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死社稷

发布 · 字数 425 · 阅读 328 · 评论 41 · 喜欢 4

​自金陵城破,李煜便隐约有了这样的预感。

——直至如今,宋帝命人将这鸩酒送到他的面前,他便知道,他该为李氏沦丧的江山,殉葬了。

古语言,君王死社稷,国破之日不亡,亦有因国亡之日。


其实,这李唐的江山,本轮不到他来定夺。

他有兄长,即使兄长始终关注,或者说忌惮着他,然国有储君,这国事,本也不当由他主掌。

若是兄长长命,是否李唐国运,他的命运,也不至于斯……

​李煜自问,也不是那等自欺欺人之人,然事已至此,却无论如何,都止不住这妄想。

若他并非君王,是否他的妻子妃妾,至少也能保自由……

若他并非君王,是否他的儿孙后嗣,也不至于那般尴尬……

只是于李煜而言,他知道,李唐,已是覆水难收。

国有蛀虫,难奈之何。

奢靡成性,国库空空。

外有强敌,将寡兵弱。

如此之国,如何能保?如此之巢,焉能不覆?

他不是不曾努力。

重视科举,礼遇将士,改革田制,凡此种种,却是人事已尽,天命不归。

而他李煜,纵为君主,亦不过一普通人,他能如何呢?

他所能做的,不过吟诵几许哀思愁词,以换一杯毒酒罢了。

身后之事,惟愿没了他这“亡国祸首”,李唐的士子、将士,能得厚待;他的妻妾子孙,能得自由。

至于身后之名,最多,也不过夏桀商纣罢了。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by李煜

写了 3714 字,被 4 人关注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41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