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

发布 · 字数 3103 · 阅读 1440 · 评论 38 · 喜欢 7

一  刀客

那年四月雨季,雨水丰沛,山路险滑。

​​​​

有人走山路时不慎摔倒,连人带马一起跌下悬崖。


谷底是一条怒江,水势浩大,奔腾不息。


旁人看着摔下去的人和马,唏嘘一阵,然后继续赶路。


我不知道他们要赶去哪里,是否和我的目的地一样。


他们都面上惶恐,咒骂落水。而我从来不会责怪天气,我只会责怪自己的蓑笠无法挡住全部的雨。


一些雨水从我的刀鞘里滑进去,这会让刃锋变钝,让刀势变滞,让我在丧命前一秒后悔没有找铁匠打一把严丝合缝的鞘。


可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回头。


我要赶去刀客冢。

 

二 店女

那年四月雨季,客栈外来了一队马商。


我看着马被一匹匹拉进草棚。


我看见人和马都打起喷嚏。


老板娘让我给他们备上热水和姜汤。


她说,温宁,你留出一间上好的客房,给那个人住。


我这才看到鱼贯而入的马商后面,还有一个人。


他穿着蓑笠,没有牵马,却带着一把刀。


我不喜欢拿刀的人,刀会让我想起经常做的那个噩梦。


梦里,我缩在一个角落里,看着双亲被一个刀客砍下了头,他们身后还烧着熊熊大火。我坚信这不是真的,因为在现实中,我是前朝遗后,我的父母死于大火。


只能死于大火。

 

三 刀客

赶路的时候,我想起山下客栈里的那个店女。


她好像很怕我,和我的刀。但她还是为我备了一间上好的客房歇脚。


我的脚累坏了。我不知自己走了多久,走了多长。


我想不起来时的路,也说不出刀客冢在哪里。


我只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踏上征程,和天下所有的刀客一样,去寻找刀客冢。


广有人说,刀客冢那诡秘之地有一位刀宗,打败刀宗就是天下最厉害的刀客。故为斗艺,为骨节,要去刀客冢。


可我不甚同意。每年都有无数刀客赶去,皆有去无回。哪怕自知不量力,也要去。


所以我对店女说,这是刀客的宿命。


店女神情厌恶,她以为我去送死。她端给我姜汤,说,你们刀客活着,就是为了打杀吗?


我摇头轻笑,并不责怪于她。姜汤辛辣驱寒,而刀死默引冰。


我不能喝,不能舒适,不能热烈,也不能和她争辩,因为从没有答案。

 

四 店女

马商离开客栈的时候,我对老板娘说,那个刀客就是我梦里的仇家。


十五年前,灭门灭族。梦非梦,人非人。只有痛苦还在。


我要去杀了他,去报仇,去断心结,哪怕有去无回。


于是我披上马商的衣服,混在其中,告别了客栈。


我走在刀客的前面,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我袖中藏着毒针,时刻准备偷袭。


可其间山路湿滑,我险些摔倒,袖中毒针不慎刺到旁人。


我看他剧毒发作,想要呼号,为掩人耳目,便把他推下崖去。


一切都很迅疾,加之大雨混沌,未被看破。


只看那人连人带马摔下谷底。沉入怒江,顷刻不见踪迹。突兀又寻常合理——吞人的山谷,也吞下罪孽。


大水,幽闭,油叶和蚂蟥,人人自顾不暇。


让我暗喜,也让我惶恐。


因为那刀客,冷不丁瞧我一眼。

 

五 马商

那年四月雨季,一切都开始潮湿发霉。商队箱内的衣物,染上雨水锈蚀的腥味。无法挥去。


不知何时,队伍后出现了一个刀客,携刀披笠,沉默无言。


我知道他要去哪里,因为我也曾是一个刀客,也曾去过那里。


他的样子,一如无数遐想之余的惊梦,像石一样冰冷。


刀客一生大都如此,为刀活着,总觉得不像人。人该更有血肉和牵挂。


我不忍告诉他真相,我明白刀客永远独来独往,刻于骨中。便只能互不打扰。


如此兼程半月,到山脚下,一处客栈。


客栈中的店女,让我想起十五年前,我还是一个刀客时,天下局势动荡不止,正是朝代更迭之际。我们受命去灭一贪官,那人无恶不作,鱼肉乡里。该杀。


可斩贪官头颅之时,我发现贪官还有一幼女,正怔怔看我杀她双亲。


我刀落下,血溅到手上、脸上,滚烫到要烧毁我全部的皮肤和心智。


最终我提着贪官的头颅走上高台,台下山呼海啸。只有幼女在其中沉默。

想来十五年,女孩也该和这店女一般大。


我看着她,复杂难喻。扔掉刀后,我才明白,我曾以为的正义,结局皆是漂泊逃亡。真是可笑。


看着污浊的雨,再次启程时,已生厌倦。我想着,走过这座山,不如停下,回去家乡,那里晴空万里,云淡风轻,即使不能寿终正寝,也能覆着松软的土被长眠。让人无生怨悔,落叶归根。


可眼下山程难走,雨季湿滑,我见旁人身倾,势要摔倒,便伸手去扶。


刹那,觉得手中一凉,渐渐吃痛,渐渐清醒——我见一根针,自那人袖中,刺入我肤。那人惊慌、难过,我亦痛苦、不解。


随后我被推下崖去,就像被大雨击落,坠向谷底奔腾的江水。


我以为自己会呼救,会哀嚎。可是没有,我看着上面的人影,他们也看我,也见刀客,漠然相望。大家似乎心照不宣,我的死不至于惊天动地。


我只是一滴水,一滴逃逸多年的水,回到了江河,回到来处。

 

六 老板娘

那年四月雨季,落水连连,客栈顶上有一条梁木被侵透。


我爬上客栈顶换梁木。我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力气。


也许在这荒芜之地待得久了,我也变得简单,暂时失去性别。只有温宁叫我老板娘时,我才能想起来自己也曾闺中待嫁。


我站在高处,望着四面八方。我看见雨水成线,天上云重得像铅块。


整个世界都是灰色,黑白不分,不像第一次见温宁时的艳丽多彩。


那时她还叫姬温宁,身为前朝臣女,被卖至青楼,陪笑陪哭,命不由己。

彼时见她舞步,自怨自艾,已没有了生气。


她对我说,她想去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彼时我已是一个刺客,尤善藏针,利用女子的娇柔,让人放松警惕,然后一击致命。


于是我对温宁说,跟我走的话,就必须学习杀人之术。


她很有天赋,可杀第一个人还是露了怯。她觉得生命不应该就这样消逝,这样没有尊严地被掠夺。她觉得生命,理应有选择的权力。比如选择赴死,还是生。


她为此不懈地想要说服我。最后我们在此地开了一家客栈,远离繁华与是非。


直到马商们到来,温宁和我说那刀客就是她的仇人。


可我觉得她最终会死在那把寒刀之下,因为相视第一眼,我就明白被看穿了底细。


刀客的眼睛是冷漠的,他不屑与我们这些暗袭之人为敌。他们是孤傲的。杀不死的。


所以我将温宁的计划悉数转述刀客,只求他放过温宁。作为条件,我告诉了他去刀客冢的路。


在我成为刺客那年,我误打误撞进入了刀客冢,并目睹了其全貌。


我说不出来其中的玄机,也看不明白涌向那里的刀客。对于我而言,那只是个传闻,因我不是刀客,所以我能全身而退。而对于真正的刀客,那里就是宿命。

 

七 刀客

那年四月雨季,我以为自己撑不过那段山路。路上湿滑难行,还有想要暗杀我的人。


客栈的老板娘告诉我,翻过这些山,就到了刀客冢。


我向来不是一个有心念的人,我只会听从我的刀,让它来做决定,是杀了她,还是去刀客冢。我决定翻过这些山,去刀客冢。


我的确杀过很多人,可我想不起她的仇。也许她是正确的。我们刀客,只知道打打杀杀,从不想后果。


我看着她凄惶的背影,想着她心中煎熬,我好似一只狼,窥伺于后。


我不动声色,她也不动声色。我们继续赶路。山间幽闭,人人自危。


直至翻过一座座峰,雨骤然停止,再看不到山。我举目四望,前方大漠茫茫。


老板娘告诉我,刀客冢就在漠中,但要凭借内心的指引找到。


我摘掉蓑笠,看着大漠。我的刀也看着大漠,隐隐发狂。


可我的心中空无一物。我看不到刀客冢的方向。

 

八 店女

那年四月雨季,我跟着刀客翻过山岭,走入大漠。


我没有看到刀客冢在哪里。我只是看着他的刀,回想着我的噩梦。


他没有一次回头看我。日升日落,我们的光影重叠又散。我觉得他失去了方向。


他的水袋,日渐空瘪下去,最后剩下一把刀。在大漠中,一把刀毫无用处。


我看着他可笑地、执着地拖着自己的刀前进,而前方只有黄沙无际。


我想,只要他放松警惕,我就上前杀了他。


我不知道自己又在大漠中走了几日。我也喝光了所有的水。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却没想到他比我先倒下。扑通一声,倒在黄沙之中。


我艰难地上前,捡起他的刀。


我们无冤无仇,他说。


也许是吧,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我说。


重要的是你只想杀了我?


我点点头。他听罢沉默。过了一会儿,他昂起头,直面我手中的刀。


也好,我刀下的亡魂,今日可以安心了,斩吧。


我想起我的双亲,临死时不是这样神色凛然,而是求饶。


你为什么不求饶?我问他。


因为我是一个刀客,他问心无愧。


他的孤傲刺痛了我,是啊,只有问心无愧的人,才不畏惧生死。我忽然觉得,我此刻与杀我双亲的人一样,握着别人的生杀大权,高高在上。


因为我握着刀。

 

九 刀客

那年四月雨季,我寻找刀客冢一路西行,最后走进大漠之中。


前方是看不见的答案,身后是追杀我的人。


最终我倒在大漠中,决定死在自己的刀下。


我看不到刀客冢的方向,因为我心中空空如也。


我只会打打杀杀。我感受着她汹涌的恨意,昂起头,静静等待死亡。


我想,我杀过许多人,但最后一次,我愿成全人。


我选择赴死。可刀没有落下,她丢掉了刀。

 

十 店女

那年四月雨季,我手中的刀抵着刀客的头颅,我可以砍下去,像他们当年做的一样。


可我没有,我不想成为下一个刀客。


我扔掉了刀。刀落下那一刻,起了一阵大风,卷起漫漫黄沙。


黄沙过后,满地都是刀,刀的中央,有块半截石碑,似乎埋葬沙下,此时被风吹现。

 

我们看着这异景,呆然良久。


原来,刀客冢一直就在我们脚下。刀客冢里没有宗师和尸体,只有满地的弃刀,和那半截石碑。


碑上写着:沙海无涯,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写了 20128 字,被 44 人关注
08年男生,QQ:3440143705。QQ群:909165226
38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