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天塔》第十四章:无尽丛林!菜鸡顾毅被人研究!

发布 · 字数 4689 · 阅读 115 · 评论 11 · 喜欢 1

滴...

滴...

滴...

倒计时迫近,第八节车厢里的炸弹到了最后时刻,砰地一声。

宛如烟花般灿烂!

本关游戏也宣告结束。

而直播间里的众人画面也随之而消失,随后便是让大家关注这几名存活下来的玩家。

【关注玩家:顾毅】

【关注玩家:程艺辉】

【关注玩家:张艾】

直播间里的网友们也是纷纷选择关注。

这一路上骚操作再加上天秀的演技,实属让人过目难忘。

在虚无的世界里。

顾毅正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的脸色都发青了。

实际上他发虚,完全是强行撑着。

特别是最后的那几分钟!

他连自己要干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在逼着自己,必须要做出思考。

现在彻底地放松下来,就感觉整个人被掏空了。

他终于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能躺赢绝不carry!

带领队伍胜利的逃脱的感觉,太难了,完全不适合自己这个菜鸟。

此刻虚拟数据在眼前晃悠着。

【游戏结束】

【恭喜你成功通关!】

【获得复活积分点数+2】

【本场直播积累粉丝人数: 21392人(表现极其突出) 】

【本局奖励:技能点数+2】

【提示:每“10”技能点数,可激活一个初级技能!】

看到这奖励的那一刻,顾毅猛然眼底一亮,他整个人蹦了起来。

这次没有道具,而且技能奖励只有2点积分,看起来很普通。

但是!

最为关键的是,复活积分+2!

逃亡游戏之所以让他感到绝望,是因为要在这种难度之下熬过一百局,简直无疑比登天都要难。

这局也是幸亏有那两个队友关键时刻帮了一把。

但此刻一局就加了“2”点复活积分,宛如在漆黑的深夜里,让自己重新看到了一丝光亮。

不仅如此,他一直很期待的【技能点数】也凑够了。

此刻立马打开属性栏。

【当前通关次数:6】

【当前拥有粉丝:79687 (该粉丝将在您下一次进入游戏时,自动发起邀请进入直播间) 】

【当前拥有道具:木偶小丑面具*1;打火机*1;防寒手套*1 (一次性)】

【当前拥有技能:0;所拥有技能点数(10/10) (待激活) 】

【复活点数: 7/100 (凑满后可获得重生的机会) 】

顾毅心情略显激动,他喉咙处微微哽咽吞了一口水,随后点下了这个所谓的【待激活】。

【恭喜您成功获得逃亡游戏第一个技能!】

【该技能将根据您在下一局游戏中的表现,从而衍生出相对应的能力!】

【当前拥有技能:1 (孕育中) 】

看到这里,顾毅顿时翻起白眼,还是忍不住有些悔气地捂住了脑袋。

我去!

还要一局?

他只能暗暗祈祷,希望下一局还有大腿可以抱!

不过这把自己的表现出了确实超乎想象。

他心情慢慢地平静了下来,眼神越发的复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在这个虚无的世界里。

他会习惯性去反思,自己前面所碰到的游戏关卡,以及各种处理的办法。

最为意外的是偶然在网上看到的小知识,竟然救了自己一命。

据说在磨砂玻璃上贴上透明胶带,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主要原因是玻璃的表面凹凸不平造成了光线的漫反射。

而贴上透明胶带之后,可以让表面变得光滑。

从而虚弱反射的作用,从而看清楚玻璃后面的景象。

说实话顾毅对这个原理的记忆并不深刻。

但是在刚才那种死亡的恐怖威胁之下,倒计时一秒一秒地减少,让他深藏在脑海里的记忆被挖掘了出来。

顾毅闭上眼睛,慢慢地回顾起从第一节车厢,到地铁列车的驾驶室的全过程。

时间也在这一刻悄然逝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像是整个人都已经忘却了当初的疲倦和恐惧。

随后骤然间整个世界开始分崩离析,就像是玻璃碎片那般四分五裂。

顾毅猛然间睁开眼睛。

他表现得有些紧张,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急速下坠。

仍然是漆黑。

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眼睛失去了视觉,他并没有戴上木偶小丑面具。

他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随后刺眼的光芒一下子让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光亮。

映入眼底的是一个树木繁密的丛林。

最为可怕的是这里的树都很高,是那种真正意义上抬头看不到树顶的高度。

而此刻周围同样有几名被召唤而来的玩家。

大家都还没来得及观察四周,手上的玩家腕表就闪烁出了光芒提示。

顾毅下意识地点了进去,随后弹出一个虚拟视频画面。

那个熟悉的神秘幕后游戏策划者用沙哑地嗓音开口道:“欢迎来到,逃亡游戏!”

“所有遭遇意外身亡的人,年龄在14岁—35岁以内,都有可能被选中!”

“在这款游戏里努力活下去,你们将有机会得到二次生命!”

顾毅利用这个间隙,眼角的余光望了一眼周围的人。

果然,除了自己以外,又有五名玩家。

似乎除了最开始的那几关,后续都是六个人。

人数多在某些时候是好事,比方说合作通关的时候。在某些时候是坏处,比方说最后限定生存名额的时候。

他有种很奇怪的直觉,这一局,在这种荒山野岭,茂密丛林。

人数多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此刻在虚拟视频画面里,那个穿着黑色长袍的游戏策划者用戏谑地语气开口道:“你们所处的位置,是一个群远古部落的原住民所包围的山脉丛林。”

“他们对于外人极为排挤!”

“可以说是格杀勿论!”

听到这句话,现在的几名玩家都露出了脸色惨白的表情。

远古部落的原住民!

这个词一出来,大家都知道意味着什么。

游戏幕后策划者继续介绍道:“丛林里有许多埋伏设计好的陷阱,这些陷阱绝大多数都提前被标记了符号,但外人很难观察到!”

“目前还有四个小时,就要入夜!”

“夜里各种猛兽野禽出没,几乎没一人能够在这种地方活下来。”

“所以你们要做的事,逃出去!”

穿着黑色长袍的游戏策划者语气冷漠地道:“逃出去,在天黑之前离开这个鬼地方。”

“你们所有人的口袋里,都有一个指南针,以及潦草的丛林山脉地图。”

“这个丛林山脉一共只有两个出口。那么争取时间行动吧!”

“活下去,是你们现在唯一要做的!”

说罢,这个游戏策划者用期待地语气开口道:“你们当中有两个叛徒!”

“逃出丛林的时候,逃亡者人数必须高于叛徒人数!”

“否则最后还是判断为失败!”

“而叛徒想要获胜,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杀死其他所有人,甚至无需逃出山林。”

“第二种,逃出山林时,叛徒人数大于等于逃亡者。”

“你们所处的阵营就在自己口袋里,看完之后两秒钟会自动焚烧!”

“那么游戏介绍结束!”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顾毅喉咙处微微咽了一口水,有些紧张地把手放进了口袋里,还真的就摸到了一张纸。

那么,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随着这个游戏介绍的视频消失。

站在丛林里的六个人都警惕的周围的人,大家相互之间隔开三四米,才愿意掏出那张身份纸张。

此刻顾毅把自己口袋里的那张纸,小心翼翼地摸了出来。

纸张是折叠起来的。

他尝试慢慢地将其拆开,自己的身份骤然间就映入了眼底。

【你是:叛徒!】

顾毅眼瞳骤然间放大,这个身份很危险啊!

四名逃亡者,两名叛徒。

自己这赫然处于弱势!

但是好处在于,叛徒虽然人少,却多出来一个胜出的方式。

那就是把其他人都淘汰了就可以胜出!

他不禁露出苦涩的笑意,这何其容易,作为一个菜鸟玩家,一旦自己被发现身份,恐怕直接就完蛋了。

他手下意识地想要把木偶小丑面具掏出来,然而下一秒又觉得有些不妥。

不行不行!

戴上面具反而会更引人瞩目,让人戒备自己!

自己想要隐藏身份,而不是不是隐藏内心的真实情绪。

最好的办法,其实是让大家误以为自己是逃亡者!

他深吸了一口气,在内心反复地告诉自己,必须要把自己当成逃亡者。不能有任何一丝动摇!

处处都要从逃亡者的角度去思考,去做事情。

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隐藏自己的身份,活到最后!

扑哧一声,火烧了起来。

所有人手里的那张身份纸条,也都变成了灰烬。

顾毅视线环顾其他的玩家,他得找一个大腿抱起来,这种鬼地方到处都是机关陷阱,而且还有那远古部落的土著,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搞不好要被抓起来活生生烤熟!

【第一位玩家:表情严肃一米八个高大胖子,还留着寸头,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第二位玩家:有些忐忑害怕戴着眼镜的二十多岁女孩。】

【第三位玩家:十七八岁的戴着眼镜的书呆子男生。】

【第四位玩家:三十岁留着胡渣,像是搞艺术那扎起了小辫子的大叔。】

【第五位玩家:穿着骑手黄色服装的外卖小哥。】

此刻所有人都在相互之间打量着,而这一关注定大家都没有办法完全信任。

无论自己是什么阵营,都得警惕周围有人会害自己。

那个外面小哥有些悔恨地捂着脑门道:“唉,完了,什么都没了。”

戴着眼镜的二十多岁女孩微微咬着牙有些颤抖这声音道:“所以,我们都是意外身亡的吗?”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逃亡游戏?”

黄色衣服的外卖小哥有些自暴自弃道:“我知道这个游戏,就是抓着一群人去折磨,最后只有少数人活下来,甚至可能全部都得死。”

“我当时就不应该走那条路,而且还逆行!”

显然这个外卖小哥对自己遭遇意外车祸死亡的事情耿耿于怀。

而三十岁留着胡渣的大叔则是声音沙哑道:“别浪费时间了,死都死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说不定还可以活下去。”

说罢,便直接把指南针和地图给掏了出来,随后将地图平铺在了脚底下那松松垮垮的土壤上。

众人虽然情绪都很复杂,但还是都聚了过来。

此刻六名游戏玩家都挤在一起。

大家都非常有默契地避开了所谓的阵营立场的事情。

因为现在说这个,有些太早了。

十七八岁戴着眼镜的书呆子蹲在地上,他认真地指了指地图上的情况,然后开口道:“就目前来看,这里一共有两条路可以离开这个丛林。”

“但是目前我们没办法确认自己所在的位置。”

“所以不能判断走哪边会近一点。”

顾毅瞅了一眼,顿时鼓起勇气地开口道:“不如就走这边吧,这边沿着河水,道路应该比较平坦。”

“相比之下,那边好像要爬两个小山坡,我觉得太危险了。”

而此刻留着寸头的高大哥胖子则是声音粗壮道:“哪那么多事儿,我看就随便选一条,这个游戏很多陷阱,你越是觉得安全,越容易出事!”

“直接二选一,闭着眼睛选得了。”

众人面面相窥,虽然觉得这样有些儿戏,但好像也有道理。

看起来容易的路,未必走起来就真的容易。

最后几人直接捡起了几块小石头,随手一抛,老天爷给他们选择走山川复杂坎坷的道路。

眼镜的二十多岁女孩咬着牙鼓舞着士气道:“说不定越是这边的道路,反而越少陷阱,我觉得只要不碰到原始部落的人,应该都比较安全的。”

话虽如此,但是其实大家心里都没底。

“行吧,那就出发了,直接朝北走,大家看着地图,多留意看看能通过地图确认自己所处的位置!”

三十多岁留着胡渣的男人走在前面,而顾毅则是留了一个小心机,默默地跟在了众人的身后。

说时迟那时快。

突然间草丛里传来了一阵动静,所有人都被吓得立马停住了脚步。

顾毅咽了一口水。

他有些害怕地稍微往那边的大块头胖子挪过去,万一真的有什么东西冲出来,起码也有个人拦在前面。

猛然间一头野猪冲了出来。

“卧草!”

所有人都惊呆了,顾毅顿时吓得整个人都缩了起来,躲在了那个大块头的身后。

他其实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出来。

反正下意识就想着:

妈的,找个人挡一挡!

作为一个体能弱鸡,他可扛不住被这些野生动物撞一下。

看眼野猪已经溜走了。

被用来当挡箭牌的胖子大块头嘴角微微抽搐,并且忍不住回头骂了一句:“干啥呢你!”

此刻弹幕里骤然就所有人笑趴了。

【哈哈哈,顾神好可爱啊有没有。】

【又演起来了,顾神开局必备操作,先装一波菜鸟。】

【真的越看越逗比,看了一眼我手机壁纸里顾神一拳放倒那个男人的画面,你无法想象这两个人居然是同一个人。】

【哈哈哈,我就喜欢他这样子,戴上面具太冷酷了,反而不易近人!】

【相比上一关冷酷高智商的形象,这反差太大了我的天!】

【太逗了,顾神胆小如鼠感觉居然也那么可爱!】

此刻弹幕里的一部分新人也都懵逼了。

甚至还有人再次发出疑惑。

【弹幕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是装?】

【这是身体本能回避动作,这个家伙就是胆小鬼!】

此刻在个极其严肃的会议室里。

几位业界有名的心理学专家齐聚一堂,而坐在其中的一名老教授,赫然便当初被严重打击信心,要辞职的何老教授。

作为知名的身体语言心理学家,何老教授是元老级别人物,他递交的辞职信,让许多人都震惊了。

后来经过老教授的一番解释,大家终于明白怎么回事。

但始终觉得有些太不可思议。

如此,老教授便让众人聚在一起,让他们看看自己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此刻一位六十出头老者板着脸摇头道:“一派胡言,直接把这些弹幕给关了吧,影响我们的判断!”

旁边的徐主任也是忍不住开口笑道:“这有什么好研究判断的。”

“看他的眼神,身体的朝向,全都是下意识的反应,没有任何做作的表现,说明他本能性格就是比较胆小的一类。”

“这个虽然胆小可是又有些小聪明,所以遇到危险就想要躲在后面,而且还是躲在一个大个子的后面。”

“根本不存在说什么故意装作胆小,故意示弱的情况。”

“这些网上的都是些年轻人,喜欢起哄!”

“他们说的话,何教授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此刻何老教授也是叹了一口气,他表情复杂地摇了摇头,看着屏幕里那个男人的表现,确实现在看起来就是在害怕。

他缓缓地开口道:“但是,怎么说呢......”

“继续看吧,看看后面有没有变化!”

何老教授有些沧桑地开口道:“起初我也跟你们一样。但是啊,我们都被他骗了。”

哗啦一下。

全场四五位的业界专家,以及几个旁听的助理,也都懵逼了。

被骗了?

而徐主任则是一皱起眉头,他很是斩钉截铁道:“别的我不敢说,他确实就是胆小,最多就是比较狡猾,这你说服不了我。”

何老教授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道:“行行行,那不妨打个赌!”

若是今天,你们能够看透这个小子的真实情绪,算是我错了。”

“要是大家都看不透,就别揪着我这件事了,让我好好退休!”

何老教授乃是业界声名远扬的人物,倒也不至于为了退休而胡乱编造。

这话一出,顿时整个会议室里都陷入了沉默。

大家不禁开始动摇怀疑起来,难道说,自己真的被骗了。

那个小子是在演戏?

恐怕顾毅做梦都没有想到,在现实世界里竟然会有一群教授级别的人物,在研究自己的行为。

而且还直接将他当成了重点特例对象。

他要是知道,恐怕真的得倒吐一口老血,然后大声喊道:

老子是真的菜,别搞我了!

写了 179241 字,被 20 人关注
欢迎加入作者书群850353267!
11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