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凶手的案子

发布 · 字数 2851 · 阅读 341 · 评论 30 · 喜欢 3

  

  1

  我瘫在属于自己的沙发上,通过了两个月的折腾我终于可以结案,虽然,都是佐证,但是,她也跑不掉了。我想到这里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老,老大,又有自首的了。”手底下的小曲跑过来叫醒了我,神情异样,看起来又是一件麻烦事儿。

  “你废什么话呀,自首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

  “是,是首富刘杰豪的那件案子。”

  “什么?”我立马起身,也顾不上说什么,就往门外的审讯室冲。

  透过单像镜往里看,审讯室里一个表情呆滞的男人坐在审讯位上,冰冷的白炽灯照射在白晃晃的手铐上,没有一丝声音发出来。

  我站在单像镜前,手中拿了一杯热乎的咖啡,盯着审讯室里的那位嫌疑人,直觉告诉我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能透过镜面看见自己。我打了个寒颤,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荒唐至极,但是,这个男人不简单这一点确实无可否认。

  “你来自首?”我走了进去,讽刺的笑着问道。

  “对,我杀了刘杰豪。”

  “那说说,你怎么杀的吧。”

  男人闭上眼睛,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缓缓地说道:“我恨刘杰豪,如果不是他,娜娜就不会那样了。”

  “娜娜?你说的是张娜。”

  “对,他的,他的妻子,张娜。”男人心痛的抿紧了嘴,表情痛苦。

  “我和娜娜是大学同学,那个时候,她就有很多人追,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和普通人一样爱慕着她。”说道张娜,男人似乎又说不完的话想讲。

  “所以呢,你们相爱了吗?”我问道。

  “没有,五个月前那次的校友联欢会,是我们第一次说话。那时 她还记得我的名字,让我内心狂跳。你能想象吗?一个你们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女神,一个让你心动的女神,居然,能够时隔多年再想起你的名字,你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吗?”

  “之后,你们有联系了?”我望着对面的沉醉在记忆里的男人,盯着他问道。

  “对,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她叫我名字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原来,我没有走出来,一直在沦陷。”

  “说说你是怎么杀刘杰豪的吧。”

  “那天很晚了,我在等娜娜吃饭,一月三十号,因为,我还记得那天是我的生日,娜娜提出要为我庆生,我从晚上七点等到了打烊,都没有等到她。我有点惋惜,就去酒吧喝酒,喝到快醉了时候,娜娜打电话去过来,说对不起,她迟到了。我感觉出哪里不对,就去找她。”

  “她被刘杰豪给打了,那个姓刘的老东西凭什么打她,当初追她的人那么多,她都拒绝了,她哭着告诉我,当年刘杰豪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的,有多么多么的宠她爱他,所以,她放弃了那么多人和家里人闹翻了多少次才嫁给了刘杰豪。她哭的很伤心,哭的我心都疼了。”男人涨红了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两只手不停的敲着椅子的扶手吼道。

  “之后,你杀了他。”

  “对,我从娜娜哪儿打听到刘杰豪二月二十二号下午三点,那天在丽华海棠有约,我早早的就赶到了,等着他。本来想,就先下毒毒死他再说,可是那天出了点意外。”

  “什么意外?”

  “那天跟他在一起的还有娜娜。”男人说到这儿,用手摸了摸还未落下来的眼泪。

  “张娜也在丽华海棠。”我心里一惊,丽华海棠是德城出了名的高端会所,去的都是些达官显贵,明面上的酒楼会所,私底下做的尽是些人肉买卖。

  “我怕娜娜也出意外就等待机会,终于,让我等到了一个机会,我从后院铁栅栏那儿翻了进去,那个时候静悄悄的,我看到二楼亮着灯,但我摸上去一看,没想到,只有刘杰豪一个人,我心里高兴啊,然后,找机会杀了他。”

  “能把作案过程说的详细一点吗?”我问道。

  “我听见他打了一个电话,就走上了顶楼的书房,然后,我就跟了上去,我看见他躺在椅子上抽烟,可能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吧,我就悄悄走过去,用旁边的窗帘粗绳子勒死了他。然后,我从楼上把他搬了下去,搬到地下室,又捡了个东西砸了两下。这样可以了吧。”他回答道。

  “大概多久呢?”

  “十一点左右吧。不大记得了。”

  “嗯。”我点了点头,就准备走出去了,留下他一个人在屋子里,我心里感觉怪怪的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可是,巧合的是,他正好就和张娜说的时间差呈现了一个完美的重叠,而这个重叠决定了谁是凶手。

  这时,那个坐在那儿一言不发的男人叫住了我,“如果,有能力的话,你能帮我去找找我的那个印章吗?就是上面有我名字的一个红章,那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谢谢。”

  我走出了审讯室,一直在想着那个男人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丝毫没有感觉到旁边有个人。

  “老大,你觉得是他吗?”小曲打断了我的思考,问道。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又想了想那个那个男人说的书房,命令道:“小曲,走我们去一趟刘杰豪的别墅。”

  3

  刘杰豪是德城首屈一指的别墅,有多豪气就不用说了,不过现在树倒猢狲散,荒废都差不多,看来经过这女主人杀男主人的戏码之后,刘家别墅也算是受到了重伤。

  “小曲,你们搜过了顶上的书房吗?”

  “本来是有的,但是,那上面有东西,张娜不允许我们翻,说里面有一些东西,我们都不能动,所以,就大致的看了一下。”

  “看了一下?”

  “嗯,因为很干净,就跟平常的地方一样,就是干净。”

  “走,去看一下。”

  四楼的书房是欧式宫殿的风格,进门就可以看见,一个顶天的玻璃立柜,上面堆满了主人这一辈子享有最得意的奖项,和与各式各样人的合影。转动的水晶吊灯散发穿暖黄色的光,就像主人还在的时候一样栩栩如生,当然,除了无人打扫而落了些灰尘的台面。

  我走向了落地窗,发现落地窗离书桌很近,但完全有可能用窗帘自带的绳子勒死死者,但随之而来,另一个问题又跳了出来,难道,刘杰豪能不发现房间里进了另一个人的存在。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个男人和张娜串通一气杀死了刘杰豪。

  “老大,老大,你看这是什么?”小曲蹲在另一边的窗帘边,朝我招了招手,喊道。

  我走过去,一个红色印章贺然出现在窗帘底下,我快步走过去,上前看了看上面的字“罗海”,是那个男人名字。

  “老大。”小曲叫住了我,“那个男人的名字。”

  “嗯。”我回了一声,我还是不相信,因为太巧合了。

  “小曲,我们去后院看看。”我走下了楼,直觉告诉我,那个男人不是凶手。

  刘家别墅的后院一片花开的热烈,这几天正好是春花开的热烈的时候,红的妖艳,黄的妩媚,紫的精心,要不是,这几个月没人搭理,说不定会开的更加耀眼。

  “小曲,你去看看能不能从栅栏那儿爬过来。”

  “那可是有条水渠的。”

  “试试。”

  只见,小曲快速的翻过矮栅栏,拍了拍手,随后纵身一跃而起,稳稳当当的落在河渠对岸。

  ……

  4

  我没有帮到罗海,因为,他太想认罪了,而且,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供出和张娜同谋杀死了刘杰豪。

  所以,很快案子就开庭审判了,罗海被判处了终身监禁,我和他在开庭前又见了一面,我问他,“为了一个人,这值得吗?”

  他苦涩的笑了笑,伸出手将他口袋里的烟掏出来,分了我一根,点上了火,淡淡的说道,“当一个人以一束光的形式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你就会知道值得吗?”

  烟圈随着空气一点一点的弥散开来,我非常享受的躺在了靠椅上,面露微笑。

  我知道他一定有什么没有跟我说,可我也不问了,我知道那一定是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东西,也是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唯一能过撑下去的动力。

  就在这淡淡的上庭前的几分钟里消磨时光,不久后他就走了,为了一个女人消耗了自己的一生。

  忽然,我看见了地上遗留下来的烟灰,顺间就想起了自己究竟哪里出现了失误,立马开车去了刘家别墅。

  刘家别墅还是和上次走的时候一样,可能是因为女主人今天才被放出来,我快速的走上了顶楼,走向了落地窗,仔细观看起落地窗底下的黑色大理石地板。

  上面均匀的布满了灰尘,没一点被擦掉或者是遗留下来的痕迹,我缓缓地坐了下来,掏出了一根烟含在嘴里,望着远方的商业高楼,内心久久不能平复。

  为了一个女人真的值得吗?

  5

  青山公墓是德城最大的公墓,因为,坐拥环山拥宝的地势,让不少人都将自己的身后事托付给了“青山葬仪”这个一条龙服务。

  清晨的青山公墓还下着毛毛细雨,由于地势的原因,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就像去世的亲人乘着云雾去了遥远的天的世界。

  我撑着黑色的伞走在放满鲜花的小径上,远远的看见了张娜,今天的她跟往日的她与众不同,一席黑色的长裙将她的曼妙的身俏包裹的很好。

  “张娜。”我喊道。

  “吴警官,”张娜淡淡的笑道。

  “你来看刘杰豪啊。”

  “嗯,本就是夫妻嘛。”她笑着,笑得很牵强。

  “可是,你却杀了他,对吗?”我盯着她说道。

  她愣了一下,又突然间释怀了一样笑道,“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区别呢?现在已经尘埃落定了,不是吗?”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消失在了这蒙蒙春雨中,留下了我孤生一人。

  

  

  

  

  

  

  

  

  

  

  

  

  

  

  

  

  

  

写了 2851 字,被 2 人关注
30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