浪文编辑鱼小鱼的合作,出演本章主要女角色——“冰海公主”鱼小鱼)

       在那个漆黑的密室之中,听完了若干个从九重山打听情报人员的汇报,特别是听到“九滨村发现了人鱼鱼鳞”的事情之后,红装女子气愤地将手中的高脚杯砸了个粉碎。那几个被派去的人都吓得跪在地上不敢说话,这个时候,一个头发长若女人但是蓬乱不已的男人走了出来,悄无声息地来到这几个人背后,掏出手枪后“咔嚓”一声上膛,朝着这几个人的脑袋就是一枪。 


       “小姐,全都处理好了。”头发蓬乱的男人将手枪收了起来。 


       这位红装女子放下翘着的二郎腿,低下头看了看这机个死去的人,如果不是胸前那对惊人的团酥还留有视觉的余地,估计这几个人的是什么样子……那个女子都不一定知道。 


       正应了那句话:红颜动人心,噬心又殒命。 


       红装女子重新找了一个高脚杯装满红酒,抿了一口红酒后,那大红色的红唇露出了一丝狠毒:“当你们让九重山的那位‘老师’发起警觉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自己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下场了。” 


       “小姐,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头发蓬乱的男人问道。 


       “那只‘人鱼公主’还真是出了名的圆滑,进了九重山反倒比在海里更加难找了。”红装女子双手打结道,“你觉得——你还能像十几年前那样,把九重山的‘老师’耍得团团转吗?” 


       “对于妖魔鬼怪他可能非常在行,但是对于其他的我不相信他能有多厉害。”头发蓬乱的男子脸上毫无任何的表情,但是看到公告板上贴着的邵红吟的照片,却露出了一种老友久违的笑容。 


       “那你就去吧,先是会会这十几年来……这位‘老师’有没有长进,如果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只‘人鱼公主’给我带回来!”红装女子说道。 


       “是!”头发蓬乱的男子接到命令之后,便带着一些人下去做准备,但是在准备一些武器的时候,那螺旋开花刃的鱼叉箭矢让这个男子露出了一丝笑容,但是那是来自地狱一般的笑容,于是自言自语道:“老朋友,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 



       回到这诸神人鬼所向的九重山中,接完母亲电话后的邵红吟,先是将两个孩子的衣服扒了,像煮汤似的将他们放到水里,将他们的污秽好好清洗掉。不过两个孩子特别喜欢父亲给自己洗澡,家中诺大的浴室可以一边洗澡一边玩玩具,邵红吟不喜欢像那些家长似的,洗澡就是洗澡,什么事情都不给做。 


       裹着浴巾,邵红吟将两个孩子放在床上,穿好衣服,命令他们只准在家里玩,之后便去找妻子若水芙蓉了。 


       “打完电话了?妈妈怎么说?”若水芙蓉问道。 


       “嘘寒问暖之外,大多数离不开自己的孙子和孙女,一下子教训我,一下子又教训你,让咱们软硬兼施。说什么——以前老妈待我是因为家庭原因什么的,那是对我好。现在不同了,家里不愁吃不愁穿,要是刻薄俩孩子就找我们麻烦。”邵红吟无奈地摊了摊手。 


       “咱妈真有趣,俩个孩子白白胖胖的,能说能唱、能跑会跳的,老是担心我们会折磨孩子干嘛?他们可是我肚子里掉下来的肉呢……”若水芙蓉搂着邵红吟的手,噘着嘴满是委屈。 


       “要知道,世界上最简单的职业就是成为父母,因为只要男女双方相互‘一激动’,然后时间又恰到好处的话,根本就不难。但是世界上最困难的职业就是做好父母,因为照顾家庭、养育后代是非常困难的,花时间又花力气,最后能否善始善终你都不一定知道呢……所以妈妈担心咱们也是有道理的。”搂着若水芙蓉,整理她的秀发的时候,邵红吟想起了他们二人最艰难的时刻——分娩。 


       若水芙蓉怀孕的时候,邵红吟是如影随形,一切家务包揽,带着妻子在九重山的美景之中四处辗转。两个小家伙在妈妈的呵护和爸爸的守护之下将养的极好,但是分娩那一刻,若水芙蓉因为脱力和失血,险些喘不过气来。邵红吟为了妻子想要放弃两个孩子,却在急救室外被若水芙蓉谩骂,抓住最后一刻机会,若水芙蓉生下了两个孩子。虽然医生告诉了母子平安的喜讯,但是,孩子和妻子抱出来的那一瞬间,邵红吟根本没有心思管孩子的健康与否,而是放在劳苦的妻子身上。 


       若水芙蓉满脸的汗水,煞白的脸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我这不是没事嘛……去看看我们的孩子……” 


       “可把你们妈妈累哭了,你们还哭得出来——”邵红吟哭笑双夹地看着孩子。 


       孩子的健康成长,是这对年轻父母最为欣慰的,夫妻和睦、延嗣繁茂、乐在天伦——这已经是最圆满的了。 


       “好了,我也要去赶赶海,弄点海鲜回来。”邵红吟站了起来,但是他的这句话却让若水芙蓉的脑袋上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她说道:“老公,你不是吃不得多少海鲜的嘛?” 


       “别提了,这是咱妈要求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啊?”邵红吟苦笑道。

 
       “咱妈?不是吧……咱妈除了鱼,其他的海鲜都无福消受,怎么还让你去赶海弄海鲜啊?”若水芙蓉其实知道,邵红吟和母亲都是对海鲜过敏的,只不过邵红吟这遗传下来的海鲜过敏并没有在自己的孩子们身上出现。邵玉玲年轻的时候就因为海鲜中毒,导致了所有海鲜之中只能吃鱼,遗传到了邵红吟身上呢?螃蟹、虾是无福消受了,但是其他的都能吃。 


       “‘你吃不了,孩子们难道就不吃啊?反正你吃得了的就吃,吃不了的就不吃。’”邵红吟学着母亲的语气对妻子说道,“你觉得,这样的说法——你还有反驳的理由吗?” 


       “没有。”若水芙蓉也耸耸肩。 


       “咱妈一会过来亲自下厨,所以你先带着孩子们去老家玩一会,然后再带他们过来,这样我也有时间弄海鲜。而且到时候我会发海鲜的照片到微信上,你让咱妈看看,还需要准备什么,到时候我到四海集去买。”邵红吟说完,提起放在大门口的道具就出门了。 


       “老公,赶海的时候小心一点!”若水芙蓉喊道。 


       “知道了!”邵红吟挥了挥手。 



       “村长,接你们的一艘船来去弄点海鲜。”再次来到九滨村之中,邵红吟借了一艘渔船出海弄海鲜,九滨村的村民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且,作为答谢——邵红吟都会分享一部分海鲜给渔民。如果吃不完,也会让渔民们帮忙保存,不过大多数时候,邵红吟都未必会记得住自己到底捕捞多少海鲜。渔民们也不纠结这个,就算吃掉了邵红吟的海鲜,记在给邵红吟的账单上,以后捕捞到了同样海鲜的时候还上就可以了。 


       “红杉鱼、生蚝、梭子蟹、青蟹、鱿鱼……嗯,现在就还差一条三文鱼了。”赶海捕捞是一项运气活,运气好的时候可能出现的海货都是非常极品的,但是,如果运气特别不好的话那边是毫无收获。邵红吟毕竟只是个业余的,对于一些相对比较珍惜的海货,他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去看看那些渔民们有没有好的存货了。不过看着满满十框的海货,邵红吟心里的确纳闷了:难道海货真的那么好弄吗? 


       “嗯?”正要准备返航的时候,邵红吟看到了许多的鱼类开始聚集,朝着一个山洞内游去,但是海水上漂浮着一股不用灵力是根本看不出来端倪的物体——似乎是液体,但是又难融于海水之中。邵红吟伸手摸了摸,手中突然溢出了蓝色的灵力,这便非常奇怪了:“是妖怪身上的血液——受伤的……难道是人鱼吗?” 


       发动引擎,邵红吟开着渔船沿着踪迹前行,开始寻找这个留下这些踪迹的主人。在波涛层层的沿海区域四处搜寻着,一个山洞很快进入邵红吟的视线之中,这个山洞没什么特别的,都是一些渔民为了“钓大货”,偶尔会来碰碰运气的地方。可是想要在山洞里“钓大货”,还需要选对时间,因为只要是涨潮时期,根本就不可能进入山洞。不过这次很是幸运,海洋的水位处于正常的水平,进入山洞倒是没什么问题。 


       山洞内部并不大,上面的石乳一直不停地向下滴着水,“滴滴答答”的声音让人感觉到了非常的不舒服,不过,邵红吟却没有因此而害怕,更多地则是想要继续探索其中的秘密,但是在尽头处去发现了一名女子昏倒在地上,而她的下半身在海浪不断冲击下若隐若现。 


       “人鱼?这是怎么回事?”邵红吟惊叹着,先是快速地跑到这名女子面前,女子的身上满是水草,看起来是在水中连滚带爬一般,前行得非常狼狈。 


       翻身一看,人鱼的模样竟然只是一个大概只有十六多岁的少女面庞,精致的瓜子脸透出一种似水柔情、灵动活泼的可爱,窈窕纤细的身躯却有着珍珠一般白细,柔长的头发缓缓垂下,上面竟然用着青色的海树和浅蓝色的海星做头饰,独特的银蓝水藻做成内衣遮盖着女性的隐私,但是那丰满的团酥依旧散发出诱人的气息,雪白竟如孩子们手中诺大的雪球。身上的海青纱做成了一件薄薄的游行衣,这似乎能让她在海水中如同舞蝶一般自由自在、畅行无阻。原本冰蓝色的鱼尾上,每一篇鱼鳞都闪耀着海水的银链色,仿若一块圣洁的蓝冰钻,但是上面早已是看不到任何一片鱼鳞。可是无论如何,这个女孩的——却比那珍贵动人的蓝冰钻还要美丽百倍,甚至上万倍。 


       “鱼小鱼?怎么会……”邵红吟很快认出这个女子,但是更让他注意的是,这个叫鱼小鱼的人鱼从肩膀、手臂、后背、腹部……甚至是她的鱼尾遍布创口,共计不下一百多道,而且条纹似乎都是一气呵成——这是标枪才能造成的。 


       最明显的在于——她的鱼尾巴上还带着三支鱼叉箭矢。 


       “这是不要命了吧……到底是哪个家伙敢惹冰蓝海的宝贝公主、未来的圣蓝王后?不管了,先带回去再说。”就在邵红吟将这个名叫鱼小鱼的人鱼扶起来的时候,她瞬间睁开眼睛,惊恐地看着一切。 


       “小鱼?小鱼!是我红吟,还记得我吗?”邵红吟推后了几步,毕竟妖怪还是带有些动物本性的,在她们受到威胁的时候,适当的拉开距离是最佳选择。 


       “哈……哈……哈……”鱼小鱼稍稍冷静下来,看到面前的人正是她要寻找的人,说了一句“救救我”之后便脱力倒下,看起来,刚刚应该是身体的最后一点力气而产生的条件发射了。 


       邵红吟赶紧伸出手扶住鱼小鱼,伸出一只手放在她的腹部上,将身体里的灵力一点点注入鱼小鱼的身体之中,以此护住她身体的生命气息。 


       将鱼小鱼带回渔船上之后,邵红吟得保证鱼小鱼的身体状态,所以不能掌舵了,开启自动驾驶之后。邵红吟便进入船舱之中,拉过鱼小鱼的手把脉,过了一会便说道:“失血过多、心脉混乱……最后又饿了几天。小鱼公主,你到底是遇到了什么?” 


       渔船渐渐靠近海岸,邵红吟的内心,此时此刻就像是涛涛的海浪一般——反复不平:“冰蓝人鱼族的公主遇袭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十几年前它们的前任王后也是死在这里,前任国王紧随其后,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海啸。现在,在我的严加管理之下,这个小公主居然也遭遇袭击险些丧命,这下子如果不给冰蓝人鱼族一个交代的话,只怕陆地上的人肯定又是迎接以此巨大海啸。” 


       远处之中,那个头发蓬乱的男人看着靠岸带走鱼小鱼的邵红吟,收起侦查望远镜说道:“我的老朋友,游戏开始了——让我见识一下,这一次你能不能守护这个公主的性命……还是眼睁睁地送她进鬼门关。”

写了 98852 字,被 25 人关注
听故事,讲故事,更加喜欢写故事,我是邵家六少,一个和“故事”难舍难分的人。
17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